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4

她說世界上不存在黑人,白人,黃種人|cacao 可口雜誌

從2012年開始,巴西藝術家Angélica Dass拍攝了超過4000人的肖像,他們來自17個不同的國家,27個不同的城市。她在白色背景上拍攝肖像,取其鼻子上的膚色與PANTONE色卡對應,所有的人,無一例外。這些被拍者,有的是排行榜上的富豪,也有乘船穿過地中海的難民,有的來自法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也有的來自巴黎當地一個避難所,有瑞士的學生,也有巴西貧民窟的學生。有新生的嬰孩也有將死的病人。各自不同的性別、信仰、身份。

這系列作品《Humanae》源自於Angélica Dass從小對於膚色與種族的思考。

我記得我在學校裡的第一節繪畫課,那節課很愉快有趣,可是我無法理解那支奇怪的粉色鉛筆。我是肉做的,可是我的皮膚並不是粉白色;我的皮膚是棕色的,但是別人說我是個黑人。 七歲的我被這些顏色弄得暈頭轉向。

我出生在一個多色的家庭,我父親是女僕的兒子,從他母親那裡繼承了巧克力色皮膚。父親被我現在的祖父母收養,祖母是一位女酋長,陶瓷般的皮膚、綿密的頭髮,祖父膚色則介於香草酸奶和草莓酸奶之間,伯父和堂兄也是這樣。我母親是巴西人,肉桂色加上一撮榛果和蜂蜜,她父親是牛奶混合重比例的咖啡,她的姐妹一個是烤花生般的皮膚,另一個更偏向煎餅的米黃色。

巴西藝術家Angélica Dass拍攝了超過4000人的肖像

所以膚色對我來說從來不重要。

而出了家門就發現膚色意味著別的東西。當我帶我表妹去上學,我常被別人認作是她的保姆;當我在朋友的聚會上幫忙料理,人們以為我是女僕;我甚至被當作妓女,只因為我和來自歐洲的朋友們在沙灘上散步。

當我去拜訪住在高級公寓的祖母和朋友們,我被大樓管理員建議不要使用主電梯,因為有著這樣膚色和頭髮的我,是不屬於這樣的地方的。

後來我跟一個西班牙人結了婚,但不是一個普通的西班牙人,我選擇的這個膚色如同曬傷的龍蝦。

一個新的問題開始盤亙在我腦海………

妳的孩子將會是什麼膚色?

於是她開始了這系列攝影項目《Humanae》,追求不帶偏見,用藝術的角度與科學的辯證,取真實顏色展現沒有種族這樣的東西。她認為人類的真正豐富性來自於細微差別和多樣性,不能僅僅使用三種顏色(黑人,白人,黃種人)來分類,這粗糙的分類,不可避免地導致人類有種族主義的陰險想法。

當每個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色號,黑人、白人、黃種人到底意味著什麼?我們都在如何看待獨一無二的彼此,是眼睛、鼻子、嘴巴、頭髮? 還是出身、民族、銀行帳戶、職業、性取向?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