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19-07-22

當魏斯·安德森策劃一場文物展|cacao 可口雜誌

當影迷們推測《犬之島》(Isle of Dogs)之後,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要拍什麼新電影時,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的工作人員邀請大導演魏斯·安德森回答一個問題:如何導演博物館龐大的藝術收藏?

於是,魏斯·安德森和搭檔(也是妻子)朱曼·瑪露芙(Juma n Malouf)策劃的展覽《棺中的Spitzmaus木乃伊和其他寶藏 》(Spitzmaus Mummy in a Coffin and Other Treasures)在11月6日開幕了。

安德森夫婦在博物館橫跨5000年的展品中隨心所欲地挑選,並且不惜策劃一個大展來展示他們的選擇。這個歷史悠久的博物館建於1891年,是世界上藏品最豐富的美術和裝飾藝術博物館之一,不僅有拉斐爾、維梅爾、魯本斯、林布蘭等偉大藝術家的傑作,也收藏了埃及和近東系列具有悠久歷史的神秘文化珍品。這可能是博物館成立127年來最大的展覽。整整430件展品,一半以上的作品從未展出過,包括塵封已久的名畫,保存良好的樹蛙標本,一把印尼的長頸琉特琴。

促成這次合作的知名藝術史學者和策展人Jasper Sharp。他與安德森夫婦結識與三年前寒冷的一天。那天他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問他是否可以給剛好要去博物館的遊客作導覽,而這兩個遊客剛好就是安德森夫婦。

與魏斯·安德森的合作並非是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首次邀請其他領域的人參與策劃。此前他們邀請過埃德·拉斯查(Ed Ruscha)策劃了展覽 《古人偷走了我們所有的好點子》(TheAncients Stole All Our Great Ideas)與埃德蒙.德.瓦爾(Edmund de Waal)策劃了《在夜空》(During the Night)等當代藝術家,以全新的視角來策劃博物館的展覽。

他們意識到,博物館不再僅僅是更新收藏的機構,更需要用實驗性的、有趣的方法,讓遊客感受世界上最好的展品。個人趣味,或許可以成為一種展示作品的方式。

看魏斯·安德森的展覽前,最好回顧一遍他那些情節複雜、古怪的電影。安德森本人表示他的電影是協作的產物,「如果去掉他們的名字,僅留下我自己的名字,看不到這樣的結果。」無論如何,別具一格的視覺風格無疑是魏式電影的標誌性的特徵。

而魏斯·安德森的目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展覽」。在確定合作後,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的工作人員開始收到一些來自安德森夫婦不同尋常的郵件。他們詢問的事情包括:

1、你有一個綠色的作品列表嗎?

2、能否寄給我們一個包括所有黃色作品的清單?

很顯然,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的數據系統沒有這些類別。博物館的管理者們不得不手動搜索他們的需要的數據,盡力配合這兩個天馬行空的策展人。於是,430件文物根據顏色、材質、大小等各種新的分類方式,安排在各種展廳。其中不乏一些被評論家看起來古怪的展品。從某種程度來說,這個展覽忠於安德森的導演風格。

安德森在展覽附帶的小冊子上寫到「我們能夠將一些光芒照向那些此前因為太暗而看著不舒服的角落。」這種大膽的做法受到不少批評。不過,鑑於安德森在開幕式上已經提前說過,「我們本以為這會很容易,很顯然,我們錯了。但是我們沒想到會犯這麼長時間的錯。」也許這僅僅是出於客套,但似乎也很難再苛責這位新晉策展人的異想天開。

媒體這樣評價這次合作——「就像一個仁慈的父親將傳家寶藍寶堅尼的跑車鑰匙交給一個不正經的兒子和他聰明的女朋友。需要足夠信任,但仍然充滿風險。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這種視覺風格不難在展覽中感受到,幾乎可以說,進入展廳,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這種濃郁的視覺風格。

陳列作品的八個展廳裡,沒有一件作品的旁邊貼著展覽常見的作品說明。展廳看上去更像是某一個佈景,它們經由不同的組合方式陳列在一面牆上或是一組櫃子裡,充滿了戲劇感——並且,是屬於安德森的趣味。

僅以他們所存在的形式產生新的關係。不被展品的歷史束縛,兒童般天真的收集方式,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戲劇場面。展品它們不像是嚴肅的文物,更跟家中私藏的有趣物品,相互之間似乎還發生了一些故事。這中間還有一些對過去王朝的懷舊,以及一點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天馬行空。

這個展覽將持續到2019年4月、並且會去義大利巡遊展覽,這捉模不定的巡遊,也許就像展覽開幕時,安德森發表了最簡短的演講——「這也許值得吧」。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棺中的Spitzmaus木乃伊和其他寶藏 》海報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