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假期後症候群、上班焦慮症,把焦慮當成創作的靈感,藝術家們是如何從容應對? |cacao 可口雜誌

近幾年,假期後症候群、上班焦慮症等等假期後的後遺症,讓人們或多或少都被不同的焦慮情緒綁架。不管是焦慮、壓力還是恐懼,其實都是人們感知到了某種威脅而做出的反應。而這股神秘的威脅力也存在於藝術界。對藝術家、創作者而言,「自我突破」是他們最大的焦慮和樂趣,事實上,他們的創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源於焦慮和矛盾本身。在大多數人眼中,藝術總與痛苦相伴而生,那麼,他們又如何應對這種負面情緒?

德國藝術家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焦慮II》(Angst II)

藝術家、創作者們的作品,總是需要被公開展示,被反覆評價和與他人比較,但無論評價本身好壞與否,都為其造成了無形的壓力。即使他們大多個性獨立和自我,但在某種程度上也難以逃脫外界聲音帶來的影響及焦慮。德國藝術家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系列作品《焦慮 》,提出「這個時代最緊迫的問題,讓觀眾直面焦慮」,用極其令人不安的行為,直接將人的負面情緒表演出來。

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曾說:如果沒有焦慮和疾病,我應該是像一艘沒有舵的船。他一生與病魔和死亡作伴,可這一切似乎也造就如今人們看到的表現主義藝術大師;而美國藝術大師菲利普.加斯頓(Philip Guston)也認為,一個藝術家最好的作品都是關於自己的,是自我精神世界的寫照。一旦生活中某件物品使其感到焦慮,他就會將該情緒滲透到作品中,當你看到他畫筆下那戲謔而抽象的作品時,可能會猜想——他是否與自己一樣,也有社交恐懼、不善於整理物品甚至也有俗世所有的煩惱。

Philip Guston, 《Painting, Smoking, Eating》, 1973|photo by Amsterdam Museum

抽象表現主義畫家李.克拉斯納(Lee Krasner)出生在一個女性藝術家不被認可的時代,她的藝術成就一直被丈夫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光環所遮蔽著。1956年,她的丈夫在一場車禍中喪生。此後,飽受精神壓力與悲痛折磨的她開始失眠。她曾說:「我厭倦了與失眠作鬥爭,轉而嘗試畫畫。」在這一時期的作品中,她大量使用棕色與乳白色的顏料。通過深沉陰鬱的顏色與雜亂無章的線條,來表達內心壓抑的情感。

有人選擇直面壓力,將負面情緒轉化為創作的動力,就會有人選擇遠離世俗紛爭、獨善其身,如藝術家喬治婭.歐姬芙(Georgia O’Keeffe),在丈夫去世後,她便終日與大自然為伴。人們從其作品就能看出,壓力和焦慮於她而言通通不存在了。

Lee Krasner, Fecundity, 1960. © 2017 The Pollock-Krasner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Image Courtesy of Paul Kasmin Gallery.

當然,緩解焦慮的方式很多。普通人雖不能化情緒為靈感而創作,但也能從藝術家的創造力中,仿效一些調節情緒的技巧,比如,你可以學習強迫症的藝術家烏爾蘇斯.韋利(Ursus Wehrli)藉由「整理術」讓事物重獲新生;或者模仿英國畫家加雷斯.卡德瓦拉德(Gareth Cadwallader)畫中主角,一邊泡澡一看悠閒看書,獲得片刻真正屬於自己的寧靜。面對焦慮,或許就像奧地利藝術家歐文.沃姆(Erwin Wurm)所說:解決問題的方法是深入淺出。誰說解決嚴肅的問題就不能用輕鬆的方式?總之,無論選擇哪種方式,人們都應該以更積極和理智的心態,面對突如其來的焦慮情緒。

Gareth Cadwallader 《Bath》,2015-2016年

人們面對負面情緒的態度,決定了它對自身的影響力。在此情況下,當人們面對未知的威脅和恐懼時,都將盡可能從容不迫地應對。即使無法做到真正地放鬆,也不至於被焦慮控制卻無能為力。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