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自我邊界:個體和群體差異的核心要素|cacao 可口雜誌

自我需要一個邊界(Boundaries)。即使是最原始的生物也有一個物理邊界(皮膚或其他形式的膜)來區分內和外。這種區分使得感官刺激得以處理,營養物質得以吸收,廢物得以排出。這樣的邊界實在地定義了個體。作為個體的自我,我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我們不僅注意到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還能夠做更多,我們感受這些事情,並對之進行思考、記憶、計劃、夢想、想像、創造,所有這些都需要用我們的心智探索真實的或腦中的環境。因為我們都被束縛在自己的身體裡,所以我們最終擁有了不同的思想和個性。

gif image by Giphy

所有的心理學只有一個核心問題。「我」在哪裡?「我」從哪裡開始?「我」在哪裡停止?「他者」從哪裡開始?——心理學家James Hillman

觀察個性差異的一個有趣方法就是圍繞著這個「邊界」的概念。已故的心理學家與精神病學家Ernest Hartmann斷言,每個人都可以用一個從厚到薄的邊界光譜來描述。用他的話說就是:有些人給我們的印像是非常堅實和組織有序的;他們讓萬物擺放在適當的位置。他們防守嚴密。他們看起來很僵硬,甚至全副武裝;我們有時稱他們什麼都不怕。這樣的人有非常厚的邊界。另一個極端是那些特別敏感、開放或脆弱的人。在他們看來,事物是相對流動的。這些人的邊界特別薄。我認為,或厚或薄的邊界是看待個體差異的一種廣泛方式。

他得到這一觀點的過程很有意思。在20世紀80年代,他對做噩夢的人進行了研究,發現他們很容易回憶起其他生動多彩的夢,即使這些夢不屬於噩夢。在他看來,這些人特別敏感、脆弱或富有想像力,而其他人則顯得更堅定、堅忍或堅韌不拔。他懷疑薄邊界人與厚邊界人之間存在真正的神經生物學差異,並開發了他的「邊界問卷」,以獲得更多的了解。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至少有5000人參加了邊界問卷調查,有100多篇相關論文發表。結果,分數呈鐘形分佈(正態分佈)。女性得分明顯比男性「薄」,而老年人得分略「厚」於年輕人。特定的職業似乎也能吸引特定邊界類型的人。得分較「薄」的人主要是藝術家、音樂家和時裝模特兒,而得分較「厚」的人通常是海軍軍官、銷售人員和律師。

gif image by Medium

邊界和感覺

邊界不僅僅是在衡量內向或外向、開放性或封閉性、親和性或敵意,以及任何其他人格特徵。雖然人們已經發現,邊界的薄度與經驗的開放性(五類人格維度之一)密切相關,但許多研究者發現,邊界是一個更廣泛的衡量標準,因此也更有趣、更有用。

邊界允許對任何人在這個世界上的行為特徵進行評估。刺激在多大程度上是被擋在外面或允許入內的?一個人在多大程度上是僵硬的還是靈活的,是冷漠的還是易激動的,是獨立自足的還是敏感的,是封閉的還是開放的?

這些術語不可避免地會喚起知覺,即,自我的感覺基礎。儘管笛卡爾認為「我思故我在」,但當代科學的觀點是感性的,也就是「我感故我在 」。因為意識來自於感覺的存在,而且如果沒有一個有邊界的身體,感覺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自我必須建立在感覺的基礎上。

感覺的視角

道德判斷和政治偏好如何根植於情感的核心以及其他因素,如對秩序的偏好程度、將他者視作與自己相似還是不同的傾向,甚至一個人的厭惡感的強度(那些容易感到厭惡的人更傾向於保守主義)。

厭惡感為厚邊界/薄邊界二分法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洞察。本質上,厭惡是一種無意識的反應,目的是快速有效地將自己與有毒、不安全或令人討厭的「他者」拉開距離。邊界相對較厚的人更容易注意到不熟悉的東西,並對其做出反應、產生懷疑,而邊界較薄的人更容易注意到自己和他人之間可能存在的相似之處。不出所料,也許,許多研究已經得出了細菌恐懼症和仇外心理之間的關聯。

gif image by Emlii

互相鄙視的邊界類型

人們不可避免地認為自己的邊界類型是可取的,並傾向於貶低與其他類型相關聯的品質。邊界薄的人可能認為自己令人興奮、富有創造力、有創新精神,而認為那些邊界厚的人沉悶、死板、缺乏想像力。另一方面,邊界厚的人可能認為自己堅定、可靠、堅忍不拔,而認為那些邊界薄的人脆弱、飄忽、不可靠。

這些差異瀰漫於社會的方方面面,影響著人們對什麼是合法的、公正的、有價值的、藝術的、有趣的、可取的等等的看法。人們很少意識到自己潛在的自我意識所產生的巨大影響。我們大多數人都戴著眼罩。我們最好接受一點成熟帶來的智慧,正如敏銳的人際關係觀察者Billy Joel 所言:

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是不同的灰色陰影

發現的越多,我知道的就越少

沒有彩虹照在我身上

灰色陰影就是我看到的顏色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