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在主流文化中被賦與積極意義的單身,是自我實現的挑戰,還是逃避現實的向內凝視?|cacao 可口雜誌

要是你曾留意過,會發現近年鼓吹「單身也很好」的文章變多了。這樣的理念通常以名人的情感世界,或看似深沉的精簡格言包裝。在過去,單身被視為強加給人們的不幸狀況,現在它搖身一變,成為自我實現的選擇,成為個人成長的必經階段。

單身可以是賦權,可以是政治判斷,但要求人們為單身慶祝,卻顯得盲目——如果它必須是積極的、是振奮人心的,那我們還有什麼正當理由害怕孤獨呢?說穿了,單身的狀態取決於你在世界上的地位,對一部分人而言,單身意味著有更多時間陪伴朋友家人,參與學習及社交活動,但對其他人來說,單身,就只是不再積極地與另一個人交談。

photo by 電影《雲端情人》

單身很好 v.s 單身很糟,只是過於簡化的二分法

單身是賦權的說法絕非無中生有。一個人生活,往往更能夠支配生活,所作的決策、運用的資源,不再需要顧慮另一個人的感受或需求,「你該致力成為最好的自己!只有你自己才值得你愛!」賦權派的支持者這麼說道。作為當代健康文化的一部分,賦權派鼓勵你把「自我」當成一塊必須不斷鑿削的大理石,時時刻刻檢查內心世界,然而諷刺的是,這一被美名為自我提升、個人發展、精神成長的方式,帶來的很可能是冷漠——是對困難、麻煩、複雜情緒的厭惡,是拒絕接受人的不完美。因為我們的凝視只有朝內,而非向外。

再者,當有人出於某種原因而與浪漫愛絕緣,告訴他們這實際上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聽起來就算不像風涼話,也是逃避現實。保持單身能不能賦與權力,並不是個人轉換觀點與否的問題,而涉及到一系列社會經濟因素,如果你年輕而富有魅力,擁有可支配的收入和充實的社交,那自然比其他人更容易在單身生活中找到滿足感,同理,感到孤獨、孤立,也不全然是缺乏伴侶的後果,那更可能與貧窮、種族、身分、殘疾有關。

photo by 電影《戀夏五百日》

這遠比有沒有男女朋友更為複雜。假如所謂的賦權,是讓人們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產生力量感,那將單身/伴侶關係直接與賦權劃上等號便是可疑的,只是將婚姻拱上親密關係的頂端,以及隨之而來的異議,兩者都忽略了其他人際交往的重要性。不再將單身貶為悲慘的命運、必須立即擺脫的狀態,是正確的態度,但反過來說,當伴侶關係仍受許多人追捧,當作安全、親密、滿足感的主要來源,也意味著我們與他人接觸的機會正在銳減——社區的消失、公共空間的私有化、仕紳化,零工經濟與大流行後在家工作的興起,加劇了這種碎片化。在一個與他人聯繫越來越難的社會中,任何形式的戀愛,只能算是一種緩刑。

讓溫柔與關懷超越伴侶關係

如果你是以免除親密暴力、反對傳統家庭結構為由,而抗拒進入伴侶關係,那麼稱之為「賦權」或許有道理,但如果我們都被剝奪了其他有意義的聯繫,或過獨立生活所需的資源,那麼無論是戀愛還是單身,都與賦權毫無關係。在個人層次上,將單身狀態賦與積極性沒什麼問題,你可以從事未曾嘗試的活動緩解孤獨感,但也該考慮在更廣泛的層面,緩解孤獨帶來的傷害。不只侷限在工作或玩樂,而是建立有意義的多重關係,組織社區一起支持周圍的人。

要找到一個在餘生裡持續陪伴在身邊的搭檔,將之視為安慰、寄託和意義,實在前景黯淡。這該是每位重新恢復單身者從前一段關係收穫到的寶貴教訓。關注人際關係,改善社會條件,建立一個對邊緣族群不那麼殘忍的社會,比起追逐虛幻的安全感要實際得多,而這不全是結構性的問題——因為我們不必等待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到來,才開始培養不同形式的聯繫,讓溫柔與關懷,不只存在於伴侶關係。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