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荒廢的收容所、小教堂和別墅宅邸到車諾比核災殘景,他們眼中的頹敗之美|cacao 可口雜誌

在某些與論上,他們的工作被認為是病態的。不過這些喜歡拍攝頹敗之物的攝影師來說,他們並沒有接受這種觀點。他們喜歡進入廢棄的建築物環顧四周,特別是老工廠和商業建築。這些地方最令人鼓舞的不是腐爛,而是生命的痕跡。他們想像著這些廢棄的空間,曾經也被人佔領過的,有過一段精彩的生活。如今,這些廢棄之地不再有任何意義,它們只是存在地存在。這也是為什麼它如此強烈地與人產生共鳴的原因。

photo by James Kerwin

自2014年以來,英國攝影師詹姆斯·克爾文(James Kerwin)便一直在記錄廢棄的建築物及其內部裝飾。這六年足跡橫跨了法國、義大利、英格蘭和波蘭與東歐偏僻地區被遺忘的建築物,在克爾文全新的視角下,這些建築物在他的照片中呈現出了未知的可能性。去年,他前往在黑海和高加索山脈之間的阿布哈茲(Abkhazia),這片領土曾經是蘇聯精英們度過夏天的地方。自蘇聯解體以來,大多數水療中心已經被廢棄,而阿布哈茲一直在努力擺脫喬治亞,想成為獨立國家的願想。

在喬治亞戰爭期間,阿布哈茲難民遠離家園,於是這裡有大量空無一物的建築物,克爾文聊到:大家應該了解,英國外交部和美國國務院都建議不要前往該地區。因為簽證問題和交通困難的挑戰,讓人很難進入到阿布哈茲。但好險,試驗是值得的。當他成功進入該領土後的旅程,是每一個轉折點都令你感到驚訝。

除了廢棄的療養院外,他還花了十天拍攝了戰爭後傷痕累累的火車站、學校和劇院。「在阿布哈茲旅行是一種超現實主義:每天我們都會經過大房子,工廠,倉庫和汽車的砲彈。戰爭仍然是人們思想的最前沿,它創造了一片脆弱的土地。」

詹姆斯克爾文的Abhkazia照片文章
photo by James Kerwin
詹姆斯克爾文的Abhkazia照片文章
photo by James Kerwin
詹姆斯克爾文的Abhkazia照片文章
photo by James Kerwin
詹姆斯克爾文的Abhkazia照片文章
photo by James Kerwin
詹姆斯克爾文的Abhkazia照片文章
photo by James Kerwin

一頭狼從車諾比禁區離開

2018年的新聞,讓車諾比這座城市又重回我們的視野。大眾開始關注那隻基因突變的狼,關注當地大幅增長的狼的數量。自1986年的核災難以來,已有許多攝影師注意到了這個城市的歷史遺跡。大多數人採取相當「紀念照」的手法,做拍攝紀錄。每個攝影師都有紀念照額外的豐富性。美國攝影師羅伯特波利多里(Robert Polido ri)在2001年5月進入車諾比禁區,從控制室,4號反應器到未完工的公寓大樓,像被洗劫的學校和被遺棄的托兒所;在他的大型照片中,他捕捉到兩個城鎮褪色的色彩和荒涼的氛圍,展示這不僅僅是災難性的事件,而是居住在那裡的人們。

羅伯特波利多里 - 排斥區
photo by Robert Polido ri
羅伯特波利多里 - 排斥區
photo by Robert Polido ri
羅伯特波利多里 - 排斥區
photo by Robert Polido ri

自2008年以來,德國攝影師Andrej Krementschouk多次冒險前往車諾比災區。一開始他拍攝受污染地的鄉村景觀照片,人類居住的痕跡逐漸消失,這裡成了名副其實的鬼城。但幾次下來,他發現這個區域有些神奇的東西,如自然界植物們生長旺盛、野生動物正常繁殖,甚至有人住在災區內。主要是老年人寧願死在這裡,而不是重新安置在其他地方。照片的人物如荒涼的鬼城一般頹敗感,你很難說這樣的面容是因為歲月摧殘,還是輻射影響,甚至有可能是酒精濫用等,相關原因造成的。

Image result for Andrej Krementschouk
photo by Andrej Krementschouk
Image result for Andrej Krementschouk
photo by Andrej Krementschouk
Image result for Andrej Krementschouk
photo by Andrej Krementschouk
photo by Andrej Krementschouk

  • Source: James Kerwin,Robert Polido ri,Andrej Krementschouk
  • Via: 可口整理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