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19-12-16

巴斯奇亞主義:我根本不喜歡討論藝術|cacao 可口雜誌

我們總是很想讓死者神話化,特別是那些年輕而美麗的人。1988年,尚.米榭.巴斯奇亞( Jean-Michel Basquiat)去世時才27歲,從街頭塗鴉變身畫家,成為80年代紐約藝術界的明星。自從他去世以來,他的聲譽一直在飆升。目前,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集結他以往的繪畫作品、筆記及過往採訪中他所聊的一切,出版《巴斯奇亞主義》(Basquiat-isms)一書。書的封底印上” I don’t like to discuss art at all.” 字樣,透露著他多彩多姿且矛盾的短暫人生。

《巴斯奇亞主義》(Basquiat-isms)書封
《巴斯奇亞主義》(Basquiat-isms)書底
《巴斯奇亞主義》(Basquiat-isms)內頁之一

本書由巴斯奇亞長期的收藏家,也是紐約的出版商Larry Warsh所編輯。Warsh在1984年任巴斯奎亞認證委員會(Basquiat Authentication Committee)聯合創始人,在2012年組織解散前,他一直是該委員會的成員。之後三年後,他出版了《尚.米榭.巴斯奇亞:筆記》(Jean-Michel Basquiat:The Notebooks),關於巴斯奇亞的個人素描和筆記的摹本。在這本新書《巴斯奇亞主義》裡,訴說著巴斯奇亞他在10年創作中,產出許多具有突破文化和革命性的作品,超過了大多數藝術家一生所追求的作品。他常常把思想和塗鴉文融進他的作品中,這也讓他成為本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的成功之路;但想像一下,如果巴斯奇亞像我們認識的許多藝術家那樣,把時間都花在談論藝術上,會是個什麼樣子。

對巴斯奇亞而言,「我是,我就是我,就是我。」(I am, what I am, what I am)一切就這麼神秘的開始了!在書中,他談到了他的創作過程:我先從一幅畫畫起,然後將其完成。我創作時不太考慮藝術,我試著去思考生活。尤其他自己也曾承認,他不喜歡談論藝術,尤其不喜歡談論他自己創作的藝術。這樣的巴斯奇亞,編輯就直接把他的不喜歡放在書的封底「我根本不喜歡討論藝術。」


不談藝術,來看他獨樹一格的穿著風格

photo by Edo Bertoglio
photo by Edo Bertoglio

在1981 年的電影《Downtown 81》中,巴斯奇亞一頭標誌性的辮子頭、穿著一件oversize 大衣、脖頸處露出裡面一件紅領襯衫,穿梭在紐約街頭。音樂是這位藝術家的另一個重要興趣。他時不時會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罐噴漆,用塗鴉裝飾了牆面。至今,oversize的服裝風格在時尚圈從未消失過。

他的繪畫中融入大量藝術歷史和文化元素,從Cy Twombly的抽象塗鴉到布魯克林區的嘻哈文化,他的衣櫃也同樣充滿靈感。1996年的巴斯奇亞傳記電影《Basquiat》的服裝設計師John Dunn曾這樣描述這位藝術家的風格:復古與嘻哈、學院風、宗教靈感的碰撞。

不論是在工作室還是Mudd Club等他常去的地方,巴斯奇亞都是各種混搭,例如:Adidas的舊Tee搭配800美元的西裝套裝、濺滿油漆的牛仔褲搭配訂製夾克。1987年服裝設計師川久保玲,直接請巴斯奇亞穿上當年春夏新裝走秀。他當時穿的兩套oversize西裝、過短的西裝褲及白襪配黑鞋,若是穿在其他人身上或許會顯得有些滑稽,但穿在巴斯奇亞身上卻有一種恰到好處的風格。

只能說,作「自己」不見得人人都能駕馭,畢竟「自己」有時候不是自己說了算…

Basquiat
1987 Comme des Garçons S/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