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09-25

他們的防疫生活(4):陶藝家與茶人,一樣每天待在家捏土,一樣茶人大多不怕孤獨|cacao 可口雜誌

去年台灣新冠疫情的超前防疫,讓台灣一年多的時間免於國際疫情爆發的恐慌、沒有像國外進入長時間居家隔離的考驗。或許是這樣戒備心鬆懈了,但更多的是病毒的變種難揣測,讓五月中的台灣也進入疫情危機。在人心惶惶的此刻,我們邀請可口專欄作者們,分享他們在疫情期間的生活樣貌,讓帶點焦慮的我們有些生活參考,或是鬆弛緊繃的心情。

陶藝家王怡方與茶人簡瑋婷兩人各自怡然自處的防疫生活,讓可口想到智利導演邁特.阿爾伯迪(Maite Alberdi)2014年拍攝的記錄片《下午茶時光》(Tea Time)。片中紀錄五位70多歲的老太太,把每月相聚一次的下午茶堅持了60多年從未缺席,導演花了五年時間跟拍找到了答案——這遠遠不只是喝茶,而是跟你所愛的人一起共度,分享那些驚奇又或是平淡的生活。在流逝的時光裡,下午茶是她們之間友情的加油站。為什麼會想到這部紀錄片?王怡方與簡瑋婷感覺無差別的生活、她們「一樣」的日常,彷彿就像紀錄片裡說的堅持;與之共享共度的不是有形的人,而是無形的器物與茶。

══════

══王怡方:每天每天還是捏著土══

發現我的日常其實就是居家防疫,一樣每天待在家捏土。只是看到大家努力耍廢,好像不能太認真工作,所以花了三天三夜整理手機中超過四萬張的照片,發現自己拍了一堆石頭,為它們創了Instagram 小帳 @note_of_rocks 。

花了一個下午整理衣櫃,想清掉很久沒穿的衣服,那些去玩的時候穿的洋裝、參加誰的婚禮穿的花裙、已經破破舊舊的工作室牛仔褲,還是捨不得丟呀,一件一件又掛回衣櫃。

邊捏土邊追日劇,這幾天在看坂元裕二編劇的新戲《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每天花一分鐘練習用最快速度念完日文劇名,おおまめだとわことさんにんのもとおっと,好饒口調皮的劇名呀,看到裡面女配角不太重要的一句台詞:「你比較喜歡埴輪(はにわ)還是土偶(どぐう)?」,找出塵封已久的《日本の美術》雜誌複習了一下跳舞的人形埴輪跟遮光器土偶,是不是終於有空能拿土來捏捏看呢?

要說最難忘的,應該是那天早晨,一向覺得做飯很浪費時間的母女倆,放下手邊工作為午餐備料,三人份的涼拌小黃瓜,媽媽洗了快二十條,似乎是想要一口氣準備好接下來幾天的小菜,我負責拍打壓碎、撒糖鹽攪和、細細切著蒜末,小黃瓜的味道在陽光依舊普照的週日新鮮地充滿朝氣,想到很小的時候,曾經和媽媽一起捏著漢堡排的時光。

當然,每天每天還是捏著土,慢慢完成六件茶碗五隻壺,我能做的,就是用好的能量產出更多能療癒人心的器。

最後還是要說,辛苦了所有第一線的醫療人員,很感謝有你們。

關於專欄作者:王怡方 EVON WANG CERAMICS

ものづくり,做東西的人。

日本多摩美術大學院工藝專攻陶碩士畢業。為了搞懂這個世界,或是自己,在東京手持啤酒,跟陌生人聊天,開始了陶土寫生計畫。

延伸閱讀:王怡方專欄7)|四月春日天,在森初.moricasa art 的個展與花見茶會


══簡瑋婷:疫情後,人人也總能成個夢想家,白日夢想家══

2020各國疫情最嚴峻的時刻,馬來西亞作家范俊奇寫過一篇很美的文章,揣度著疫情後人們會不會「不微笑、不擁抱⋯⋯夢想自動枯萎了下來?」並在心中默默企盼著到尚未去過的遠方走走,到禾浪翻飛的象嶼山,到池上見見一條素未謀面的河。

曾經以為可見的未來內,天涯咫尺的景況不會改變,無論相距多遠一張機票都能跨越。沒想突來的疫情,使得散居各地的親友感慨山河萬里,燈寒夢遠。隨著各處封城,在不得不認真與自己獨處後,大家也才驚覺原來最是相愛容易相處難的,是自己。

茶人大多不怕孤獨,善於孤獨,疫情家居最佳的良伴莫過於書、茶、酒,再加點運動。董橋先生當年從南洋來到台灣求學,帶著一扎恩師送上的詩稿,隨著歲月,在添上幾卷家書,成了自己的人生錦囊。仕途顛簸、意志委頓時讀上一讀,總能捎來幾絲寬慰。這次困居在家中的時刻,添購了不少書籍,董橋、梁實秋就是我必備的防疫錦囊。工作之餘的時光,翻讀兩位先生的散文小品,謄寫筆記順道練字;下午泡席茶給自己,傍晚做做瑜伽,晚餐後獨酌兩杯,少了不必要的揖讓酬應,生活算是恬靜舒心。

其實這場疫情堪稱潛能開發,看看一個個被疫情逼上梁山的朋友們,我想這段沈澱過後,大家都會好好的。讀過一篇文章,講述孩子的天性都是任性和怠惰的,真正的好媽媽,得有點狠勁。或許天父亦然,一場災難,把大夥逼成了廚師、畫家、作家…再不濟,也總能成個夢想家,白日夢想家。

photo by Ding Dong

關於專欄作者:簡瑋婷

習茶逾十年,愛書愛茶也愛酒,雙重人格的摩羯座。在茶和閱讀裡靜心內省,在酒裡潛能開發。

延伸閱讀:簡瑋婷專欄(10)|《茶客》- 讀梁實秋〈客〉看茶席禮儀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