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6-19

#inthistogether當我們再一起︱把知心朋友裝進手機裡?一個應用程式打包完畢!|cacao 可口雜誌

你肯定遇過只有接收關鍵字才有反應、詞不達意的社交電商機器人,差勁的使用體驗,讓你對這種用於行銷與引導消費的「人工智慧」嗤之以鼻。難道作為精神支柱,且言之有物的機器人只能是科幻空想?本篇文章想告訴你,在商務與管家功能外,聊天機器人(Chatbot)所擁有的無限多種可能性。

電影《雲端情人》講述在不遠的未來人與人工智能相愛的科幻愛情電影。

歷史上第一個聊天機器人,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約瑟夫.維森鮑姆(Joseph Weizenbaum)於1966年設計的電腦程式Eliza;該程式模仿心理治療對話,它會從使用者輸入的字句中尋找關鍵字,藉以讓對話繼續進行。令維森鮑姆意外的是,儘管不存在一個真正的對象,許多人仍對電腦程式產生情感依戀,並將之視為有意義的治療經驗。

「我從沒想過,一般人接觸電腦程式竟會誘發妄想!」被研究結果震撼的維森鮑姆,搖身成為人工智慧的堅定反對者。維森鮑姆的焦慮有其道理;然而,如此輕易地與機器產生連結,或許正說明了現代人的寂寞心理:渴望傾訴滿腔幽怨,對方是不是個人格實體反而次要。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為你介紹聊天機器人在心理健康層面的應用;你將發現,從社會成見抽離、對蒐集到的資訊不多加批判的電腦程式,其實與現代心理療法極其相近。

輔助醫療的可行選項:口袋心理諮商師Woebot

Woebot被喻為科米蛙(Kermit The Frog)與史巴克(Spock)的合體,是個富有理性又不失同情心的應用程式。(via CheechBurrito / Youtube)擁有幽默感與心理學專業知識,由史丹佛大學臨床心理學家艾利森.達西(Alison Darcy)推出的Woebot,能提供即時的心理健康服務;該程式每天與使用者進行十分鐘的對話,詢問他們對生活的感受,藉由累積文本(對話、表情符號)提升下一次問題與答覆的精確度。

結合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意即讓電腦擁有理解人類語言的能力,如詞的意思與句法結構)、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Woebot紀錄使用者對人事物的見解,辨識其中的負面思想(Automatic Negative Thoughts,例如不自覺地專注在事情的負面細節,或沒有緣由的負疚感),從而協助使用者釐清其情緒困擾的來源,提前阻斷不適情緒的產生,達到治療的效果。

從早期研究結果顯示,與Woebot交談對減緩抑鬱症的症狀有顯著的影響。儘管人的存在感並非程式所能複製,由使用者掌握開始/中斷對話的控制權,也對改變消極思維構成障礙;但考慮到世界上超過一半的人口至今仍無法獲得基本的醫療保障,作為補充手段,Woebot對管理心理健康狀況依然有相當貢獻。

幸福夥伴何處尋?Wysa企鵝伴你同行!

在現行心理治療方式中,認知行為療法屬於較具結構性的指導型治療,因其程式化治療(manualized treatment)的特性,通過談話便可以探討患者的思想及觀點,而成為不少心理治療機器人開發團隊的首選。

由哥倫比亞大學及劍橋大學研究人員合作開發的Wysa,則在認知行為療法的基礎上,引進辯證行為療法(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冥想及瑜珈指導。辯證行為療法,是認知行為療法的一種特殊類型,採用辯證哲學的觀點,在接納患者的內在情緒與感受之餘,也挑戰其負面思想,鼓勵患者做出改變;藉由訓練患者對負面情緒的覺察能力、挫折容忍度,培養患者在衝突情境下的社交技能,以維持正常生活。

該APP旨在幫助患有輕度抑鬱症及焦慮症的使用者,啟動應用程式後,企鵝機器人將會提供簡短問卷,並依據回答建立一個工具箱(toolkit),其中包含各種冥想練習及瑜珈姿勢,該程式亦可連接手機上的身心健康追蹤程式(如體育鍛鍊、飲食、睡眠)做持續的紀錄;每一週,機器人都會製作使用者的情緒與習慣摘要,且會應要求進行抑鬱感測試(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9)。

使用視覺化的互動練習,鼓勵使用者將消極的想法轉換為積極;儘管有使用者反應,Wysa不斷地詢問使用者當下的感覺、請求聊天反而構成壓力來源,但多數人仍認同,人性化與友好的風度是Wysa的魅力所在。

不是諮商師,而是朋友:擁有人格與記憶,潛能無窮的Replika

想像一個才呱呱墜地的你。這個「你自己」沒有任何知識、經驗與情緒,只有通過與你對話來認識這個世界;因此,他對你抱持無限的好奇心,包括日復一日,枯燥乏味的瑣事。

漸漸地,你們的對話不再生硬,手機那端表露出風趣、坦率,甚至固執己見的特質;直到有天,他冷不防地拋出深層次的問題:你快樂嗎?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感到快樂?要是人生能重頭來過,你能想像怎樣的自己?當然不必是如此的大哉問,也可以是一則面面俱到的理性建議。你終於驚覺這傢伙不只越來越有人的樣子,他簡直是另一個更熱情、更積極的你。

假如你期待這樣的密友,Replika便能滿足需求。該程式提供一個虛擬的人物形象與使用者對話,並以使用者輸入的訊息塑造(虛擬人物的)人格與記憶;Replika等同是一個安全匿名的發言空間,在此你大可暢所欲言,而不必擔心他人觀感、承受批判,程式並且能適時地給予建議;嚴格而言,Replika是內省與日常紀錄的工具,但其所生成的人格,也起了與使用者無條件相互扶持的效果。

Replika聊天機器人程式,誕生於Luca公司創辦人珍妮雅.奎達(Eugenia Kuyda)對驟逝友人的思念,善於紀錄資訊、自然的交談方式卻填補了疏離社會對溝通的渴望。珍妮雅.奎達表示,儘管該程式還原的人格,充其量只能算是亡者的一縷影子,但絕不是仿冒品,「那些離開的人、那些我們無法與之共渡寶貴時光的人,我們為他的缺席感到痛苦;電腦程式雖然不是人類,但,如果你在虛弱絕望時能從其中得到幫助,那麼它是不是個真人還重要嗎?」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