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靈感化為現實的工具,「紙的材料室」:直探紙的本質,它擁有創造新意與契機的潛力|cacao 可口雜誌

聊到紙,每個人的想法或運用各有不同,品墨良行主理人王慶富將紙材視為工具與載體,「以前做平面設計工作,紙材其實是七到八成的重要載體,是設計的一部分,設計師的責任就是得選好、選對紙材。」過去因為設計工作頻繁用紙,觀察到在臺灣設計、美術用紙取得不易,那麼何不發展出「紙的材料室」讓每個人都能受惠?於是在靈機閃現過後,他順勢打造了全臺灣第一座設計、美術紙材實體專門店。

王慶富認為紙富有觸感、氣味,同時也能作為一個載體,呈現圖像與文字結合而生的東西,例如文化。

「紙的材料室」隱身於潮州街舊公寓二樓,就像日本常見的獨立書店或唱片行的選址,遠離俗世雜沓,為來訪者醞釀尋寶情調,「紙的材料室」氛圍既不像美術社,也與文具店不近似,但能察覺此處自然流露的專業與穩重感,常常會有學生往這裡跑,做作業、印刊物,也有設計師來此尋找靈感,蒐集提案材料,王慶富和我們分享,近期也有小型店家或個人來這印製菜單、名片或是喜帖,「彷彿紙張開始走進一般人的生活裡去了。」這兩三年王慶富也發現很多人尚有印刷的需求,於是逐步添購印刷設備與裝訂膠裝機器,對於設計領域工作者或學生來說,「紙的材料室」絕對可以稱得上「愛紙人的天堂」。

想玩少量印刷,這裡也有專人可供諮詢。

是一張紙,又不僅是紙一張

為將紙推上舞台的核心主角,同時又要貼合人們的需求,維護紙的完整性與最新的狀態,就端賴歸類與管理工作是否做的扎實,王慶富提到這一切過程都沒有想像容易。若遇上需要提供建議的客人來訪,「紙的材料室」也會根據不同的需求與想像,或是想呈現的效果提出對應的解方;王慶富進一步提到,在「紙的材料室」不會特別推廣某一支紙張,不過確實有一支富有故事性的紙張,「日晒紙是由『晒日子計畫』延伸的產物,它的特別之處在於經由陽光曝晒後,不需要印刷就能印出圖像跟文字,所有算是我們很主力的一張紙。」

除了專業領域工作者之外,紙材對於大眾而言,又有著什麼迷人之處呢?王慶富字字斟酌地說,「或許過幾年後,越沒有的東西大家就越有感覺,實體的東西握在手中有重量、質量,賦予一種親身體驗的感覺。紙張存在的狀態變得不同,可是它絕對不會消失,大家還是會有需求,只是變得少量多樣,也是從這個角度切入,讓我們發展成一門事業。」而目前「紙的材料室」持續在努力的,即是讓人們覺察那份需要,無論是小孩的畢業紀念冊、家族旅遊相簿、喜帖或名片,都是「紙的材料室」能協助完成的。

百種以上的紙材,被清楚歸類並寫有使用建議,請赴此盡情探索!
有故事的日晒紙,是「紙的材料室」的主力商品之一。
每張紙都有自己被演繹的方式,不存在孰優孰劣的問題。

歡迎所有尋找新意與靈感的人

「紙的材料室」落成之前,沒有任何範本與前例,王慶富靠著在設計領域多年積澱的經驗與敏銳,從前端走到後端,勉力讓「紙的材料室」在經營十年後的現在仍踞有一席之地。2020年因為疫情衝擊,讓擔任經營者一職的王慶富有著更深刻的洞察,「對我來說,必須在家庭、環境、社會與大經濟體下,去思考自己能夠站的位置跟活下來的理由。」嘗試讓自己安靜下來以後,他提及自己更加清楚「紙的材料室」的營運和獲利狀態,更能掌握每一個細節,做好每一個服務,每一步都是重要的,他也十足堅定地說著,「唯有如此才能照顧到客人、同事和公司。」

做為經營者角色時,王慶富期許自己以客觀和理性去看待每個環節,讓美好理念得以持續運轉;而回到設計師身分時,紙對他來說是浪漫且充滿人文氣息。

進一步觀察來訪人流,多是學生們在此討論交流,王慶富笑稱「紙的材料室」很有系辦的感覺,「有時候也會雞婆上去聊一下、看一下他們的作品,給一點建議,我蠻享受那種氛圍的,設計服務轉換成另一種型態,沒有特別目的,只是單純喜歡設計。」隨時都在調整的「紙的材料室」,實際上王慶富沒有一刻偏倚初衷,「不管我們開了3家或10家店,我都希望人們來到這裡,不只是看到紙表面的東西,而是在這個場域可以獲得創造新東西的可能。我們會給出某些指引或素材,幫助人們去發掘與創造。」

▌採訪報導:林圃君|攝影:張景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