30 °C Taipei, TW
2019-05-25

私有月亮,非常生活—Leonid Tishkov|cacao 可口雜誌

「有多久?你沒有抬頭看看高掛夜空的明月星空?」當我正看著Leonid Tishkov的系列作品,有些憂鬱隱隱作祟,我走到窗邊,開始尋找大樓縫隙間,那不該如此陌生的月星光影。你突然發現,都市工業化的現代生活情境,月亮與星星被遺落在繁忙現代生活的角落,藏匿在層層的現代建築物之後。儘管如此,月光卻總是映照著都市裡那些不再抬頭的人們。這是一個孤獨而詩意、喜悅卻殘缺的異世界,是月亮召喚了它。

帶著他所創作的「Private Moon(私有月球)」環遊世界展覽的俄羅斯影像、裝置藝術家Leonid Tishkov, 也曾受邀來到台灣高雄展覽。以往都並非以「滿月」為創作主題的他,難得以滿月的作品高掛於高雄市區湖邊,讓月球裝置更深入華人的文化脈絡。月亮總有著許多的隱喻,滿月象徵圓滿,弦月代表缺憾,然而明月也總是與思鄉、懷舊與孤獨呼應著。或許,這也如Leonid所說,他的創作是「憂鬱著等待喜悅」,當你在他的系列作品裡,那些不經意的生活角落發現星星與月亮,即便有些孤寂,你總也會綻放笑容,那是世界的共同記憶,跨越文化與國度,超越語言的隔閡。

其實,Leonid的系列作品並不是要強調擁有自己的專屬月亮,反而企圖表現每個人都對月亮投射著非常私密的情感,不論思念或孤獨,都能夠展現某種關於「愛」的情緒。當人們擁有著、私藏著這個月球為主體的裝置,這個母性的、陰性的、多變的、夢的、超現實的,彷彿就是帶領着人們,受到召喚進入了兩個月亮的異世界。他所創造的月亮與星辰裝置,兩者一體散發着童話般的天真與爛漫,當他將星月安置在世界的各個夜晚角落,不論城市與荒野,都再再呼應了他作為「後工業化浪漫主義者」的身分。在疏離、疲乏且不再繁華的後工業時代,他帶著象徵一切美好童年的星月翩然來到,喚起人們不再渴求的愛與自由。私有的月亮與星並非被囚禁,裝置成型去世界旅行,既孤獨也自由,更因此對比現代工業化社會被囚禁的人們生活,喪失想像力也喪失移動的能力。

他這麼說到,「我的作品並沒有所謂的風格,它是一個充滿無形詩意與愛的流動岩漿。我寫著故事,我不論它的風格是什麼,最重要的是,這些故事感動了觀眾的內心。」他曾讓觀眾把月亮裝置帶回家放置。由此他們變成了藝術家,他們進入另一個充滿想像、自由、詩意的異世界。那裡,他們疲軟的「日常」,藉由超寫實的雙重月亮,轉變成了充滿無限想像的「非常」生活。

這個世界性的裝置移動計畫,原是心理治療師的Leonid Tishkov解釋,「我的故事在於一個男孩從未長大,他並不思考夢想,他住在夢想裡。所有關於我的藝術創作,都在找尋奇蹟。」他帶著月亮走過峽灣、極光、許多城市以及數不盡的世界角落,拍下照片。一個關於男人遇見月亮後,永遠地與月亮待在一起的故事。這些故事中總閃耀著星月的光芒,將不同的國家與文化的人們聚合在這個私有月亮的運行軌跡之上。凡走上這個故事軌跡的人們,都難以忘記月亮如何喚起他們在單調無趣的商業世界裡,早已不在的童真與詩意。Leonid Tishkov從未停止做夢,他的遠大計畫便是帶著他的月亮到月球,在那裡以隕石坑為背景拍攝出令人屏息的照片,但是他似乎還沒有成功。至少,他還勇敢作夢。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 Via: Text:Bruce Chao Photo providers:Leonid Tishkov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