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江仙亘專欄(22)|尊重與獨立:Martin Margiela 、水龍頭和鏡子|cacao 可口雜誌

兩個極端的泡泡——專屬成人的奢侈菁英階級以及尚未被社會群體認可並接納的孩子們。

1990年巴黎春夏的時裝秀,一位來自比利時的時裝設計師Martin Margiela,前衛的風格打破奢華的時尚氛圍,他跳脫在同儕之間競爭高端精緻的秀場,來到巴黎郊區的一個空地。當他知道這片空地是附近社區小孩平常遊戲的空間,主動和孩子們溝通尋求他們的意願出借空地成為秀場。在獲得孩子們的同意之後,他也邀請孩子們畫製當季時裝秀的邀請卡發給來賓。

在時裝秀演出的當晚,沒有貴賓預定座位,所有人都是平等,包括孩子們在其中,大家打赤坐在地上看秀,也看見孩子們和模特兒一同演出,這位設計師所做的並不一定是業界中最受歡迎的創舉,但我看見了他對於「人」的尊重,尤其是分別在社會兩個極端的泡泡——專屬成人的奢侈菁英階級以及尚未被社會群體認可並接納的孩子們。

Martin Margiela 1990 S/S |photo by Martin Margiela
Martin Margiela 1990 S/S |photo by Martin Margiela

生命的開始到結束我們都不斷的在挑戰自己成為「獨立」的人。

從今年九月開始,從模特兒轉職到幼教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和十幾個不到三歲的孩子們,從週一到週五每天七個半小時的相處。我雖然不是班級的主任老師,但多多少少對每個孩子也有些認識,明白他們的個性以及各自的發展階段。不論是哪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成為獨立的個體,從人生命的開始到結束我們都不斷的在挑戰自己成為「獨立」的人。

我每天在學校面對這群不到三歲的孩子們,在他們的生命歷程中漸漸開始意識到他們可以離開照顧者成為「自己」,能夠自己走路、自己吃飯、自己穿衣服、自己上廁所,在最短的時間內他們想要認識這個世界,並且渴望被接納成為社會中的一員。在教室裡,我常常靜靜觀察每個孩子流動的方向,在他們接受「成為獨立」過程中所遇到的挑戰給予僅僅需要的幫助,尊重他們自主獨立的空間。

反思獨立和成熟的定義,放慢速度跟隨小孩。

當我開始和孩童開始工作時,也漸漸反思獨立和成熟的定義。一個三歲不到的孩子,我如何敏銳他當前的發展需要,並且預留他現階段可以展現獨立成熟的機會,表現對他個人的尊重;而不是看在他可能走路還是跌跌撞撞,或者容易因為情緒起伏而哭鬧,以我的見解幫他解決問題以便快速達到社會所期盼的結果。

即便將來他們長大忘記這些片段,但他們心裡的記憶會反應到內在的價值觀或者外顯的行為。

相較於直接引導的方式使孩子明白什麼是獨立,如果能塑造適當的環境間接的讓孩子們體會並自主挖掘獨立的可貴和意義,更能鞏固每個個體的獨一性,形塑出他們特有的個性和釋放隱藏的潛能。但其中,我一直對於教室的廁所設備感到沮喪。當孩子們洗手,水龍頭設置的高度顯然已經高於多數孩子們的肩膀,按壓水龍頭的開關,連我都需要使力才按得下去。於是,每次孩子們洗手,都得要成人的陪同和幫助才能夠完成,也常常洗到兩條袖子濕透,妨礙到他們一整天的活動和清潔。

廁所裡也沒有鏡子,如果孩子們臉上有沾到顏料或者食物,都需要成人的協助擦拭乾淨。當我主動向孩子們提出幫著他們擦拭臉上的髒污時,通常他們都拒絕,因為他們只想要繼續手邊的活動或者感到困惑,在某些必要的情況下,孩子們都是半遷就的狀態下接受我的幫助,但這已經偏離使他們達到獨立的軌道,這樣上對下勉強的動作,即便是出自於我的好意,也可能在無形中打擊他們的自信和對身體自主的認知。即便將來他們長大忘記這些片段,但他們心裡的記憶會反應到內在的價值觀或者外顯的行為。

這幾年在時裝產業廣大發聲,對於身體自主以及身體意象的尊重和重視,可以看見許多大型品牌的廣告漸漸加入多元體型、年紀、族群,來鼓勵每個人主觀的審美和自信。當我把這樣的想法帶進教室中,著手預備更完善的教室環境,來呼應孩子們此階段的發展需求,勢必要提出和其他老師討論,雖然這已經超出我的任職權限去干預教室設備。此後,學校派人來降低水龍頭的高度,也加裝一片鏡子在廁所裡。

完工那天,有個孩子畫畫完將手上的顏料抹的全臉都是卻渾然不覺,當我帶他到廁所的鏡子前,他開始慢慢地學自己擦臉,這一個機會讓他開始摸索解決問題的方法,主動要求更多水來沾在紙巾上以便清潔,當他獨立將整臉清潔乾淨時,他看著鏡子露出滿足的微笑,意識到自己身體或者自我形象的價值。

尊重人的自主學習,培養面對未知也願意勇於嘗試的信心。

其實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在旁陪伴他直到結束。雖然是早已預備給他的教導,他卻覺得是自己找到答案;這些自主學習的經驗一點一點累積起來,也鼓勵他將來面對新的挑戰時,即便未知但他也願意抱著信心勇於嘗試。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Podcast:仙仙小雪講電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21)|「仙仙小雪講電話」Podcast開播:藝術、時裝、幼教跨領域對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