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Rick Owens的七件事:隱藏在闇黑背後的聖潔與詩意 |cacao 可口

被譽為「闇黑大帝」的Rick Owens ,他與自己的品牌如同鏡像般存在,「對於所有的作品,我都盡全力保持真誠。正因如此,它一定是自傳式的。」他與靈魂伴侶Michèle Lamy 創造了最原始的私人空間。那個空間既存在於現實之中,又與現實保持了合適的距離。在那個空間裡,他們尋找到了全部的合理性,而作為觀眾的我們也不禁拍手稱讚。我們為大家整理關於Rick Owens 的七件事,從成長經歷到個人美學,這一切都可以讓我們更好的理解他。

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 Rick Owens 在米蘭的三年展設計博物館(Triennale Di Milano) 舉辦了個人回顧展。展覽以「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 為題,展示了超過一百件Rick Owens 設計生涯中的作品,包括成衣、家具和影像等等。他甚至還將自己20多年來所收集的頭髮混入了巨大的黑色雕塑之中。 |photo via OWENSCORP

一、聖潔、野蠻、反抗的起源

本名Richard Saturnino Owens的Rick Owens,出生於美國南加州的小鎮。他的父親是一位非常保守而尖銳的道德主義者,他自小被父親強制要求閱讀各類哲學著作,並被送去一所天主教的學校讀書。當時,被動、膽小的他感受到了來自同學們的種種野蠻行徑,他只能從藝術課上找到慰藉,這一切經歷也為日後的設計之路埋下了伏筆。他在受訪時回憶那段時光很艱難但也很不錯,因為他覺得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出於那個墨守成規的小鎮對他的評價,這是他對那些評價的反饋。 當時在小鎮上所感受到的聖潔、野蠻和反抗等等氛圍,後來都成為了他貫穿設計的關鍵詞。

從2014春夏系列非標準的模特兒展示部落表演,到2016春夏秀場的「倒吊人」造型。一直以來,Rick Owens都試圖打破以往人們心中對於美的固有標準,不斷用作品強調著他的觀點:「美是多種多樣的,而時尚只為我們呈現了其中的一部分。」|photo via Dominique Maitre & Imaxtree

二、沉迷於搖滾樂和邊緣文化

Rick Owens高中時期,被大衛.鮑伊(David Bowie) 的 《Dia mond Dogs》 專輯封面,以及Kiss 樂團的歌德美學所深深吸引,這些人的造型皆來自於明星級造型師Larry Legaspi 之手。這位造型師在70和80年代為不同的明星、音樂人打造專屬的造型,創作出許多套誇張、闇黑、極具歌德特色的驚人造型,這也深深觸動了年輕的Rick Owens。這位造型師不幸在2001年時因愛滋病去世,作為一名超前的設計師和藝術策劃人,Rick Owens知道他仍有大量作品從未被人們所探索。於是在2017年, Rick Owens 出版了名為《Legaspi:Larry Legaspi,the 70s and the Future of Fashion》 的書籍,用多樣的視覺手法,呈現這位傳奇造型師的工作和生活,同時重述先鋒設計師被低估的時尚影響力,讓更多大眾認識Larry Legaspi 的作品。書中除了包含Larry Legaspi 許多未發表的作品,也收錄了Rick Owens 的全新創作。

《Legaspi:Larry Legaspi,the 70s and the Future of Fashion》

三、黑長髮是仿效音樂女神雪兒

不少人知道Rick Owens幾乎只穿著自己設計的衣服,也以為烏黑直髮是天生的,事實上他天生的頭髮是淺色的自然卷,自童年時起,他就想擁有像流行樂女神雪兒(Cher) 那樣烏黑的長髮,所以他必須長期靠染髮和拉直頭髮,來維持如雪兒般的髮型。為此,他曾表示「這是人類對抗自然的勝利。」對他來說,在家中染髮是一件非常親密的事情,這一過程也逐漸演變成了神聖的儀式。為了維護好標誌性的黑直髮,他每年固定飛四趟倫敦,只為了去一家倫敦髮廊,「這就像是一趟充滿了儀式感的出行」,用日本的美髮產品花三到四小時拉直頭髮。

18歲時的雪兒。|photo via  Gettyimages

四、熱愛逛軍用二手商店

Rick Owens在洛杉磯生活時常跑軍用商品店,當時好萊塢大道上的龐克青年,愛穿著從二手軍用商店買回來的衣服,用染料染色後穿在身上,而他自己則是將買回來的衣服拆解重構製成新衣,同時還用買來的各種軍用毯,裝飾與妻子Michèle Lamy的第一個家。Rick Owens在藝術院校讀書時,深受德國藝術家Joseph Beuys 的啟發,而軍用毯也是Beuys 作品中的標誌性元素之一,他認為那是一種保護、絕緣和隔離的象徵。對他們來說,「這些二手的東西在過去可能經歷過衝突。它們可能帶著另一個人的影子回來,又或者是獨自回來,我們的二次使用或許可以將這些記憶留存下來,這種感覺很淒美,也很有詩意。」他們用大量的二手軍用毯包裹了整個空間和家具。從幾十年前到現在、從洛杉磯的好萊塢大道到巴黎、義大利,兩人總是會用軍用毯來裝飾每一個家。它們可能是鋪在堅硬的石製地板上,或是疊起來當作長椅上的坐墊。

Rick Owens 法國家中大面積的軍用毯。|photo via François Halard

五、衣櫃裡只有那幾件衣服

雖然多年來他的日常風格不斷變化,但在洛杉磯的成長經歷讓他的穿衣風格,始終保持在「好萊塢大道」的舒適中。「我喜歡堅持一種選擇,所以當我決定了一個造型,我這幾年就會一直穿它。」他的衣櫃只有兩小疊衣服,裡面有T 恤和短褲各有一小疊,這幾乎滿足了他所有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需求。當然,短褲也是他穿著搭配中最常出現的單品,「我總是會有一小疊短褲,而且每個系列我都會製作20條新的短褲。」

巴黎家中單獨掛著一件衣服就像是擺飾。|photo via François Halard

六、從醫學院拍賣會上買來的頭骨

在Rick Owens 義大利的家中,有兩個驚悚的裝飾品。一是父親收藏的槍支,小時候,他與父親的相處並不是十分愉快,當時他的母親也對父親放在家中的槍支感到十分恐懼,但如今,這些槍支卻成為了他對父親的懷念。長大後,他迷戀邊緣文化也曾有過一段墮落的黑暗時光,幸好每次危險之際,年長的Michèle 都及時為他撥打了911。之後,也是在妻子的幫助和建議下,他重新步入正軌並開始堅持健身。最讓人不解的是第二個裝飾品,那是從醫學院的拍賣會上競標到的頭骨,對於Rick Owens來說,那像是在提醒自己「一切皆空,自己的頭骨在未來的某天也會出現在別人的桌子上,所以抓住當下。」

Rick Owens 威尼斯家中的工作桌上擺放著從醫學院拍賣會上買進的頭骨。|photo via Mr Jean-Francois Jaussaud

七、收藏了很多來自日本的鳳凰雞毛

小時候他曾在父親地下室的圖書館裡,看到一些日本古老的鳳凰雞水彩畫,它們為了保護自己的羽毛,可以保持不受傷害的原始形態,通常生活在高處的棲息地上。凰雞是17世紀在日本雜交得出的品種,多年以來,他一直與日本一個農場保持聯繫,工廠會定期將掉落的鳳凰雞毛寄送給他。他將這些雞毛裝飾在自己隨處可見的地方,來時刻提醒自己「無限的可能性」,而這也是他在設計中堅持探索的東西。

日本的鳳凰雞毛作畫。|image via Ishii Tsuruzo

▌整理報導: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