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10-25

全神貫注地,將每一個專注延續到下一個專注—無垢舞蹈劇場|cacao 可口雜誌

劇場最大的特點就是瞬間即逝。落幕,走出劇場,所有最美麗的感受一併留在回憶,它讓你知道生命就是這個樣子,永恆終究只是一場夢,但即使如此,卻仍擺脫不了想要抓住生命中,每一個稍縱即逝與愛恨嗔癡的執念。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用溫柔的語調訴說著自己對於生命無常的體悟,以祭典儀式談生命,從人性情感看鬼神。

習舞生涯多年,林麗珍老師心中產生了困惑和質疑,對表演方式,也對自己,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心和身體之間有著很大的距離,演出再也無法讓自己得到滿足。經歷了結婚生子,她毅然決然地選擇走下舞台、回歸家庭,在陪伴孩子的簡單生活中, 反而更平靜、細膩地體會過去習以為常的情調,孩子的一顰一笑、庭園的花花草草。閒暇時跟著藝文界的朋友一起田野調查,在遊山玩水的過程中,深入不同的部落文化和自然風貌, 跳脫平地人的狹隘思維,全新的創作靈感也油然而生,進而創立了無垢舞蹈劇場。

林麗珍於陽明山。攝影:金成財

「我們漢人穿著典型,卻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服裝、聲音、儀式。」老師為此決心去探究屬於自己的文化根源,從自己的家鄉基隆的中元祭開始,創作了《醮》,以及之後的《花神祭》與《觀》。無垢舞蹈劇場用台灣最本土的題材,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探索著,普世而超脫國族的生命真相。

開鬼門,家家戶戶都在門前掛上大紅燈籠,為街上的遊魂照路。 普渡當天,孩子手裡捧著水盆、盥洗用品、胭脂水粉和一朵紅花,「人家穿水水才會來吃飯。」媽媽總是這樣說道。林麗珍將兒時的祭祀回憶編織成《醮》中的經典橋段 < 點妝 >。「每次演這段前我都會和舞者說要好好呈現,不然年輕的新娘子永遠回不了家。」舞台上,一個十五六歲的新娘,跟隨著紅燈籠,乘著轎子,隨著浪潮起伏,滿心期盼的回到家,在拿起台前鏡子時,卻發現見不到自己的容顏,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已不屬於人世,兩行淚潸然落下,就在點妝的同時過往愛戀的回憶緩緩湧現,不論生死,她依然在柔軟的芒花叢中生生世世追尋生命的執愛。林麗珍老師溫柔的相信鬼神與天地縱使再無常,依然有輕柔的一面,純真而浪漫,或許每一個人本質都是那個純真的新娘,永遠在生命之鏡中尋訪內在的純粹。

《觀》演出照,攝影:金成財
《觀》演出照,攝影:金成財
《觀》演出照,攝影:金成財

無垢的作品「天、地、人」三部曲主題圍繞著人、鬼、神三者在大地運行之下的流轉與宿命。如果說首部曲《醮》聚焦於人鬼之間 ,二部曲《花神祭》著重在人神關係,那麼最終章《觀》便是將焦點帶回「人」自身。一樣從祭祀儀式出發,將古老的神話延伸到生命的糾結與探索。《觀》的舞台設置和服裝設計集結了、中國西南的少數民族,以及台灣原住民部落的服飾與圖騰等元素,搭配無垢舞蹈劇場獨有的肢體美學,在舞者緩慢的移動間體悟大自然的真情,當觀眾緩緩融入無垢獨有的空靈氣場,靜下心,不禁開始專注的內省起自己心底最深層的欲望與執念, 心甘情願沉浸在林麗珍老師打造的「永恆」夢境之中,坐在舞台下,享受每一個抓不住的當下,和舞台上鷹族兄弟誓言守候的河流一起,生生不息的纏綿。

《醮》攝影:金成財

無垢舞蹈劇場建立了一套獨有的訓練課程,以人體脊椎為中心軸,透過呼吸間的關係調適身心陰陽兩面的平衡,不能太強求自己的身體,太過強求便注定失敗,承認陰陽兩面的共存是必要的,一個好的信念產生,背後勢必有一個隨之而來的陰暗面, 但我們往往不敢去面對這個部分。「這也是創作中最真實的來源!你必須將這個看不見的晦暗力量轉化到更強大的空間之中。這是很健康的一件事!」林麗珍老師這樣說道。

「每一個人都應該跳舞!」身為一個舞者,跳舞是林麗珍和自己溝通的方式,她深信有能力和自己溝通的人才能和他人溝通。林麗珍認為自己不是在創作,只是跟著生命一起演化,也許更像一種修行。修行是一種選擇,靜下來,安定個五分鐘,全 神貫注地將每一個專注研續到下一個專注,從心理狀態的變化去改變身體形狀,並透過想像,解決生命本質的不足,然後在每一段瞬間即逝的夢境之中,締造無限永恆。

陳芯宜導演忠實記錄無垢多年來的點滴,完成《行者》紀錄片

原文刊於cacao Vol.15《UTOPIA》
  • Via: Interview/ Heather Chan Text/Louise Lee 圖片提供/無垢舞蹈劇場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