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母與子,專訪演員林辰唏:展現脆弱與憤怒都是安全的,為小孩引路走到他該前往的地方|cacao 可口雜誌

「我都推薦朋友去生小孩,這是一種自我重建,也是一段很棒的人生旅程。」演員林辰唏的孩子Bio今年5歲了,有小孩的女人,就像是收受了一份來自宇宙的厚禮,也神似從新大陸回返的旅人,長出了常人沒有的眼光,經歷大景與低谷,轉化起伏情緒,辰唏語氣平穩地分享,「小孩很棒的一點是,一開始他們雖然不會說話,但是能表達感受與情緒,那是在成人關係裡很少出現的,我和孩子彼此用沉默的方式,連結並發現彼此。」

演員林辰唏收受來自宇宙的厚禮,成為Bio的母親。

懷孕迎來新生與重生

懷孕其實是一場意外,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辰唏甚至會告訴伴侶:你別奢望我會成為母親,所以當被宣告「妳懷孕了」,辰唏身心靈迅速被擊潰,久久難以平復,那個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終於也遇到了人生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的困局。然而,也是伴侶的一句話,讓他在等待紅燈轉為綠燈的路口,尤其短促的時間內,決心成為母親,親身嘗試艱難與甘美,「孩子若生下來,我的伴侶願意陪我走,很好啊,那就一起走看看啊,對我們的關係也是新的進展,允許更多的風景與看見可以發生。我們在一起也11年了,很像靈魂伴侶,我很愛他,所以當他願意說出支持我做任何決定時,我心裡也願意為了他,做出不一樣的決定跟改變。」

懷孕讓新生命落地,也給了辰唏一次盤整自己生命的契機,「直到自己懷孕後,我才知道我對於身為女性這件事情,有很強烈的沮喪跟厭惡感,比如說月經這件事,就讓我很難體會身為女性的好。懷孕也讓我看見在關係裡的自我恐懼,所以當我跟伴侶要坐下來談論何謂是家時,我真的感到很害怕。」辰唏自幼對於家的概念稀薄,母親總是背朝自己和妹妹,身影黯淡辛勤,父親僅會出現在回憶毛邊,「我不知道該怎麼築巢,我身邊沒有一個可以仿效的對象,加以母親總會把『貧賤父妻百事哀』掛嘴邊,我就在這樣的背景與思想裡邊繞,懷孕逼著我去面對,關係的建構與失去,還有內心真正的害怕與擔心。」

先安頓自己,才能給予愛與回饋

但伴侶的正能量與熱血支撐著辰唏,加以女人的內在力量被喚醒,其實成為母親是撒下種子、澆灌、看護以及收成的反覆歷程。辰唏接著說,孩子是很神奇的生物,大人完全無法預期或控制,他和伴侶每天秉以實驗態度,創造開放且自由的空間,讓各自一起在當中成長,經紀人達達也說辰唏對待孩子相當溫柔,教育孩子也有自己一套,不會受限於既有框架,「她很像非典型的母親,市面上少見,很適合拍成紀錄片。」辰唏認真思索自己詮釋的母親角色,其實更像一名引路人,「我覺得我是引領孩子去,他該去的地方,而非教他什麼,我也會鼓勵他表達跟展現自己,很多時候我們都誤用了自己理解的方式,去理解他人,所以我會鼓勵孩子把話說完。加上我是一名演員,我可以知道人性其實很豐富,很多事情是不可預期的,大家要給彼此空間,說出自己的需求跟想法。」即使伴侶跟母親對於養育小孩都持不同看法,但辰唏仍舊堅持每個人都需要保有自己的特質,那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被對方吸引甚至喜愛的原因,不該被一手抹滅。

經紀人達達說辰唏對待孩子相當溫柔,教育孩子也有自己一套,不會受限於既有框架,儼然是位非典型母親。

很難體會一個人能有多疲累,直到你成為一名母親。辰唏說累很正常,母親是全世界最難的角色,因為必須全方面顧及,而他得以源源不絕給予愛與包容,其實是從理解與愛自己開始的,「你必須知道自己就是愛的本身與存在,才能給予孩子相同的回饋,無論是從孕育,教育或是成為孩子的引路人,在這過程中,你對自己要有察覺,但又不能變成糾察隊,我們必需把自己安頓好了,才有辦法知道在關係中能做到什麼,還能做什麼。有時候鼓勵自己盡力了,有時候也不忘鞭策自己,以孩子為出發點,拿捏並調整與他相處的過程。」

想像辰唏的孩子在花蓮土地上,學習與生活的樣子,小小腦袋裡一定也有憂鬱的時候吧,但是快樂一定是常常滿溢出來的,最後問起辰唏有了小孩後,感到最幸福的事情,她笑著說,「被他需要的感覺很快樂,妳知道妳有能力,然後妳可以不用給得很滿很複雜,可能只是一個擁抱,我們也能在當下感覺到很快樂。」

成為母親之後,辰唏對於演戲有著更多觀察與體悟。

▌採訪報導:林圃君|圖片提供:林辰唏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