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3

突破設限:撞擊建築的轉化與陳新—Antón García- Abril|cacao 可口雜誌

延伸線條在方格間筆直、交錯或再分離的建構空間與空間概念,就如同音符從置於五線譜的單音開始,一段段的匯聚及銜接,交構出龐大的音樂能量與情感,或許是相似的條理可引發共鳴,使得Antón García- Abril在學習的道路上,揮別了從小被培養的音樂家之路,轉而面對承接自身才能,往建築師的方向聚力。

建築有著廣泛的範疇,會隨著建築師的創意思維及周邊環境,感染風格在線面當中的變化,作為與城市的場域接軌,進而開展出擁有獨具的、個性化的立面表情,更能導引人們對量體來進行一場空間遊歷,然而對西班牙建築師Antón García- Abril來說,建築卻總是在衝突、對抗,因為它是一個公共藝術或公共科學,在城市裡進行完全暴露的比較對話,特別是在馬德里這樣的一個偉大城市裡。這裡是存在著非常動態的、開放的場域能量,它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作底蘊,卻又能在傳統和當代間維持了良好的平衡,所以在同一時間知道如何去適應新的時代,也沒有複合或創傷,所以能夠持續推前,也能開拓建築的流轉新視野。 

Reader’s House
Cervantes Theater

對建築保有百分百熱情及創造力的Antón García- Abril,若是用西班牙的風格特色來詮釋,可以說是一名永不放棄挑戰與對抗的\鬥牛士,尤其是在建築的世界裡,必須不斷地強化自己身體和心靈來發揮極大的靈活性以求生存,就如同一位朋友曾經告訴過他,「建築師就像一個鬥牛士,他要不斷地跳躍到鬥牛場,如果他有那份實力,人們會拍手,但隱藏於實際背後的是,大多數的觀眾更期待見到他死。」雖然這個道理聽起來很殘酷,但卻是很真實地存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裡,因此, Antón García- Abril在2000年與兩位擁有不同領域專長的夥伴合組工作室,挹注了創造力與真實交錯的能量,不斷研究新穎設計和高品質的建築構形,去開發創造某些主題或技術,即使是在沒有任何委託的情況下,使得這個建築工作室所創作出來的產物就算不是獨一無二,卻肯定是有其獨特的風格特點,像是從馬德里舊屠宰場改建的Reader’s House,和在墨西哥的Cervantes劇院等,以對社會住房和城市原型作為研究項目,另外也試驗了新的建築技術;Antón García- Abril希望能夠透過這些案例使工作室更加靈活,繼而能夠開創並挑戰各種建築的可能性。 

Hemeroscopium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