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19-10-23

(X_X)府城流水席:不是晚會,也不是戲劇,完全是利用音樂、感官、動態來完成敘事的歌舞秀|cacao 可口雜誌

《(X_X)府城流水席》是臺南藝術節轉型之作,由成軍十年的藝術團隊「豪華朗機工」首次自製原創大秀。取名「流水席」便是傳達臺灣在地熱鬧、台派、人情味的印象,將歌仔戲、傳統說書、當代舞蹈、古典音樂、歌舞秀完美結合。卡司、製作群們有如一盤一盤的好菜,無論王彩樺以精彩百老匯式歌舞秀,演繹臺灣土地的故事,或是進化DJ秀到豪華朗機工用最擅長的燈光裝置,變成說書人的角色。這場強調感官流動的台菜盛宴,如豪華朗機工所說:只要觀眾在現場就可以感受到,這就是現場感的重要性。

受訪者:豪華朗機工

豪華朗機工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共創」,這次邀集非常多優秀的卡司、製作團加入,把不同領域的佼佼者集合在一起就是一種共創,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藝術進化的可能

這次臺南藝術節《(X_X)府城流水席-文化、藝術、科技,一場向臺灣土地致敬的華麗歌舞秀》(以下簡稱《(X_X)府城流水席》),我們一直很希望能夠加入創意產業中,當初在策劃時,只是在想在億載金城這個充滿歷史感的地方、辦一場跟臺灣土地有關的秀,那麼精神上是很契合的。我們希望號召大家參與,讓大家覺得我們跨出腳步在做另一種樣態的事。好不好玩、可不可行是另一件事,繼續往前玩,整合新的東西對我們來說很有趣,雖然很多人可能很熟了,對我們來說是新鮮度十足。

所以這一次特別跟很多傳統、新創團隊合作,希望能在創意產業面的連動,透過中型戶外演出可能的樣貌。在臺灣的表演產業像是大型活動皆有口碑也蓬勃發展,但在中型活動嘗試的人比較少。未來臺灣蠻需要整合性的表演產業。以前豪華朗機工的作品多是燈光機械,我們一開始想的是做光電舞台,機械裝置光電舞台,不過我們現在很關心表演產業的現狀,希望能夠整合,因此規格越拉越大,透過表演的方式來整合更全面。首次自製原創大秀,也期待可以將臺南從原來當地的活動,轉變為跟觀光旅遊結合的臺南的表演品牌。

《(X_X)府城流水席》:DJ於光電舞台帶來感官震撼的演出。|攝影:Ken Wang,豪華朗機工提供
《(X_X)府城流水席》|豪華朗機工提供

煙是信仰的化身,是人遺留下來的產物,有人留下來的餘韻,也是一種象徵。

這齣秀取名「流水席」其實就是在傳達臺灣在地熱鬧、台派、人情味的印象。我們試圖請大家來觀看投入其中,除了觀賞華麗主秀,隨後有after party秀後派對。我們特地邀請DJ自主秀發想,他們很認真地從臺灣宮廟、加工廠、頌經、原住民兒童歌聲中取樣設計音樂。希望大家不只當觀眾,還可以親身體驗身體律動,我們也設計光電舞台,有會「說話」的太陽,聲音、光線、整體感官刺激在這齣秀很重要,事實上我們想做一個蠻有熱度、震撼度的東西。

《(X_X)府城流水席》:精銳歌隊舞者在台上又唱又跳,以精彩百老匯式歌舞秀演繹臺灣的進化|攝影:Ken Wang,豪華朗機工提供

很多人會很好奇,如何把不同形式的表演串連在一起?我們組合的原則是依時間軸來看,自從樸實的農業時代到經濟起飛到未來。在這段落中挑選的表演型式如:歌仔戲、說書,從傳統中去尋找,再用新的編導方式混合。混的方式,從音樂來說:歌仔戲+北管+弦樂,編曲上的旋律有古調跟新創的現代鼓用這種方去揉,這是音樂上的揉。再來是表演上的合,像是優人神鼓跟當代舞者的結合,聽來簡單,但難度在於彼此的氣質要調到相輔相成的頻率;接下來是傳統跟現代、當代的揉,優人神鼓是經典的、具訓練過的身體;當代舞者是有機、自由的,但兩者之間有沒有可能性是在一起的就是我們在嘗試的。

《(X_X)府城流水席》|豪華朗機工提供

另一種合的方式是:編創者的合,在大結構上做了更大塊面的燈光聲音影像整合,所以很考驗編創實力,就是我們一直強調的「共創」,無論舞蹈、音樂、動作編導、影像都是跨領域在想事情,其實我們正在做的事,也帶有劇場的特色,就是負責單一項目的人,都要有跨域思考能力,像是服裝設計同時也要想像服裝與音樂如何結合表現,這就是我們正在嘗試的事。

這場表演不是敬神表演的延伸,但會大量啟用「信仰」的元素。因此在節目中時常會出現「煙」,因為煙有各種型態,這些型態基本上都是人創造出來的,像是煮飯炒菜時的炊煙、宮廟焚香禱告時的煙等。

《(X_X)府城流水席》全卡司
《(X_X)府城流水席》:王彩樺化身總舖師與精銳歌隊舞者在台上又唱又跳,以精彩百老匯式歌舞秀演繹臺灣的進化。|攝影:Ken Wang,豪華朗機工提供

這齣秀想強調感官流動,這樣的畫面,每一首歌或情境都在講臺灣擁有的現狀,但我們沒有刻意把她沈重的一面或感傷的一面表現出來,而是把感傷面化為感覺,只要觀眾在現場就可以感受到,這就是現場感的重要性。

當我們來場勘與實際執行時,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如:第一是場域,場域是封閉性的,四邊是圍牆,難度是裝台,搭舞台用的吊車從億載金城城門進不來,需要動用大量人力。再來土地跟古蹟是要被保護的,還有我們自己在操作把眾多表演者結合一起,要照顧傳統語繪再轉成新的、是難的,但也蠻好玩的,所以要靠厲害的編導群們。

這些編導群們像是王希文、程鈺婷、柯智豪、林祐如,他們是臺灣目前在表演藝術前線做整合的一群人。我們動用有如演唱會的規格,但其實我們是在藝術場域的發聲,在臺灣一直以來這些壁壘分明的東西,這次嘗試做一個打破,這齣秀橫跨娛樂、表演藝術產業,我們也與公部門合作,創作者來自傳統、現代、潮流領域,整合不同領域既困難也有趣。

《(X_X)府城流水席》綵排精彩花絮

做這個秀跟別的秀不一樣之處在於他不是晚會,也不是戲劇,完全是一個利用音樂、感官、動態來完成的敘事。從這角度,把我們想要提的臺灣混種色彩,搬到台上,卡司、製作群們有如一盤一盤的好菜,在這齣秀中集合臺灣優秀的表演藝術團隊。

對我們來說,整件事都是新挑戰,這是我們第一齣自製秀,所以請了很棒的製作團隊跟編導群來合作,這些人有的是老朋友,有的在2017世大運合作認識的,有的則是來自不同場合偶遇。一開始想的規格沒有現在這麼大,但因優秀的人加入,規格變得越來越高,難度複雜也許多,這就是很難的地方。

在創意上的難其實不難,創作的塊面費盡心力、花時間去磨應該就會變好。難的是要把不同人調到可共事上的難。

光共事就很難,要形成同一的共事就很難,例如我們討論代表光芒的裝置,每個人想的都不一樣,例如討論衣服的材質、顏色,你想像中的紅跟我想像中的紅就不同,例如我跟編舞家說獨舞出來的時間是4分05秒,但編舞家認為是2分10秒,這約兩分鐘的差別就很大,代表這段時間要安排什麼都要重新定義。團隊合作必須找到共識,如果彼此所想的相同,就代表有共識,就是對的,不然就要繼續溝通。

活動資訊:10/9-10/10 2019臺南藝術節開幕節目《 (X_X)府城流水席 》

《(X_X)府城流水席》全製作全製作成員

《(X_X)府城流水席》這個作品希望是下一階段的前導的實驗,因為過去十年投入在做裝置或視覺藝術,這次嘗試有人出現表演,與人一起工作。以往處理機械、科技等純物件,要去想的是程式、數位,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邏輯。

豪華朗機工今年成軍十年,回首過這十年每個都是回憶,最特別的是《天氣好不好我們都要飛》當中的「天氣團」計畫回憶蠻深的,因為從作品中學到三個角度,一是我們真正走了一遍臺灣。我們也真實透過美學的課程跟小朋友相處,各地小朋友想事情不太一樣,會有當地各自要訴說的故事,像是到雲林有原始風貌,花蓮的慵懶狀態。

我們遇到這些人,問到關於他們生活面的事,有些小朋友是新住民的後代跟我們分享家中生的事。我們做這作品有一目的是想要把台灣的美學放進基本教育,不要由老師教你什麼,而是你想要畫什麼就畫什麼,開放老師與學生間的討論,例如:紅色是什麼,什麼形成紅色,紅色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可以這麼細緻的討論主題,是很開心的,才會植入小朋友的DNA。

話題拉回這一年,從這次《(X_X)府城流水席》的合作後,表演者是另一群有才華或有訓練的人,下一階我們要跟更多表演產業領域整合,以這作品作為一個開始,下一個階段跟人合作的關係處理好,我覺得這就是好事,原本就應該是這樣的。

豪華朗機工作品《天氣好不好我們都要飛》
豪華朗機工往年作品:《日光域》|豪華朗機工提供
豪華朗機工往年作品:《日光域》|豪華朗機工提供
豪華朗機工往年作品:《在屾》|豪華朗機工提供
豪華朗機工往年作品:2017聖火臺裝置|豪華朗機工提供
豪華朗機工往年作品:《聆聽花開的聲音》
出處:上銀科技 |豪華朗機工提供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