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點讚、分享成為衡量思想及作品是否受歡迎的方式,對創作者來說究竟是福還是禍?|cacao 可口雜誌

當你是名創作者/藝術家,生活在當代和古代的區別在哪裡?答案是,在古代你得盡一切所能結交豪門貴冑,而在當代,你得讓社交媒體協助你完成這項工作(在此先不討論『豪門貴冑』定義的變動)。但凡你是名具有商業野心的藝術家,社交媒體就是分享藝術作品和創作過程的主要途徑,而這也意味著風險——你在那裡遭遇的種種狀況,都可能對藝術實踐產生負面影響。

在你興沖沖地於社交媒體上發表最新作品,卻只獲得寥寥數則回應或讚聲,那是什麼滋味?面對現實,一頭冷水澆下來,你就算不對自己感到懷疑,興奮感肯定也是大打折扣。從不自我懷疑的是庸人。等等,這是說讓藝術家知道觀眾的反應不好嗎?有那麼多藝術家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呀——你可能這麼想。質疑是對的,但事情遠沒那麼單純。

演算法

你肯定不只一次看到創作者抱怨觸及率的問題了,但撇開越改越奇怪的相關機制,選擇在一天、一週的哪個時間點發文,都會影響到貼文內容的普及程度,要是當天爆出什麼大新聞,那可就嗚呼哀哉了。亦有人指出,一篇貼文能否得到足夠的注目,取決於甫上架時,其他使用者的反應——倘若他們選擇匆匆略過,這篇貼文便很很難接觸到你的潛在觀眾。換句話說,你甚至無法確定那些按讚的觀眾,是否對你的內容感興趣。

媒體消費習慣改變

社交媒體,因其視覺媒體的屬性,而對多數的藝術家不可或缺。但由於每天都可能有成千上億次的更新,它的消費速度極快,觀眾得在極的短暫空隙決定是否喜歡其中的內容。這也意味著,越能快速消化的作品,越容易受到青睞,否則就只能是驚鴻一瞥。但不是每個藝術家都想製作簡單易懂的作品,有些概念先天便不是如此,更適合在畫廊、美術館、藝術家個人網站上觀看。後三者的共通性是,他們留給觀眾足夠多的時間。

在社交媒體上迴響不佳,不代表是壞作品。但要挑出一件可能博取眾人目光的作品,需要觀察趨勢,以及仔細思考的過程,內容才可能在茫茫網海中脫穎而出。注意,只是可能。但對藝術家而言,假如那並非自身定義的「最好的作品」,高關注度反而會帶來困惑和沮喪。

「點讚」其實意味不明

把觀眾的反饋簡化為「點讚」的數量是件弔詭的事,那等同於以網路聲量來決定這件作品好,那件作品壞,或是受歡迎的程度。但說到藝術,比較豈是那麼容易的事?其次,「點讚」這行為其實什麼也沒告訴以我們——觀眾為什麼喜歡一件作品,只有天曉得。儘管留言、評論的功能多少能補上它的不足之處,但無可否認的是,在絕大多數網路使用者心目中,那是次要的,遑論還有多少機器人、無意義回覆、詐欺釣魚網址潛藏其中。

而除了作品內容,如付費廣告,有無品牌行銷團隊做幕後規劃,社交媒體經營策略也決定了一名藝術家能爭取到多少追蹤者,但這又回到了老問題——為什麼藝術家希望與觀眾取得某種程度上的聯繫呢?雖然我們在前言寫,只要稍具商業野心都會那麼做,但基於虛榮或是分享的心理也是有可能的。比起數字,就內容做互動似乎更加重要,而那既是買家收藏作品的理由,也激勵著創作者進行創作。

Photo via Medium

變相成為馬克.祖克伯的打工仔

免費的社交媒體平台,意味著你的數位行蹤沒有隱私,它們以此向你發布廣告,而你更為平台創造價值,如果沒有人源源不斷的供應內容和互動,鬼才用社交媒體呢。藝術家,或任何關注數位隱私和財富差距的人,可能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很尷尬的是,即使你不想幫祖克伯打工,或讓來路不明的公司團體向你兜售不需要的商品,在當今世界中你仍然無法不依賴科技鉅子們建構自己的生活。

藝術家兼職小編

媒體消費習慣改變,讓品牌經營策略也變成藝術家的工作內容之一,搞不好某天你會意識到自己更忙於自拍,為生活中雞毛蒜皮的小事做紀錄,或者是安排發文時間、與其他使用者進行互動、回覆追蹤者的留言,總之,就是這些事情環繞在創作周圍。不要懷疑,小編是份正職工作。

假如你對管理帳號無所適從,最好的方式是設定目標和界限。每週只更新固定數量的貼文,每週一次或兩次,在有限的時間內與其他相同領域的使用者互動。給社交媒體保留時間,有利於騰出真正的空檔,且不會產生自己彷彿做得還不夠多的錯覺而感到困擾。與人互動能促使大腦分泌多巴胺,但重點是,你必須認識到這種形式的互動,是如何影響到自己的心理。

自我與公眾形象的模糊

管理社交媒體不僅需要意志力,藝術家也必須明確區分自己在社交媒體上所扮演的角色、現實生活中的身份、以及創作事業之間的界線。決定如何在社交媒體上呈現自己,是種有意識的選擇,個人平台要更多用於活動宣傳或行銷,還是像個朋友一樣和追蹤者們相處,抑或是因應不同的需求拆分帳號,其中一個專門關注創作實踐,不在那裡透漏更多與家人密友相關的私事,這些都是你可以決定的事情,在單一帳號中尋找最大規模的受眾是項迷思,並不適合所有人。

Photo via Artsy

社交媒體讓人自覺不足

無論你是初出茅廬,又或者薄有名氣,你永遠能在社交媒體上發現看起來比你更成功的藝術家,某某某才氣比你高、事業比你成功、品牌經營比你更加游刃有餘、創作更受歡迎——種種,都讓你覺得不夠格稱自己為藝術家。這是使用社交媒體無可避免的感覺,但如果你發現那樣的競爭心理對自己有害,請取消追蹤讓你感到焦慮或不足的人。當每個人都將社交媒體視為自我宣傳的槓桿,所透露的資訊只會是他們希望你看見的——酷、成功、充滿價值感,但現實面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像他們自我呈現的那樣完美,完美只會是人設及品牌形象經營。

社交媒體毛病這麼多又不能不用,該怎麼辦?

Photo via Maine College of Art

取代傳統曝光途徑的社交媒體有利有弊,對於長時間獨自工作的創作者而言,在網路上能找到的聯繫無異於一扇對外的門戶,甚至救命繩索。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地割捨社交媒體,但你可以做點什麼來改善這種狀況。

首先,你可以在作品公開發表前,預先保留一段冷卻時間。在接受外界的評論或批評以前,先堅定自己對作品的看法,對藝術家而言格外重要——尤其在你進行新的實驗或嘗試的時候。其次,重新啟用老派的曝光管道,如個人網站、個人時事通訊、現場展演,讓觀眾有足夠的時間沉澱審視作品,而不是兩秒鐘後便被其他事情分心,而藝術家在這些管道中通常也享有更多的控制權,更有機會得到健康的反饋。

當然,如果有一個功能接近社交媒體,設計上卻不傾向於點讚數和追蹤者數量,而是專注於作品,更接近策展形式的平台那會更好,不過鑑於那明顯違反當今媒體消費習慣,短期內恐怕還不會發生,但讓藝術家和觀眾意識到社交媒體可能構成的挑戰卻很重要,假如我們仍賦予「分享作品」這件事更加積極的意義。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