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1-09-25

宇宙中的所有秘密,Zimoun都想找出來聽:我仍然覺得幾個小時前,我才進入巨大而有趣的世界|cacao 可口雜誌

作為當下聲音藝術最為活躍的人物之一,瑞士藝術家茲莫恩(Zimoun)擅長利用日常生活和工業用途中的材料:紙箱、紙袋、舊家具、直流馬達、電線、麥克風、喇叭、通風機等,並通過基本的機械原理,如旋轉、振盪、擊打,使材料處於持續的運動狀態,重現曾出現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中,習慣卻被忽視的聲音。作品曾來台展覽過,對於熱愛聲音藝術及裝置藝術的人來說並不陌生。去年十月與高級製錶品牌積家(Jaeger-LeCoultre)合作年度主題,創作全新聲音雕塑(sound sculpture)作品後,即開啟環球巡展之旅。他曾在受訪時提到對建築學很感興趣,他以聲音創造空間,也以聲音用某種方式在所處的空間做為互動。通過聲學方式進入和探索,就像在建築物裡走來走去。

運用積家錶腕錶零件夾板的初胚金屬原料,做了裝置創作全新聲音雕塑1944 prepared dc-motors, MDF panels 72 x 72 cm, metal discs Ø 8cm by Zimoun, 2020

長期以來,茲莫恩維持著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傾聽、收集和存檔各種聲音的習慣。這些聲音來自工作室中的實驗、已實現的作品和在其他各種情境錄製下的物理聲音。它們催生了大型聲音裝置之外更為難得一見的音樂藝術。

2005年作品《 24 Sound Contributions in Automat》每個自動裝置都對應著提前錄製的一位聲音藝術家的作品。他將喇叭膜片分別固定於24個自動裝置後,當它們處於原始狀態時,可以聽到24種聲音同時播放所形成的輕微柔和的混聲。觀眾也可以自行選擇打開一個或幾個格子,觸動放大音量的光傳感器,你能更加清晰、真實地聆聽一個格子背後的聲音。

他曾提到,自己每次創作都從會特定的展覽空間出發。首先是思考如何利用這一空間的可能性:是作為一個新創作的主體、或是作為後者的一個元素?隨後,在這一特殊的情境下,呈現什麼樣的作品才有意義?它決定著使用何種材料或直流馬達,以及相應的物理運動、行為或聲音。接著便是挑選小而單一的元素,開始試驗、製作,並在這一過程中不斷更新原型。

24 Sound Contributions in Automat by Zimoun, 2005

在早期作品中,茲莫恩曾將寄生在一塊被剝落的書皮上,的25隻蛀木蟲作為天然的發聲器,並通過一隻麥克風,放大了這些微小、隱蔽的聲音。與白蟻或螞蟻等遵循集體邏輯的動物不同,蛀木蟲蟲並不會表現出任何群體行為。每隻蛀木蟲都會在當下發出一種獨特的聲音序列,匯集成層次豐富的、無調性的混聲。

這一系列系統性的實驗創作並非來自科班訓練。自小時候起,茲莫恩便對聲音、音樂和一系列由視覺實現的創作很感興趣,並嘗試著探索各種聲音、演奏樂器、在聲音藝術中加入繪畫、卡通、照片等視覺元素。

在受訪時,他曾提到自己對於聲音最早的清晰記憶,來自祖父母家的一台老舊的煤油電熱器。他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擁有自身個性的機器,除了巨大的機型本身,電熱器產生的聲音和氣味也令人感到興奮。當這台老舊煤油電熱器它開始工作,整個空間似乎都在震動,伴隨著強烈的嗡嗡聲——低沉、昏暗,卻異常真實。一段時間過後,機器被關閉,並逐漸冷卻下來。在這過程中,因為材料在改變溫度,又製造出許多微小的咔噠聲。這些聲音反射在小小的房間牆壁上,與加熱過程中產生的聲音形成了奇妙的對比,直到現在那聲音記憶就像昨天一樣。在日常經驗之外,他也深受美國先鋒作曲家約翰.凱奇作品和思想的影響。

25 woodworms, wood, microphone, sound system Zimoun ,2009

「紙」是最常出現在茲莫恩聲音裝置作品中的材料之一。他也曾在台灣的中興紙廠倉庫的展覽《紙的進化論》展出過作品。在他創設的場景和空間中,我們開始看到並想像這一充斥著我們日常生活的材料本身的可能性——正是其厚度、大小、共振特性等性質,決定了聲音裝置最後所呈現的複雜多樣的行為特徵。

在此基礎上,他還與建築師漢內斯.茲韋費爾(Hannes Zweifel)合作,用紙板箱搭建起形態各異的建築空間,以探索聲音與不同形狀、體積的空間間產生的交互作用。2013年,他們利用200個直流馬達、2000個70x70cm的紙板箱,在羅馬尼亞國家當代藝術博物館內打造出一個環繞式的不規則空間。附著在紙箱上的絕緣電線周而復始地摩擦、敲打著紙箱,如同在與建築本身發起對話。

2016年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上,他將317個棕色紙袋,置於一個舊集裝箱內部,它們錯落於牆壁、地板和天花板的角角落落。每個紙袋內都裝有一個獨立的引擎,對其進行充氣和放氣。當觀眾從地面的開口進入這一密閉空間時,將會完全被這一只只小型聲音生成系統所包圍:來自四周的紙袋聲——嘎吱作響的、低沉連續的、窸窸窣窣的、劈裡啪啦的——融合成了永遠不會重複出現的雜音。

200 prepared dc-motors, 2000 cardboard elements 70x70cm by Zimoun and Hannes Zweifel, 2011
317 prepared dc-motors, paper bags, shipping container by Zimoun, 2016

2014年,茲莫恩在瑞士盧加諾藝術博物館展出了《36 ventilators, 4.7m3 packing chips 》又是另一件擁有強烈視覺震撼力的裝置作品:數千塊泡沫塑料填滿了整個空間,在36個通風機的作用下,被旋轉成連續、壯闊的動力漩渦。它令人聯想到翻騰的浪濤,或是一場暴風雪;當這一切被夜晚的燈照亮時,它甚至會讓人想起玻璃箱裡成群結隊的昆蟲。博物館策展人這樣說道:茲莫恩將我們過去只有在自然界中感受到的感知總和,轉移到了封閉的空間中,風颼颼呼喊著、樹葉在顫抖、雨滴滴答作響、水在潺潺流淌。茲莫恩在實驗室中,人為地再現了自然的混亂。

36 ventilators, 4.7m3 packing chips by Zimoun, 2014

茲莫恩的作品本著精簡、抽象和原始的,這讓它們的運作看起來,更像是存在於事物背後的代碼,而非僅是一件事物簡單建立單一的聯繫。觀者能夠從不同的個體層面,發展出自己對作品的聯想、發現及與其的聯繫。對此,茲莫恩補充道,這也是他一直以來,他都只使用材料的名稱和書目命名作品的原因,他結語說到——「主觀性是我們如何看待、理解或不理解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的基礎。在探索我的作品的同時,觀者也在某種程度上開始扮演起一個重要的、具有創造性的角色。所以總體來說,所有反應都會因人而異。」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