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19-10-23

她和他的電影:有時愛情只是孤獨的錯覺|cacao 可口雜誌

每當提到電影《雲端情人》(Her)無可避免的聯想到2003年蘇菲亞·柯波拉的《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兩部作品都是寂寞都市人的寫照。《愛情不用翻譯》拍攝東京街頭,《雲端情人》以上海作為洛杉磯的藍本,四處不是霧霾污染,而是現代化的科技裝飾,兩部同樣都是講述一段迷失在水泥森林裡的愛情故事。但是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蘇菲亞·柯波拉與《雲端情人》的導演史派克.瓊斯原本是夫妻,結婚四年,2013年離婚,正好是《愛情不用翻譯》上映的時候。許多線索中,依舊可以發現兩部電影的關係,那人類與生俱來又無解的孤獨。

Jorge Luengo Ruiz剪輯兩部電影的《Lost in Translation | Her : An Unloved Story》
導演史派克.瓊斯在拍攝《雲端情人》的現場 photo by the film stage

“The past is just a story we tell ourselves.”——Her

《雲端情人》是一部沒有高潮但可以產生共鳴的愛情電影。將孤獨刻畫得如此細膩,鮮豔的畫面感予人溫暖與美好的同時,卻也在鏡頭裡透露出對生活、對愛情的無奈和惆悵。這部片由導演史派克.瓊斯自編自導,所以電影中的感情非常細膩與個人化。史派克一向給人一種另類、瘋狂、大膽以及有點非主流的感覺,同時又很小眾,所以很多人稱他為文藝老青年。如同拍攝《王牌冤家》著名導演米歇·龔德里(Michel Gondry)一樣,史派克也是拍MV和廣告出身,然後轉向拍電影。後來在1999年推出了第一部電影《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以絕妙的幽默手法獲得好評,一舉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史派克對於運用鏡頭、表達語言的方式,有著獨特的見解,在《雲端情人》中可見一斑。

這部影片並沒有在營造未來城市的景像上做太多文章,而把目光轉向了當代每個人都可能會面臨的問題:當高科技更為頻繁地侵入人類生活瑣細之中,甚至排解、代替人類的情感,會不會在不經意間綁架我們的生活?之所以感情真摯,就是因為這一過程中,男主接觸到了情感上超脫肉體的空靈,而這種情感的表達是通過「她」完成的。

《雲端情人》片段之一

”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feels so good about sharing your life with somebody.”——Her

也許人類是生來孤獨的,所以總是迫不及待地抓住一些東西來填補自己的空虛。無止境的追求物質或精神充實,來確立自己的存在感。而虛擬網路是用最低的成本來獲取最大滿足感的方式之一。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流與溝通,而這些交流和溝通所滋生出的情感像清晨的薄霧,你身處其中,感受的到,卻無法觸碰。

《雲端情人》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無法觸碰的愛情。最能觸動觀眾情緒的就是蒙太奇手法。電影中飾演主角的瓦昆菲尼克斯和妻子的回憶,在電影裡穿插,利用了不同種類的鏡頭和故事主線鏡頭不同的色調,把觀眾帶入到男主角的情緒中,去感受他內心的孤獨感和疏離感。史派克用乾淨簡潔的畫面,避免過度的視覺效果,讓觀眾能真切體會電影主角的內心世界。

《雲端情人》片段
Image result for Lost in Translation
蘇菲亞·柯波拉在拍攝《愛情不用翻譯》現場 Photographed by Yoshio Sato © Focus Features

“Let’s never come here again because it would never be as much fun.”——Lost in Translation

蘇菲亞·柯波拉從小就跟著導演父親法蘭西斯.柯波拉,連流片場耳濡目染,在32歲時拍了《愛情不用翻譯》,捧紅了史嘉蕾·喬韓森,也讓大家看到了蘇菲亞當導演的過人資質,贏得了四項奧斯卡提名和一項編劇大獎。《愛情不用翻譯》這部電影算是蘇菲亞真情流露的一次表達,劇中史嘉蕾的男友John被視為映射蘇菲亞與史派克間的疏離關係,John的角色不僅有著史派克的元素,也有著與他的經歷。蘇菲亞也將自己的故事代入到史嘉蕾所扮演的Charlotte身上,用緩慢冗長的鏡頭淡然地訴說著兩個年齡階段的游離和迷茫。

《愛情不用翻譯》片段

“The more you know who you are and what you want, the less let things upset you.” ——Lost in Translation

在《雲端情人》中,由魯妮瑪拉飾演的Catherine,可以很明顯的發現這位前妻的角色是蘇菲亞的投射。事業女強人熱戀文青才子最後結婚,即便最後分開也似乎是按照劇情發展的結局。兩人的分歧越來越大,最終不出意外地以離婚收場,這說明了什麼?直到十年之後,史派克用《雲端情人》來回應這段失去的感情,才漸漸讓他們婚姻破裂的原因變得明晰。

“Whatever someone you become, wherever you are in the world… I’m sending you love.”——Her

史派克就像是《雲端情人》的男主角Theodore,沒什麼追求,無憂無慮只想著開心。正如電影裡前妻Catherine的控訴:「到現在你還是那樣,誒,我不喜歡你這樣的人生,我們活在不同的世界裡。」《雲端情人》的故事內容講到底,就是想藉助男主和前妻的經歷,證明他們最初在一起時有多麼的開心,可隨著女方越來越努力,越來越有成績,就開始看不慣男方的隨心所欲了。雖然最終沒有辦法在一起,但是也要感謝曾經美好的時光教會了他很多,為這段感情也畫上完整的句號。

《雲端情人》片段之一

《雲端情人》裡面很多鏡頭與畫面,也是故意復刻《愛情不用翻譯》,完全就是要向前妻致敬。而蘇菲亞在《愛情不用翻譯》 十週年訪談裡,間接承認了電影裡史嘉蕾·喬韓森丈夫的角色,確實是自己的前夫史派克的原型。自己也表示,這段婚姻的破碎有著濃濃的悲傷,而兩人卻只能透過電影隔空對話。兩部電影之間更有趣的是他們都用史嘉蕾·喬韓森在電影中,雖然在《雲端情人》裡面完全沒有露臉,只負責配音。《雲端情人》與《愛情不用翻譯》說的是在一起,但最終要說的還是分離。在《雲端情人》的最後,男主角Theodore在寫給前妻的信裡,向前妻和解,也是和自己和解。

「我正坐在電腦前,一直在想那些我想要向你道歉的事,關於我們對彼此造成的傷痛、那些我加諸在你身上的指責、我希望你成為我想像中的人與希望你對我說的話,對此我深感抱歉。我會永遠愛你,不只因為我們一起成長,更因為是你讓我成為現在的我。我希望你知道,你永遠都會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對此我很感激。不論你日後會成為怎樣的人,或身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我都會給你我的愛,而你將是我一輩子的朋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