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1-05-06

#inthistogether當我們再一起︱星期二是什麼顏色?聯覺—使平凡的生活變得更奇妙有趣!|cacao 可口雜誌

聯覺(synesthesia,聯合感知)的不同尋常精神狀態下,產生許多意識之外的聯想。聯覺研究者朱莉婭·西姆納(Julia Simner)則稱為「平凡活動引發非凡體驗的狀態 」。是五種感官之一的興奮,激起另外一種或幾種感官的同時反應。大約有4%的人,經歷過這樣跨感官聯繫,研究表明這種聯繫在創造力出眾的人群中更為普遍。同時,它也是能用來探索人類大腦、思維、創造力和意識的新工具。

延伸閱讀:聲音碰撞觸覺: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有聯覺的症狀

這可以從很久以前的故事開始說起,1690年,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寫到一個盲人,他將小號的聲音和猩紅色聯繫在一起,當時,並沒有人清楚這是聯覺還是隱喻—— 這是聯覺研究中反覆遇到的問題;然而,1812年,一位德國醫生寫了關於在字母中看到顏色的權威描述,其他醫生也報告了各自病人的類似經歷,這些報告引起了科學家、臨床醫生和藝術家的注意。法國詩人蘭波和波特萊爾大肆宣揚浪漫主義的觀點,認為感官理應彼此交織融合。

19世紀的科學和臨床知識有限,聯覺者往往不願意昭告天下,因為這顯得古怪甚至是不正常的行為反應,一些有聯覺的人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他們的跨感官體驗被視為妄想或幻覺;還有些臨床醫生否認聯覺的存在,把病人口中「音樂看起來是紅色的」的說法解釋成過於狂熱的比喻。

「當我看到方程式時,我眼中的字母是帶有顏色的。」——美國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ynman)

1895年,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的心理學家瑪麗·卡爾金斯(Mary Calkins)的數位學生,就他們本人的聯覺表現反應作了報告,卡爾金斯對此進行分析,並對其原因做出了推測。但是和當時的其他科學家一樣,她沒有辦法在深層的神經層面上探索這種現象。另一個問題也就是人類意識難以研究的原因——聯覺經驗是內在、主觀的。當被試的個人敘述成了僅有的證據時,分析神經事件就變得困難了。就在那同一個時期,整個心理學領域不再研究內在經驗,也是認識到了這一點。

自2000年以來,已經有大約千篇新論文公開發表。重大的進步是,學界對聯覺的定義達成了共識——它的主要特徵是,被試者不由自主地對刺激做出生動的反應,這過程結合了兩種或兩種以上的不同感官模式,並且,這種反應不隨時間的推移發生變化;例如,給固定的單字總是會讓特定的被試看到相同的顏色(具體是哪種顏色則因人而異)。

除卻這些測試之外,新的神經成像技術也已證實聯覺是一段真實的神經過程。廣泛使用的方法之一是對大腦進行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常規性的磁共振成像(MRI)顯示的是大腦(或其他內部器官)的解剖結構,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則不然,它幾乎是實時識別大腦的哪些部分處於活躍狀態。

《洛莉塔》(Lolita, 1955)作者拉迪米‧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在他的自傳《說吧,記憶》(Speak, Memory)中寫到,他能聽到彩色的聲音,字母X和K分別是灰藍色和美洲越橘藍。美國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ynman)曾經說過:當我看到方程式時,我眼中的字母是帶有顏色的……淺棕色的J、淺藍紫色的N,還有深棕色的X,它們四下飛舞;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聽到音樂時能看見色彩,他在為芭蕾舞和歌劇做舞台設計時也應用了這種聯覺。

許多有音樂天賦的人詳細描述了音樂是如何為他們創造色彩的。在爵士樂和流行音樂的世界裡,艾靈頓公爵能從音樂中感受到顏色和質感,他能在特定音樂家演奏的特定音符中看到深藍色的粗麻布或淺藍色的緞子;已故爵士樂鋼琴家瑪麗安·麥克帕特蘭(Marian McPartland)認為D大調是水仙花黃色的,B大調則是褐紅色。

一項使用客觀測試的研究發現,在99名藝術類學生中,聯覺者的比例為7%,而在對照組中為2%。也有證據表明聯覺和創造力元素之間存在聯繫,但阻礙之一是,對創造力(creativity)還未有一個令人滿意的定義,因為:創造力是個定義起來十分複雜的構造概念,在系統研究領域,它幾乎複雜到了惡名昭彰的地步。

許多人更願意相信,聯覺與創造力的聯繫開展了更多思維。在幾個世紀之後,聯覺仍然保有著它的力量,使日常生活變得更加精彩,也更加複雜。

延伸閱讀:這音樂是什麼顏色?音樂的色彩聯想映射出人的情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