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如果時光是這樣—許旆誠|cacao 可口雜誌

為了要再現,畫家許旆誠將人生化成作一座座生命個體的島嶼。「時間」與「際遇」暗藏在他畫中,或許,我們的日子並非皆大歡喜,但總有一份真在其中,我們必須很辛苦的奮戰。然後,有一天,島嶼露出它原始而天真的笑容,它宛如這世界浮現的第一朵微笑。

作家巴爾扎克有一天站在一幅很美的畫前,這幅畫畫的是冬景,氣氛憂鬱,遍地白霜,星星點點的幾個窩棚和瘦弱的農夫。他凝視著一座飄出一股細煙的小房子,喊 著:多美啊!可他們在這間窩棚裡幹什麼?他們在想什麼?他們在愁什麼?

如果,《島嶼誌》的一幅畫讓你去想像,有關或無關的一切寫下你的文字,你願意分享嗎?許旆誠這樣問著你,當時他正蒐集觀者的文字故事。面對畫作那是一種凝視,而畫作為了你被凝視,畫裡的生命被釋放出來,作品與觀者進行多次往復不已的對話,這種對話是雙向的,這成了許旆誠和觀者之間的開放性契合。如他所言「我創作時,是先以文字開始想像」。他以自己的回憶來喚起觀者的回憶,而觀者必須以自己的回憶來應答許旆誠的回憶,他們之間所交流的,不會是一種等同但卻是一種等值的。在你沒有察覺時,實現他和觀者之間的靈魂感應與交流。

《道別的開端》
《沉默的螺旋 N41°59 E145°0
《潛匿的相遇》

既然許旆誠的接收敏銳來自於文字,這彷彿是我問他,你的名字的「旆」有特別意 思嗎?因為一般人一開始總是會唸錯,他說那純粹是他父親想讓人們多認識一個古字。同是藝術家的父親,從小把他交給鄰居,鄰居是作家與畫家身分的雷驤啟蒙他的一切。許旆誠有文人的柔軟氣質,在溫順外表的交談下,你能感受一些反骨的孤獨感,如同他的畫作是淺薄的層疊與澄澈之輕,但想要敘述的故事卻敏感纖細之重。他重視所有生命時光的那一份思念,在有限中尋找無限的永恆性。許旆誠聊起 94年大學時代參與文化大學美術系事件,為了反抗體制、為了創作自由,與同學們罷課34天。聊到現今媒體壟斷新聞自由,人們如沉默螺旋(Spiral of Silence)隱藏或捨棄自己的意見,趨附於一般人的主張。從他早期作品到現今創作,許多失落、告解以及尋找。或許,我們所感受的情感並不會改變我們,但會讓我們有想要改變 的念頭,愛並不能讓我們不再自私,卻可以令我們有所察覺,並讓我們開始重視人與人之間最微妙的美好付出。

他桌上擺放著柿餅,我想到一開始把許「旆」誠名字唸成 許「柿」誠,然後,我想到他01年作品《柿子紅了》⋯,柿子要等軟的時候才能吃,我想像他是一個會等待時間的人,他有自制自約的天性,如他聊到小時候他母親在地上放一席草蓆,他在裡面便不會越區的本分。「 時間 」與「 際遇 」的可能與不可能 ? 我想 , 許旆誠與他的《島嶼誌》, 這種對物質做重新思考的形上繪畫,如同我們的時 光,沒有晚一步與早一步,一 切需要你剛好也在這裡。

《令人懷念的未來》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關於畫家許旆誠:許旆(ㄆㄟˋ)誠是我的名字。小時候曾暗自許願,遇到第一個會唸我的名字的女 生,我就要娶她⋯⋯ 喜歡被故事穿越,但總是無法將故事用言語好好複述出來,所以只好把它轉換成畫面,這很可能是老天給我的優待,讓我仍有訴說故事的機會。多虧了, 真感謝。

  • Via: Text / Sin Sin Kuo Image provider / Pei-Cheng Hsu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