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10-25

法國攝影師Laurent Kronental花四年時間,拍攝巴黎的大型社會住宅與老年居民|cacao 可口雜誌

攝影師Laurent Kronental在「未來紀念」(Souvenir d’un Futur)系列作品,將鏡頭聚焦在巴黎大型而又奇幻的建築群上。昔日充滿未來想像的社會住宅,如今已經成為一群老年人的居所。這些建於七八十年代承載了現代主義烏托邦記憶的建築群,如今多了一些傷感和反思的味道。

在2010年,Laurent Kronental庫爾貝瓦(Courbevoie)散步時,發現一條小街道,在那裡時間彷彿回到了50年前。那是拉德芳斯(La Défense)商業區的辦公大廈下面的一片村莊。這個地方看起來有些不真實。當時他和一對老夫婦交了朋友,接著開始拍他們。他們的傳統花園極為樸實,和環繞在周圍的摩天大樓形成鮮明對比,展現出兩種不同的時代,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於是,他起了念頭「我想做一系列將人與建築聯繫起來的作品」。

Laurent Kronental的Souvenir d'un Futur攝影系列
Jacques,82歲,攝於2015年。Le Viaduc et Les Arcades du Lac,分別於1980年和1975年建成

我對「大型社會住宅區」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

決定要拍攝時,他家附近的庫爾布瓦的Les Damiers大廈和阿約塔。它們也被稱作雲之塔或巴勃羅·畢加索城。他對它們拍攝得越多,越是嘆為觀止。這些建築好像在時間之外,好像它們的存在就是搖擺於過去和未來之間。2011年,他在巴黎城內、周邊陸續發現了其他同樣不朽而壯觀的建築。他十分著迷於它們超大規模的城市化,它們原始、如詩般的外觀。而老年人一直都是他的靈感源泉,他非常想讓他們走上這展示的舞台。他開始和這些居住在內的這些老人作交流,了解他們的生活,並努力剖析源於社會、未曾受到足夠重視的歲月影像。

「未來紀念」作品,記錄了老巴黎人在首都周邊大型住宅區中的生活。其中,大部分房屋都建於50年代到80年代,當時這些大型社會住宅是用來解決住房危機、城市移民以及外國移民的安置問題,同時滿足現代對舒適的需求。而今,這些大建築群卻常被媒體所責難,甚至成為了邊緣化的存在。Laurent Kronental完全不贊同媒體的捉風捕影,反而深深著迷於這些宏偉的房子,且具有時代感的現代化特色,在這裡居住了數十載的老人們的生活狀況也讓他十分觸動。

Laurent Kronental的Souvenir d'un Futur攝影系列
Les Orguesde Flandre,巴黎第十九區,1980建成。
攝於2014年。
Laurent Kronental的Souvenir d'un Futur攝影系列
1977年設計建於南泰爾畢加索城的阿約大樓,照片拍攝於2014年
Image result for Laurent Kronental
大諾瓦西的新街,拍攝於2015年

邊緣化的城市地區中這一段被忽略的時光,它們都承載了現代主義烏托邦的記憶

Laurent Kronental急切地想要了解他們的生存境況,想要向人們展現我們會遺忘的那一代人。他聊起:我想進行一個將人與建築聯繫起來的項目。因此,必須將這兩個世界聚集在一個相同的攝影系列中。在解決大型住宅群問題時,我想知道城市結構是否適應了居民的需求。通過從描繪面部情緒的肖像轉換到人們在廣闊社區中迷失的風景,我想展示人與城市之間的比例和相互作用。

通過這個系列作品,他想向觀看者提出一個疑問:我們應該遺忘老一輩人嗎?在這個對青年人傾注所有關注,對老年人保持冷漠和偏見的時代,我這個視角提醒了老年人的存在,突出了他們所面臨的問題,從而對社會輿論產生衝擊。

Laurent Kronental的Souvenir d'un Futur攝影系列
José,89歲,位於Puteaux-La Défense商業區,照片拍攝於2012年
Laurent Kronental的Souvenir d'un Futur攝影系列
Joseph,88歲,攝於2014年,在巴黎附近Noisy-le-Grand的Les Espaces d’Abraxas建築群,1982年建成
Image result for Laurent Kronental
Jean,89歲,2011年攝於皮托市境內的拉德芳斯區

雖然這些老人看上去有些憂鬱,不那麼光鮮,但他們莊嚴優雅的舉止都有力地透露著,他們與年齡對抗的堅定。在作品中,他有意抹去了年輕人的身影,就是要讓這些老年人佔據所有的空間。他們長住於這些充滿未來氣息的樓房,同時征服了這些空間,雖然一開始他們並非有這樣的想法。

這些大房子嚐嚐飽受議論,有人喜歡有人討厭,但沒有人無動於衷。它們巨大的身軀讓Laurent Kronental想到巨人(Colossus)。生命和虛無,在這裡有一種讓人不安的矛盾。這些看不透的社會住宅區啊:時而荒涼蕭瑟,時而又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未來紀念」營造出混雜著過去與未來平行世界的氣氛,還有意給人無人居住的空城之感。就像在這個美麗又可怕的世界中,城市的龐大構造會吞噬人類——它來源於我們對城市架構的希望,以及恐懼。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