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現代主義:是建築風格,也是對建築形塑人類生活能力的反思|cacao 可口

熱帶現代主義(Tropical Modernism),顧名思義,就是具備現代建築的極簡美學,同時又針對熱帶氣候及環境條件調整的建築風格。

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不過,倫敦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卻在今年用了時長半年的展期來探討它。展覽「熱帶現代主義:建築與獨立」(Tropical Modernism: Architecture and Independence)的動機,一方面是因為將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帶往印度及西非殖民地的正是英國建築師,二方面也是在人類社會面臨氣候變遷衝擊的當下,思索熱帶現代主義的應用可能。

Photo via V&A

你可能已經知道,現代主義建築有所謂的「形隨機能」的說法,當時的建築師呼籲功能是首要考量,拋棄造作或過於繁瑣的裝飾,將建築結構簡化為最純粹的形式,直接訴說表達其理念;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主義建築經常遭人詬病千人一面。而熱帶現代主義,則在保留前者純粹美學的同時,嘗試解決熱帶地區炎熱潮濕氣候的侵襲。你會留意到,這些建築通常以木質色調為外顯及內裝,空間開放,且擅於屏蔽陽光,於室內製造製造陰涼的感覺。

20 世紀 40 年代,英國建築師珍.德魯(Jane Drew)和馬克斯威爾.弗萊(Maxwell Fry) 率先提出熱帶現代主義這一說法。就和許多在30 年代接受建築教育的建築師一般,兩人視由納粹德國帶動的,搖擺在古典及實用路線的風格為畏途,認為線條簡單的現代主義才是建築未來的方向。

Photo via V&A

1940年,英國通過《殖民地發展與福利法案》,每年撥款予各地殖民地進行公共建設及設立教育機構,當時長駐在西非的德魯及弗萊因此有了大顯身手的機會,他們陸續為黃金海岸、奈及利亞、甘比亞和獅子山等地的殖民地政府提供都市計畫建議,將西非變成新型態建築風格的大型實驗場。

然而,儘管二位建築師均清楚意識到因地制宜的必要性,但他們也認為熱帶現代主義可以泛用於一切熱帶地區——毋須將文化差異納入考量,順帶一提,熱帶地區約佔全球面積40%。隨著二戰結束,殖民建築風格的熱帶現代主義卻也未在各前殖民地遭到拋棄,反而反映了這些地區或國家在走向獨立的過程中建築的演變;通過讓當地建築師參予進興建規劃,或根本服務於政治目的,建築成了新秩序的象徵。

Photo via V&A
Photo via designboom
Photo via designboom

作為歐洲人的發明,現代主義建築難以不與帝國主義聯想在一起。但正如前段所言,前殖民地如何適應現代主義,也呈現出權力與自由、現代性與傳統工藝之間的拉鋸。也許最為諷刺的是,「進步與發展」的口號,自殖民統治走向獨立時代從未停歇,而在許多時候,我們無法真正辨明建築指向何方。

如2017年,印度摧毀了位於新德里現代主義標誌性建築「萬國館」(The Hall of Nations),該館建於1972年,旨在慶祝印度獨立 25 週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如此形容該座建物:「建成於一個對未來抱持無比樂觀的時代,對印度社會而言,具有建構新身份的開創性價值。它既是建築傑作,同樣意義深遠。」在2015年印度政府宣布拆除原建築重建時,一度引來現代藝術博物館與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遺憾的是,那無從改變擅於操作民族主義、好大喜功的時任(也是現任)總理莫迪的決定。

Photo via Scroll.in
Photo via Times of India
Photo via cnbctv18

必定有人宣稱歷史不該成為升級基礎設施約束,又或者新建的會議中心Bharat Mandapam更能代表現代印度,無論你對這樣的主張是抱持支持或反對的意見,真正觸及核心的思索,必須是針對建築形塑人類生活的能力的反思。

我們是誰?我們如何思考現代性問題?為何在同一處地區生活?那是建築提出的挑戰,而你我無法不去作答。

▌企畫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