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2-05-26

沒有規則的角落風景:《潛存說-那些不會時刻為我們所察覺的》從觸、聽和視覺喚起心靈感性的聯繫|cacao 可口雜誌

即便你沒讀過《追憶似水年華》,肯定也對普魯斯特在一塊小小的瑪德蓮蛋糕上大作文章略有耳聞,是香氣一下子召回了作者束之高閣的舊時回憶。同理可證,接受外界刺激的感覺器官如聽覺和觸覺,也能有相同的效果。因為記憶,正是過去的活動感受的累積。

普魯斯特當然是影響力深遠的小說家,但策展人王叡栩認為,他其實是透過書寫,做和藝術家相似的事情,「普魯斯特在寫畢《追憶似水年華》後,方意識到他真正的創作才正要開始,我想他花費那麼多時間,其實是在尋找開始前的『開始』。我想每個創作者都是這樣,一直做著看似徒勞,耗費生命的事情,但其實都是在尋找一個開始、一個時刻。而正是那些時刻,能撼動心靈,觸發自身與他者的感知。」

《潛存說-那些不會時刻為我們所察覺的》正是個關於感知的展覽。該展將呈現王德瑜、王榆鈞、劉文瑄,這三位創作形式迥異,但均在作品中處理各種感知的藝術家的新作,分別從「觸-動」、「聽-音」、「視-觀」覺出發,觀眾將在藝術家的創作實踐中,慢慢的積累微小知覺的存在,透過每位藝術家自成一地的空間裡,構築心靈感性聯繫的開放場域。《潛存說》自即日起至2月26日,於台北TAO ART展出。

《潛存說》的構想,來自於策展人王叡栩自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人類理智新論(上)》獲得的啟發,在該書中,萊布尼茲反對洛克(John Locke)於其著作《人類理解論》中對心靈的見解,洛克認為人類的心靈是塊白板,有賴後天的感知感覺塑造,萊布尼茲則將心靈描述成石頭,表面上平凡無奇,一經鑿刻便能發現深藏其中的紋理,而那可能是內嵌於每個人心靈中的天賦或者原則,只是並非人們時刻所能察覺。

「那可以是你小時候見過的場景,甚至胎內記憶,它們會在偶然情況下,被忽然地提取出來。普魯斯特用裝著意識、記憶、情感的真空玻璃罐來比擬那樣的狀態,而人的成長就是不斷往身後扔玻璃罐,那不是丟了,只是沒回去審視而已。當你回頭看見它們,就是玻璃罐被打開,鮮活的意識、鮮活的記憶湧出時刻。」

王叡栩強調,《潛存說》也是個權力下放的展覽,不鼓勵觀眾去閱讀或臆測藝術家的動機,三個代表不同感知的展間,亦可自由排列組合。借用普魯斯特的意象,便是玻璃罐不會只因為單一感官而打開,而是感官的疊加,「所以我會說,真正能誘發出什麼的其實是『關係』。你在不同的展間中穿梭,結構起來的關係,才是《潛存說》的主體,藝術家、作品、策展人、展覽場地只是其中的元素,因為只有關係才能真正影響到你,才能真正喚起心中那不會時刻為我們所察覺的意識、記憶與感受,這也是我對於展覽本質的思考。」

藝術家的追求,在作品完成時便已經完成了,觀眾的任務不是找尋藝術家所面向的那一面,而是透過作品去找出自己身上經已遺忘的東西,「這也是做展覽有趣的地方,如果觀眾只得到一個答案,那展覽就不是展覽,而是教科書或圖表。想在展間停留多久,要不要走遍展間每個角落,都是種選擇,你可能從中帶走一些具有個人色彩的東西,撿拾屬於自己的碎片,拼出屬於自身的感知圖像,而那絕對不會和其他人相同。因為,那只跟你自己有關係。」

王德瑜〈No.102〉, 2021
王德瑜〈No.102〉, 2021

王德瑜的「觸與動」:擠壓與鬆緩之間

在觸、聽、視三種感知中,觸感是最具物理性的存在,擅長在空間中創造空間、現地製作的王德瑜,透過觸覺來激發感知,用去規則的形體解構理性與語言的可預測性。〈No.102〉的概念是基於花瓣的多層次包覆,透過袋型的空間裝置,讓觀眾彷如步入迷宮,接受作品的擠壓也擠壓作品,用直覺產身共感,藉由物質的觸碰,撼動感知的不可觸動,量度內心的抽象潛能空間,當想像和體感結合,來召喚出那些最微小的的情感或是不明所以的狀態。

王榆鈞〈薩烏薩德 Saudade〉, 2021

王榆鈞的「聽與音」:倒退走,慢慢與自己道別

王榆鈞或許是《潛存說》展覽中最特別的一位創作者了,儘管過去她便遊走於不同領域,卻是首次於展覽場域,結合影像、聲音與空間進行創作。作品名稱〈Saudade〉源自於葡萄牙語,是個不可翻譯的詞彙,意指對失去的人事物,抱持著一種悲喜交集的情感狀態,「Saudade於我難以言喻的情感,不只是人對人的愛而已,也包含對生命的詮釋,對自然的感懷。」王榆鈞說。

這次做展覽作品讓她有很強烈地感受到,創造出一個可以讓觀眾主動性參與的作品,與跟做音樂單純只有聽是很不一樣的。「或許這也是展覽的迷人之處,觀者必須走進來這個空間,是有身體感的。在傾斜的木板上,意識到『走』,感受到一種晃動……。」當我們參觀時,可以依著聲音的方向性,在清透的玻璃上看見自己的身影,或是在黑暗裡尋著光,「無論路多麼長,向著光走,憂傷或者喜悅。」王榆鈞在展覽現場與我們聊著那無以名狀的思緒。

在這次展出中,王榆鈞以過去拜訪位於法國和西班牙邊界的波港(Portbou)的班雅明紀念建築「Passages」隧道的經驗進行創作,在該支影片中,你會看到王榆鈞身影拿著相機,一面哼唱一面走向隧道的盡頭,觸及終點時卻沒有轉身,而是倒退著走出。策展人王叡栩如此形容這整個過程:「榆鈞當下以為她用聲音繪測的是空間,走出來才發現繪測的其實是生命,她自己的生命。她後來跟我說,生命好像就是慢慢地與自己相遇,不要轉身,再慢慢地跟自己告別,這讓我很感動,鼓勵她把這段影像拿出來呈現。」

「走這個隧道大約四分多鐘,對我的衝擊卻非常非常大,一直影響著我,包含此刻。」王榆鈞表示:「木心有句話是,『創作是一種磊落的隱私』,我覺得Saudade就是自己生命狀態的詮釋,在不同的聲音和影像裡面,都記錄了每個時序當下很真實的我自己,這些感情感受都很真實,是一種赤裸的狀態。」可以說,〈Saudade〉召喚出藝術家身體裡趨近狂喜卻未滿、觸及憂傷又未達,將⽣命的光景匯聚於⼀瞬間,難以⾔喻的那些,並以不可視的聲符消解語言的僵固性,讓音成為「轉瞬-永恆」的載體。

王榆鈞〈薩烏薩德 Saudade〉, 2021
劉文瑄〈白噪音・寂靜〉, 2021

劉文瑄「視與觀」:是命定也無終點

在三種感覺裡扮演著「視覺」的劉文瑄,係以自由的塗畫(Drawing)狀態切入藝術創作,善於重構平面繪畫。本次作品呈現的是藝術家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有趣的是,近年藝術家較多關注於其他創作面向與系列創作,直到接受策展人的邀請,再一次與它重新對話,並產生新的對話關係。劉文瑄藉由無數自由流動的線條,表現內心世界若隱若現,彷彿塵埃般持續影響著我們的東西。

她認為每一粒塵埃與每一回的落下就像是命中注定,也像是永無止境重複,虛空的塵埃處於可控與不可控之間的差異,透過重複指涉的時間,點點降落至平面,再層層墜落至空間,穿越二維平面降臨至另一個三維空間,最終著陸於心靈中,內觀讓那些「存在-虛無」的不可覺察。

劉文瑄〈白噪音・寂靜〉, 2021

《潛存說-那些不會時刻為我們所察覺的》

策展人:王叡栩 |藝術家:王德瑜、王榆鈞、劉文瑄

日期:即日起至 2022年2月26日 週二至週六 上午11 時至下午7 時

地點:TAO ART(台北市內湖區洲子街79-1號8樓)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