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1-30

垃圾,在劇場中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打開方式|cacao 可口雜誌

從2014年11月到2015年11月,比利時活躍的劇場創作者Sarah Vanhee花了一整年 時間,保留她本來可以隨意丟棄的所有個人垃圾:塑料和紙袋,包裝紙,瓶子,蓋子,紙箱…甚至數字垃圾,也同樣被她完整保留,如刪除的垃圾郵件,圖像和錄音,以及令人尷尬的瀏覽器搜尋紀錄;除此之外,她還製作了一份的排泄物日記,仔細記錄著身體的新陳代謝。上述所有的生命痕跡,無論是有形還是無形的,都在試圖為假定的虛無賦予無法估量的意義,集結成作品《遺忘》(Oblivion)。在凌晨2點30分,她展開它們,並伴隨著物件組成和分解的獨白,輕輕地重新連接過往回憶及過度消費的審視。

整個舞台設計非常簡單,開始只有擺放整齊的四十二個紙箱,每個紙箱上都標著日期。她以蒙特利爾(Montreal)著名的的自由貿易協定,來展示什麼是藝術裝置。她創造了一個充滿生機的環境,一個沒有浪費的地方,出生和死亡交織在一起。在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裡,藝術家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伴隨著她的手勢,物件慢慢將舞台佔領。這個過程像是一個生態系統,而不是一個完整的混亂,用種層次及形式組織起來,或許能整理出一條穿越浪費的叢林中的道路,迫使我們反思我們自己走過的生態足跡。

Sarah Vanhee,Oblivion,2015-16,Buisson Farm©Émile Euroumov
Sarah Vanhee,Oblivion,2015-16,Buisson Farm©Émile Euroumov

Sarah Vanhee的表演融合了表演,視覺藝術和文學。通常是在原地創作,她的作品專注於觀眾與他們所處環境之間的互動。這些物件(垃圾)以激進又安靜的方式,在看似隨意的堆砌之後,再次出現,甚至彼此之間產生了交疊。彼時,垃圾不再只是令人嫌棄的廢物,而是回憶和時間的見證者。Sarah Vanhee通過作品對自然界敏感的依賴性,進行了深刻反省。在巨大而復雜的生態系統中,即使是最渺小的事物也能起到催化劑的作用,產生巨大的影響,進而催生出不尋常或是不可思議的差異。

在這個富有深意的劇場作品中,Sarah Vanhee和觀眾們共同分享著視角切換後的思考:因為失敗、破碎和功能失調被拋棄的物品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我們的分泌物和已經死亡的細胞隨著時間流逝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那些早已被遺忘的事物是否依然能勾起回憶?你會不會偶爾想起或者留戀自己扔掉的東西?《遺忘》不僅討論了消費主義和它帶來的影響,更是將藝術創作與日常經歷進行了巧妙的結合。與此同時,藝術家本人也充滿愛意地審視包裹著我們生活的無用之美。

Sarah Vanhee,Oblivion,2015-16,Buisson Farm©Émile Euroumov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