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4

我最害怕創作出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無聊的作品—Daniel Muñoz|cacao 可口雜誌

場域不停更迭,從高牆包圍的美術館,到舊殘剝落的街頭;時間持續前推,從以無法改變的過去,到難以臆測的未來。Daniel Muñoz的信念始終直接卻又不斷變化,在一場又一場形式各異的藝術游擊戰中,迂進、突圍,精準狙擊繪畫創作的撼人要害,一槍斃命。

創作的過程,是一場你爭我奪的戰鬥,對Daniel Muñoz而言,面對自己、面對他者,如何讓自己永遠處在最佳的備戰狀態,是他持續前進的原動力。「我不能依循別人的腳步,當然,也必須超越過去的自己。」Daniel Muñoz以馬德里為核心,向全世界展現他勁道十足的繪畫張力。雖然他說自己並不愛西班牙傳統的鬥牛活動,但他張狂的視覺意象,就猶如鬥牛士手上那赤麗豔抹的紅布,直接且無晦地挑釁著每一位觀者的目光。

Miajadas detail
Pilgrims

Daniel Muñoz的創作不因展現的環境與型態而侷限,從工作室、美術館,一直到街道的樓層牆面,可能是門框旁一列舞動的小人,也可能是佔領整棟頹舊高樓的大型創作。他以繪畫跨越空間的界線,既與地景建築融為一氣,又獨立為風格迥然的作品,透過創作,連結起生活經驗與成長環境,詼諧乖張的畫風點綴了城市的一角。無論是獨立的繪畫作品或是公共場域的塗鴉,他透過寫實筆觸描繪出超現實的角色與情境,在豐富的細節中,機械般的縝密結構攀附著變形扭曲的有機線條,這種虛實間的探索、有機與無機的融並,一筆一劃描繪出了影像的深度,既隨性卻又精密。

「我最害怕創作出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無聊的作品」,自稱出於好奇而一腳踏入繪畫領域的他,將困境與掙扎轉為創作的助力,至今仍持續將生活的觀察與無窮盡的活力注入於作品中。從西班牙的小鎮、義大利的文化之都米蘭,一直到匯聚現代藝術精華的美國加州,Daniel Muñoz穿梭在不同國度的藝術場域,以最擅長的繪畫為掩飾,以畫筆顏料為武器,游擊伺伏,探步直取每一雙好奇之眼的視覺靈魂。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 Via: Text:benjamin Ho Photo providers:Daniel Muñoz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