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3

有情有色的設計—聶永真|cacao 可口雜誌

無設限的設計,衝擊人們對於視覺的舊有的想像與認知,也帶給印刷出版新的生命與備受重視。像陳列的藝術品一字排開,無論是印體字與封面的人頭像,字級間的縮放與留白所蘊含的空曠美學,放大過去人們眼睛所忽略的細節,聶永真設計的不在只是單薄的平面,而是建築於人心中的立體感受。

是什麼當你在走動時,會讓你不小心瞥見,又掉頭回來,完完全全投射你所有的專注力?人的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睡覺的六個小時,其餘的十八個小時落在視網膜上形色的成像,早就疲勞了眼睛對於美感的體悟。「我想要挑戰人們的麻痺」,夾帶著堅決,永真淡淡的說出這句話。

網路數位化後,印刷出版業在近幾年來逐漸萎縮、凋零,在我們將這一切的發生看作習以為常的汰換規則之下,永真以微感性的極簡美學,重新拉回人們對印刷出版的重視。從書籍包裝、唱片設計到簡單的文宣品,他顛覆了平面設計原有的定位,不再只是被冷落、廉價發包的「美工」定位,提升進化到截然不同的「設計藝術」境界。當我們來到永真那整面窗戶落入斜陽的二樓工作室,看見裡頭堆滿一個又一個的牛皮色紙箱,上頭那些貨運工人隨意黏貼的封箱膠帶,或是毫無情感的功能性標示貼紙,都成為他創作時的靈感依據。他後手臂上的各式零件刺青記憶著他佇足家具量販店前,看著整齊擺放的機械工具、螺絲組具,他思考著,也許我們總是匆匆走到待買清單的商品區,目的性太過強烈而錯過了某些原始細節,那些能使你怔住的乍現靈光。永真循著工業秩序裡遺留下的痕跡,從理性冰冷的框架還原屬於人的感性溫度,逐步感應觀者的心。拿掉無謂的矯飾與讓人毫無喘息的視覺暴力,以簡單俐落的設計,讓主題/主角鮮明的跳出密密麻麻的陳列架,流露出一種反世的口氣。

newspaper-tissuesA

他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餵飽市場胃口的速食供應者,或是單單只為了商品販售所挾帶的週邊利益而消費自己。「聶永真」他的名字,已成為一種風格的專屬詞,代表的絕非只是忽驟起的響亮名聲,他抓住那些一閃而逝、微乎其微的細碎靈感,從大學時期累積至今無數的驚艷之作。擁有了名氣他比更多設計師幸運,能夠和自己相契合的對象合作,灌注能量自由的創作、無設限的爆發。縱然漸漸出現許多相似自己的作品,他也不以為意,「我相信價值不在於作品,而是一位創作者過去所累積起的內涵。」永真讓思想與思想之間的鍵結相互吸引、轉移,給自己更多新的可能,在新的層次中又再度擴大格局,一次次接受新的嘗試,永遠都沒有所謂的代表作才可以視為一代奇才退潮的顛峰。

原文刊於cacao Vol.06《都柏林/靈光乍現》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