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文化關乎「分享」:街舞圈從早期競爭激烈,到現今交流熱絡,跳舞本該是讓每一個人都能快樂|cacao 可口雜誌

夏日的黃昏時刻,我們與莊孟勳(Jacky)相約在他平常練舞的花博園區見面。進行採訪拍攝時,他敬業地擺出一個個高難度的舞蹈動作,夕陽餘暉從他背後灑落,讓他的身影看來更為堅毅。舞齡至今已邁入第十六個年頭,現為舞團Rock Fantastic成員的Jacky,仍保有舞動的熱情,同時也盡心盡力提攜後輩及推廣嘻哈文化。他說一路走來艱辛,跳舞的人來來去去,有人離開圈子時他不免感到灰心;但幸運的是,遇見的人都樂於分享,不論團員或學生皆然,跳舞的環境也因此得以茁壯。

早期舞團認同感強烈、現今街舞圈發展多元,重要的是了解各個時代的美好

為了讓人們更認識嘻哈文化,Jacky在2012年拍攝了台灣嘻哈歷史紀錄片《Back In The Days-回到當初》,訪問許多街舞圈的前輩及DJ等,試圖拼湊出台灣早期嘻哈文化的樣貌:「五燈獎」嘻哈音樂初見於世、舞廳中人們互相競爭、美日文化對台灣的影響、嘻哈派對讓人們相互交流舞蹈,乃至今日街舞活動與教室普及,完整敘述了台灣嘻哈文化從舉步維艱到蓬勃發展的過程。

台灣嘻哈歷史紀錄片《Back In The Days-回到當初》

台灣早期街舞圈活動少、相關資訊也得來不易,只有很慢的網路與為數不多的跳舞錄影帶作伴。街舞圈內的消息都是來自口耳相傳,好比傳聞北部有個舞者很厲害,實際遇見時卻認不出對方,直到他做出了聞名遐邇的招式,大家才驚覺眼前這位,就是傳說中的「他」。

因為資源稀有,造成跳舞圈「擁兵自重」的生態,舞團間產生強烈排他感,致力於樹立鮮明風格,藉此強化對團體的認同感。比賽不像現今以交流、好玩為主,當時敵意很重,大家穿著團服上陣、見面也不說客套話,雙方蓄勢待發;終於有一人進入比賽場地,兩方的舞者便一哄而上,開始尬舞、互相出招,直到有一方做出了後空翻(當時最難的舞蹈招式),比賽才分出勝負。期間較著名的事蹟,莫過於台北舞團TBC包下整輛遊覽車前往南部,就是為了跟其他團一較舞技,出現「南北對抗」的局面。

90年代著名的節目「五燈獎」,讓嘻哈文化的傳播有了新的媒介。舞團蓋世太保、The party及後期的Laboyz在節目中展現了新式舞風freestyle(自由風格),是多數台灣人接觸到嘻哈文化的契機;當時節目會簽下得獎的舞團,為他們出專輯,更是讓嘻哈音樂傳遍街頭巷弄,引起人們爭相模仿其舞蹈及穿著。加上DJ Chicano光頭與友人合辦了台灣嘻哈派對「街頭文化祭」,逐漸讓舞蹈圈從舞者只會模仿國外明星跳排舞,成為一個真正有想法交流的環境。

時至今日,街舞活動及工作室百花齊放,人們有了更多管道去接觸嘻哈文化,也不再只以「舞團」為身份認同,取而代之的是重視個人實力的比賽;資訊科技發達也消弭了地理疆界所造成的舞風差異,舞者們不論在網路或現實生活都能頻繁交流,「南北對抗」局面自此逐漸式微。

Jacky除了在育達商職表演藝術科教授街舞,也固定在花博園區教授熱愛街舞的人們

經歷過跳舞圈早、晚期的Jacky,又是怎麼看待時代差異?他覺得過去的圈子資源稀少,大家更懂得珍惜;現在台灣已經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國家,所接收的知識量龐大。處在不一樣的時代,擁有的優勢也不同,而我們要知道的是:每個時代究竟「好」在哪裡。

用「分享」取代「競爭」,嘻哈本該是讓每一個人都能快樂

Jacky同樣也從資訊不發達的年代開始跳舞,也體驗過上述如南北競爭、舞團尬舞等現象。上大學後他便開始思考,「街舞」除了以互相較勁為目的,是否還能傳遞其他訊息。

2008年,身為熱舞社長的他帶領社員一同騎車環島,期間藉由跳舞募集發票,捐給創世基金會;當時台灣缺乏跳舞方面的知識性訪談資源,他便翻譯了國外舞者的採訪,半年就達成了六十部影片、兩部紀錄片的驚人數量,而後也拍攝了上述的紀錄片《Back In The Days-回到當初》;當完兵他前往美國學習戰鬥舞(Rocking),回台後開課及創立首批戰鬥舞舞團Rock Fantastic,試圖推廣這個之前少人接觸的舞風;與此同時受到美國影響,發現台灣雖有人跳霹靂舞(Breaking),但大多以男性為主,因此他也開始帶女生們練習霹靂舞,學生們跟了他七年,到現在已經能獨當一面拿下比賽冠軍。

他謙虛地說,做了這麼多事只有一個目的:希望跳舞圈可以越來越快樂。因為他所認識到的「嘻哈」,應該是每一個人都很快樂。原因要追溯至他對於嘻哈文化的想像,起先他認知的嘻哈不外乎寬鬆衣服、金色項鍊、跑車等,同時也是隨心所欲「做自己」的標章。直到有天看到舞者Bboy Remind分享了一句話,「霹靂舞的基礎不是風車排腿(其舞風常見的招式),而是如何照顧好你身邊的人。」讓他理解嘻哈不只是做自己,顧及他人遠比輸贏來的重要。

他耕耘數年的戰鬥舞即為明證,其好玩的地方在於「互動性」:有別於其他舞風比賽時都是一次一個人跳,戰鬥舞規定兩個人要同時在場上跳舞,甚至必須跳完一首歌。如此一來,便增添許多交流空間,如眼神、肢體接觸、想法等,都比輪流跳來的強烈;觀眾也會把焦點從「輸贏」轉向兩人共舞的「趣味」。對他來說,沒有輸贏本身就是一件快樂的事,這才是他認為嘻哈文化該有的樣子。 

嘻哈其實十足生活化,讓彼此分享、交流成為枯燥心靈的解藥

致力於推廣嘻哈文化的Jacky與他的舞團Rock Fantastic,共同創辦的活動「The Joint 嘻關節」至今已邁入第四年。該活動不侷限於跳舞圈常見的battle比賽,還包括知識型講座、國際大師課程、藝術影像展、免費露天派對等,將嘻哈文化能夠透過知識的傳遞,真正觸及人們的生活,把嘻哈的核心精神:「分享」延續下去。他覺得大部分台灣人對於參加活動一事,還是抱有太多「目的性」,期待得到具體的東西;然而,偶爾跟朋友走出門、單純地聽音樂放空,比起獲得有形的事物,這更像是一種生活方式。除了嘻關節,他也推薦Share Your Love(分享你的愛)、Soul vibration(靈魂振動)、Jam bound(擁擠跳躍)與Beat Square(節拍廣場)等活動,都是強調互動的派對與比賽,讓你從中體驗人與人交流的美好。

Jacky覺得嘻哈五大元素:DJ(唱片騎士)、MC(主持)、BBOY(霹靂舞者)、Graffiti (塗鴉)、Knowledge(知識)各有其魅力,若有機會接觸它們,也許能夠了解嘻哈其實非常生活化,不需要任何知識背景、專業技巧都能輕易入門,並且享受其中的樂趣;他舉自己為例,現在的生活就很「嘻哈」,除了跳舞、他還開始學習塗鴉,常跟朋友約出來畫畫,相互激盪想法。他笑說,如果你渴望彼此分享,那「嘻哈」會是你枯燥心靈的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