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5-17

《醉好的時光》:買醉容易,生活難得!無論有沒有酒,都要愛你的生活與錯誤|cacao 可口雜誌

假如你想看一個精彩絕倫的故事,又或者希望能在兩個小時之內得到某些啟示,《醉好的時光》可能不適合你。它的情節有些平淡,和酒商廣告的「適度飲酒」警語差不多。不過,要是你好奇酒精之於人的精神心理狀態的影響力,以至於向外延伸的人際關係變化,那麼從這裡可以得到不少樂趣,發掘到一些常見,卻因為從小到大接受過的教誨而忽略掉的細節。

《醉好的時光》(Another Round)2020︱導演:湯瑪斯.凡堤柏格
上映日期2021年3月5日,好威映象發行

一則成年寓言,用歡樂和憂鬱來衡量

《醉好的時光》是湯瑪斯.凡堤柏格(Thomas Vinterberg)與邁茲.米克森(Mads Mikkelsen)繼2012年的《謊言的烙印》(The Hunt)的又一次合作,相較《謊言的烙印》以其冷入骨髓的社會剖析使人印象深刻,本作要輕鬆自由許多,它有一定的道德意涵在,但沒有一丁半點說教的意思。《醉好的時光》的叛逆是優雅的,並非逃避或擺爛,而是學習如何擁抱生活,在強烈的自我質疑和他人的不信任中,彌縫生命的裂痕。

酒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特定目的的事物之一,高興時開酒慶祝,難過時借酒澆愁,想找樂子或沉思一會兒,一點酒精也同樣有幫助。《醉好的時光》立基於挪威哲學家、精神科醫生芬恩.史高魯德(Finn Skarderud)的假說:人類有生以來便欠缺0.05%的血液酒精濃度。如果持續將體內的酒精濃度維持在一定水平,做任何事情的表現都會更佳良好(當然,開車例外)。電影中的四名主要角色,皆是步入不惑之年的中產階級教師,物質層面沒有太多可挑剔的,與工作和家庭卻缺乏有意義的聯繫。在悲傷沮喪的推波助瀾下,四人開始試驗史高魯德的假說。

這是典型的鬧劇起手式,內容卻不俗套。導演著重在演員的神情、舉止、走路的方式,去呈現微醺和酩酊大醉的區別,換句話說,觀眾並不是以冷靜的旁觀者視角注視這一切,而是感覺到自己被捲入無名而輕盈的愉悅,彷彿從冷峻的、隔閡嚴謹的室內,走向光彩四溢的夏日,而銀幕中的演員也確實被照亮了,變得自信開放,為電影賦予無政府的狂歡色彩。

沒錯!乾杯!喝光!當這些酒精正確混合後,效果令人陶醉

觀眾可以依據自己飲酒的習慣,或是觀察其他人喝酒的經驗,來評斷那是娛樂抑或者墮落,故事也援引了不少正反案例,知名的酗酒者如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以及一段蒙太奇新聞紀錄片,蒐羅世界各國領導人酒後的不自然扭捏神情及洋相。才華與判斷力能否通過酒精而來?這是假議題,對導演而言,酒精能喚起的應是一種介於張弛和柔軟之間的狀態,而那樣的狀態,是體驗日常生活所必須。

0.05%並不真的是酒精濃度,是生活的火候,多出那0.05%才能到位,酒精充其量不過是助燃劑。欣賞《醉好的時光》所能獲得的樂趣,是看到演員再次與生活、與他人發生強烈共鳴以及激情的時刻,電影中最具說服力的是演員邁茲.米克森,觀眾會看到他如岩石般堅毅的臉孔鬆開,顯得更年輕,富有活力且快樂,其他三位主演雖非劇情重心,但當他們四人像大男孩玩在一起,也能讓人聯想到專屬於自己和朋友的美好時光。假如你對米克森的認識止步於好萊塢電影,一定要看看這部作品,他的身手矯健到讓人詫異,怎麼如此傑出的肢體表演才華,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出現在大銀幕上?

Related articles

是大師還是毛毛蟲?七等生傳記電影《削瘦的靈魂》:和文壇與社會對幹,在邊緣中寫出燦爛|cacao 可口雜誌

七等生,一個台灣年輕讀者相對陌生的小說家,於去年十月因病過世,留下許多具有爭議性的作品,其傳記電影《削瘦的靈魂》即將於3/19上映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