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他們的音樂,離不開視覺表現:Radiohead《Kid A》中的反烏托邦繪畫 |cacao 可口雜誌

10月2日對一般人來說可能不是什麼大日子,對Radiohead的樂迷卻非如此,那象徵著樂團揮別傳統搖滾編制,朝向更加迷離,電子、節奏化的合成器聲響進行探索。一晃眼,21年過去,《Kid A》依舊是當代最具開創性意義的專輯之一,而與音樂同樣難忘的,是唱片封面和收錄在專輯裡頭的插畫,它們都出自史丹利.唐伍德(Stanley Donwood)之手。

史丹利.唐伍德,自1995年《The Bends》以來,他為樂團的每一張專輯製作了藝術作品,比起敘事性或具體形象,它們似乎更接近心像(Mental Imagery)的經驗,如唐伍德近日接受的訪問中所言:「我發現自己很難在不聽音樂的情況下,去觀看這些作品——它們變成音樂的一部份,它們被音樂編制(encode)成另一種語言了。」

Stanley Donwood, “Hotels and a Swimming Pool” (1999)
Stanley Donwood, “Hole” (2001)

據唐伍德回憶,在製作《Kid A》的過程中,所有人都蒙受著《OK Computer》的成功所帶來的壓力,樂團也努力嘗試著適應不同的音樂風格。「我們去了位於科茨沃爾德(Cotswolds AONB)的某處莊園,這個地方像是曾經被英國上流階層所擁有,但如今已經不合時宜,荒廢、空蕩,到處都是死蟲。」唐伍德說:「雖然人人都說科茨沃爾德區是英國最美的村落,但實情並非如此,那裡的田野上豎立著許多巨大的木製十字架,上頭懸掛著腐爛的鳥類屍體,在風中撲騰。我搞不懂當地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就把它融入專輯的插畫中,畫了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

Stanley Donwood, “Get Out Before Saturday” (2000)

「在完成《OK Computer》後,我厭倦了從前的創作方式:模仿,然後繪畫。於是我和湯姆.約克(Thom Yorke)租了一個舊倉庫,買了大型畫布和油漆,兩人徹夜不眠的為《Kid A》製作封面——當時還不叫《Kid A》,樂團的成員稱那張還未完成的作品叫『Radiohead』,後來我們做了大約四十個封面,但直到最後一分鐘才決定了唱片標題、字體,以及插畫。」唐伍德以刀和棍子繪畫,將成品拍攝下來後,接著用Photoshop進行處理, 他將圖像中的山脈描述為權力的景觀,如同金字塔一般,藉以暗示景觀中存在著某種災難性的力量。

Stanley Donwood, “Trade Center” (1999)
Stanley Donwood, “Minos Wall I” (2000)

唐伍德描述,他在與Radiohead合作的場合,會不斷地聆聽他們的音樂,直到「它們進入你的皮膚,變得像氧氣一樣」,或許正是如此地沉浸在專輯的寫作和錄音中,他才能以我們所見到的方式,提煉出千禧年獨有的焦慮。本月9日至15日,唐伍德與湯姆.約克攜手策畫的《如何完全消失》(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展覽,於佳士得倫敦總部展出六幅作品,這些畫作創作於1999年至2001年間,巨大、冰冷,三角形圖案在其中反覆出現,令人想起德國表現主義時期的藝術風格,「就像土地長出了尖牙。」現在,你可以在官方網站上瀏覽它們,以及二人在工作室中的訪談,儘管Radiohead的下張專輯仍是遙遙無期,但可預期的是,唐伍德將會繼續與他們合作——誠如唐伍德所言,一個認真對待唱片封面的視覺表現和插畫的樂團,真的非常罕見。

Stanley Donwood, “Residential Nemesis” (1999)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