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5

芬蘭音樂:燃燒之心、赫爾辛基|cacao 可口雜誌

雖然俄國作家托爾斯泰認為「我們認識一個城市、都是從它的頂尖建築開始」;不過最初帶我認識芬蘭、乃至首府赫爾辛基的並不是它的建築、而是繽紛的文化與工藝資產Marimekko。這個上世紀50年代創立迄今的芬蘭織品布料品牌,沿襲的是加勒比海的殖民文化、與自身「千湖之國」美名的文化遺隨,無怪乎被形容是「為灰暗的世界添上快樂色彩」。

有了如此「美麗」的前提,藉此去審視、聆聽來自當地的流行音樂環境,你會發現赫爾辛基是一個充滿活力與神祕色彩的現代化城市。再從過去造訪台灣的芬蘭音樂團體,有當代流行電子妖媚的代表哈士奇救援(Husky Rescue)、也有古樸卻動魄的西貝流士,乃至古韻、民俗歌謠。地處北歐,芬蘭過去的音樂版圖雖未能如鄰國瑞典如此般瑰麗,成功將ABBA、Roxette等名字輸送至國際市場,但芬蘭人仍胝手舔足、以樂觀豁達的開朗性情去創造屬於自己、猶如隱身於森林裡的精靈音樂。

90年代從美國吹到芬蘭的怪趣民謠(Weird Folk)樂風、又稱New Weird America,曾一度席捲及影響了當地青年的獨立音樂文化,也造就了Fonal這個芬蘭傳奇音樂品牌。Fonal係由Sami Sänpäkkilä這位青年才俊於95年創立的音樂品牌,曾被視為「芬蘭森林樂派」;旗下的著名樂隊Islaja、Kemialliset Ystävät以及Es,皆以童心未泯的怪趣錄音與拼貼素材來營造其繽紛、神祕的音樂面紗。

在台灣已累積出不小名氣的當地代表哈士奇救援(Husky Rescue)、Cats On Fire乃至近期的Burning Hearts、Le Futur Pompiste,皆是芬蘭音樂上的成功外銷。音樂上多仿效鄰國瑞典與英美80、90年代的獨立流行音樂(Indie Pop),以一種清新、樂活,青春洋溢的姿態侵襲著大西洋南端;今天的芬蘭音樂發展,儼如一顆燃燒之心、光火卻早已遍及全世界。

推薦專輯

Extinctions-Burning Hearts (Solina / Shelflife Records 2012)

《 Extinctions》」是芬蘭樂隊Burning Hearts的第二張專輯,於芬蘭Solina、美國Shelflife 作兩地發行;唱片封套上的鳥獸百科、精美紙板印刷,呼應了「千湖之國」與「森林」音樂的素名與養分。由Le Futur Pompiste/ Cats on Fire兩支樂隊分解出來的Burning Hearts,創作上一如脫韁野馬,恣意奔騰於獨立吉他流行與80輕盈電子的薰陶,一如聽見了Stereolab與Club 8。(延伸聆聽女歌手Jessika Rapo分支樂隊Le Futur Pompiste的同名專輯,Shelflife Records發行)

All Blackshirts to Me-Cats on Fire (Matineé 2012)

前輩們會說:「創作從模仿他人作品開始。」來自芬蘭赫爾辛基的Cats on Fire、小伙子們似乎也同意這個論點;甫出道時索性學起了The Smiths,以近似Morrissey冷嘲熱諷的做作口吻,唱出了關於青春的二三事。雖然鼓手Henry Ojala離團跑去另組Burning Hearts,卻沒壞了Cats on Fire的事。倒是專輯 《All Blackshirts to Me》 裡,男孩們告別過去的天真爛漫、假性憂鬱的口吻與淺白的歌詞書寫令人莞爾;唯一不變的是清幽閒適,和北歐人與生俱來的樂天知命。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關於作者:BoyethÀn

1976年生、台北人。曾任電台主持人、音樂品牌採買,現職於媒體、錄音師及自由文字工作者。個人音樂文字寫作可見於 (OR)樂多部落格,專職介紹北歐音樂文化,作品散見於過去《破報》」樂評、Hinoter、CD側標及各類型雜誌。2009年參與合著《非去不可的全球百大展覽 》一書。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