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中欣賞藝術的可能性:日本金澤公告板上的美術館,把季節變化也放在其中|cacao 可口雜誌

住在金澤的比利時人奧利維爾.米尼翁(Olivier Mignon),許多年前初訪金澤時,便一直想用日本隨處可見的告示牌作為藝術展覽方式。2021年的疫情隔離期間,讓他感悟這是展示藝術的理想方式。在日語裡,用於通知與交流的社區性公告板(日文:掲示板けいじばん),發音為keijiban, keijiban藝術空間順應而生。那正是他想像應該的樣子:路邊的一個小盒子、由玻璃板保護,裡面通常張貼告示或傳單。他重新審視其用途,奧利維爾決定展出各種外國藝術家的作品,將藝術置於所有人的視線之下。

在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的高岡町,離著名的金澤21 世紀美術館大約六、七 分鐘車程,就能抵達keijiban 藝術空間。

擁有比利時藝術平台SIC 聯合創始人和藝術研究期刊《A/R》主編的雙重身份的奧利維爾,剛到日本時,就被城市裡隨處可見的公告板吸引,這種在外國人看來很有意思的東西,卻因為太常見而被當地人忽視。它們通常與寺廟或社區協會有關,儘管它們無處不在,不過大多數人不再注意到它們了。將藝術空間取名為keijiban的原因,在他看來「藝術家是能快速注意到被其他人忽視的事物並以此進行表達的人」,公告板雖不起眼,但用於展示藝術是最完美的。

「實際上,儘管我作為編輯和策展人已經活躍了十多年,但我一直試圖與『藝術世界』保持距離,無論它在哪裡,無論它意味著什麼……是否過於妥協了。我專注於與藝術品的獨特相遇。歸根究底,藝術是一種孤獨的體驗。」他想使用這種類型的空間來融入環境、融入背景,也喜歡與這種語境結構形成對比的想法。keijiban 藝術空間Logo 的設計,來自比利時藝術家Sylvie Eyberg,她在小津安二郎的電影《東京物語》的相關資料中,摘錄出“keijiban”這幾個字母組成logo,同時也是向導演致敬。Keijiban不僅是一個藝術陳列室,也是一個出版社。展覽的展示作品,從每個月的15日開始展示一個月,再與藝術家溝通討論後,在製作成限量出版物在網站進行全球銷售。

奧利維爾從 2012 年到 2017 年住在金澤,當時暫時返回布魯塞爾,當他在比利時時,真的很想念金澤,因為這是一座美麗而保存完好的城市,有著悠久而豐富的歷史,幾個世紀以來,文化尤其是手工藝,一直在大力推廣,以至於它已成為非常受工匠、作家等人歡迎的城市。由 SANAA 於 2004 年建造的21 世紀當代藝術博物館,也讓這座城市在藝術界享有盛譽。但是他也發現,金澤沒有多少地方可以看到「當代」藝術,尤其是國際藝術家的作品,Keijiban的目標之一就是幫助填補這一空白。

從2021年3月至今,keijiban 已經展出了13 組藝術家,其中不乏一些世界知名藝術家。

 keijiban藝術空間的網站

“J’ai vu que tu n’as pas vu“ 我注意到你沒注意到的

keijiban 的第一場展覽在2021年3月15日到4月14日之間舉辦,第一個展出的藝術家是出生於1929 年的比利時藝術家Jacqueline Mesmaeker,她的座右銘是:“J’ai vu que tu n’as pas vu“ (我注意到你沒注意到的),同時也以此表達keijiban空間意義。她是過去五十年來最重要的比利時藝術家之一,在時尚、建築、設計和視覺藝術領域都能見到她的作品。1996 年創作了系列作品《Secret outline》,用拼貼、裁剪等形式把她收藏的書編成新的書籍,成為她自己的可移動、不受制度和資金限制的展覽空間,以戲謔的方式探索文學和歷史的邊緣。在keijiban 展出的便是系列中,一本以凡爾賽宮為主題的作品複製本《Secret outlines – Versailles》,官網上有30 本同時進行銷售,每本都有藝術家的簽名。

比利時藝術家Jacqueline Mesmaeker作品
《Secret outlines – Versailles》
keijiban 展出的第二位藝術家,是有世界影響力Ryan Gander。在2021年疫情最嚴重時4月15 日到5月14日之間展出,他把從小就聽父親碎念的俚語“The strangeness gets more ordinary”(陌生感會習以為常)做成文字藝術作品,還特別落筆自「老爸」。這句語符合當時的國際間的大眾焦慮,同時也傳遞了克服困難的勇氣,藝術家在艱難的疫情時期把它送給我們每個人。
2021年12 月初,觀念藝術奠基人的美國藝術家Lawrence Weiner去世。keijiban 展出他最後的一個作品《enough》,藝術家生前曾在博物館、井蓋、船體、帽子等各種介質上展示過他的藝術,在keijiban 看來,“enough”在觸及藝術展示環境的底線,如同被限制的公告牌內也已足夠的。在公告牌的柱子上,還貼心地綁著一朵白色菊花、小杯清酒送別他。

白盒子沒有的季節感,這裡明顯看見的四季變化

目前展出過的13 組藝術家,大部分都是日本觀眾不那麼熟悉的,奧利維爾基表示他想積極引進在日本還不為人知的各國藝術家作品。如Denicolai & Provoost雙人藝術家組合,就把比利時的窗台搬到了日本的公告板裡,展出作品《Twinned Windows (Disco Ball)》,除了指代兩個地點,「雙窗」還有多重含義,窗台與公告板是公共領域和私人表達的交匯點,且都容易被忽視。巴西藝術家 Pierre Lauwers,展出了一套12 張的彩色圓形貼紙《 Mol (Paulista)》,作品分為四個系列輪番登場,有些顏色見證晴天,有些顏色和雨水作伴,展覽的出版品則是能購買這些彩色貼紙,到時觀眾自己也可在家創作。

在金澤雨季時,他們就展出葡萄牙藝術家Ana Jotta的雨傘繪畫《Un jour sans pain* est un jour sans soleil》(沒有麵包的日子猶如沒有太陽的日子),讓人懷念有陽光的日子外,撐著粉色雨傘經過的路人和這場展覽重疊出新的作品。為 keijiban 創作 logo 的比利時藝術家 Sylvie Eyberg,在2022年1 月15 日到2 月14 日之間,展出她的攝影集《trois rivières》(三條河流),當時公告板積上了白雪,觀看攝影作品同時也仿如身歷其境。

keijiban 選擇展覽作品是直觀的,有許多藝術家是他以前合作過的人,或者他已經等待了很長時間,在合適的機會去作邀請。話雖如此,陳列櫃是一個相當特殊的展覽結構,只有幾厘米深,所以他坦言更喜歡以平面作品為主的藝術創作,可能是作品在處理語境上,或是能和日本文化做對話的作品。

《Twinned Windows (Disco Ball)》
《 Mol (Paulista)》
《Un jour sans pain* est un jour sans soleil》
《trois rivières》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keiji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