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2-05-26

周書毅專欄(11)|別忘了為該發聲的事物發聲,然後,繼續鍛鍊,繼續創作|cacao 可口雜誌

2021年這一年,有許多生命消逝了,非自然的自然死亡

在疫情下,所有的自然都在人的介入中變動

沒有了原本的規則,人與人的消失

這一年,還有很多事物被遺忘了,那些抗爭的餘聲

還在,還在,最怕打壓變成習以為常的日常

慢慢的,變成無聲的抗爭,還有誰可以發聲

香港變了,還有許多地方也變了 

這一年,有些地方不在了,還倖存的是幸運

不幸的是遇見大火,或是僥倖地被留下 

一瞬間,失去了曾經有價值的地方

像是記憶中的那裡,這裡 ……

時間什麼時候開始以年計算

什麼時候開始一年過去就要狂歡

電視新聞打開多是跨年演唱會

打開窗外聽見車聲在流動

安靜地聽見自己與這座城市的關係

去年的今天我在金瓜石

今年我在高雄

這一年,時間的速度沒有改變過,只是有一些難過的是事,讓我們感覺過時間走得很慢,有些突如其來的好事,讓我們感覺時間變得很快,時間從來沒有改變過,是我們一直在改變感受時間的方式,一年的最後一天,你怎麼度過 ,時間的速度有不一樣嗎?我還在計算波麗露樂曲的拍子,為何有的版本快一點,有的慢一點,還有一首竟然多了一段樂句,是那一天錄音多演了一段嗎?也許時間是有在改變的,只是我們不知道,我們只能活在當下 ……   

一年的最後一天,怎麼渡過?

有開心,有傷心,有時焦慮,有時封閉 

希望明天繼續擁有前進與突破的勇氣

然後別忘了弔念,別忘了反省

更別忘了為該發聲的事物發聲

然後,繼續鍛鍊,繼續創作

有適合表演的時候,表演——2021.12.31

《暖化之後,我住在….》編舞暨演出:周書毅 |影像創作:呂威聯、周書毅 |音樂聲響:王榆鈞|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Photo by William lu 呂威聯

══回應可口2021年度回顧══

Q:在所處領域,觀察到這2021年來有什麼變化或趨勢?

這一年感受到最大的變化是距離。2021年我移居高雄,以衛武營駐地藝術家的身分在南方移動,去了解南方城市的當代藝術是如何在城市發生,又與其他城市有什麼樣的差異與落差。台灣現在有了北中南三大國家級的表演場館,除了傳統與古典的演出之外,在中南部的當代劇場作品是最不容易推廣的,特別是現代舞。所謂的現代與當代,就是此刻正在發生通往未來途徑的一種時間語言,加入了舞蹈,代表了這是這時代誕生的一種舞蹈語彙,那麼在這全球化的資訊流通下,為何現代舞在每座城市仍有所不同呢?因為距離,藝術文化與生命歷程的距離,讓每個人在每個地方都跳不一樣的舞蹈。

只是我想未來現代舞有一天也許會消失?因為會出現更多新的舞蹈。然後劇場也許也會消失,因為實體性消費的萎縮,會漸漸地改變了文化藝術的參與方式。

Q:2021年養成什麼新的習慣或改變?能舉例嗎?

在家吃早餐。在家吃早餐,可以讓自己的身體有一段好好準備的時間,才出門面對一天的工作,有時是咖啡配黑糖饅頭,有時是豆漿配吐司,在不同的食物文化混搭的早晨,會讓我的思緒更為放鬆也更自由。一直選擇移居創作的我,吃有時是最容易忽略的,特別是吃素的我,這一年在高雄的生活,除了創作的新挑戰,吃的節奏也漸漸的改變了我的生活習慣。

Q:你認為在自己這個產業中,與你剛入行時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網路串聯的虛實世界。我剛入行的時代是大約20年前,表演藝術產業在當代劇場還在一種拓展的年代,許多事都需要實體接觸才能完成。如今我們生活在網路串連的全球化時代,創作者越來越多,能看見的世界也越來越大,但串聯是否真的也越來越遠呢?實體展演面對的挑戰也越來越多,我想這正是我們走向未來的風景,我也正在努力在其中努力著。

Q:2021年度整理出最推薦的電影、書、影集、展覽、音樂?

影集:《四樓的天堂》

展覽:驫舞劇場《14》、《TAKAO . 台客 . 南方HUE : 李俊賢》、《綠島人權藝術季》、《不朽的青春》、《武營來跳舞》、《舞蹈南方》

Q:2022年的到來,自己有什麼期待?或是特別嚮往的目標

2022年,我期待台灣的地方藝術文化中心的可以往專業管理的方向努力,讓選擇想要在地發展努力的藝術家或團隊進駐,並且參與規劃與發展提案,這樣地方的文化藝術中心才能真正運作起來!藝術文化的教育不能光是看學校或市中心化發展的國家及場館,地方更是未來我們要投入更多資源的地方。

明年我的目標就是努力做好《波麗露在高雄》的28場演出,一步一步走入高雄38區分享現代舞。再來就是策劃「2022臺灣舞蹈平台」,在南方匯聚舞蹈的未來風景。


關於專欄作者:周書毅

從身體出發,用舞蹈作為與世界溝通的語言,關注人與社會環境之間的關係。在過往的創作及行動中,善用跨界力量的特性,強烈表現在藝術公共性上的著墨。編創聚焦叩問生命的價值,反映個人或群體在不同社會脈絡下的狀態,提出「屬於亞洲的身體語彙」,並以劇場、非傳統劇場、舞蹈錄像等形式呈現,持續以移地移居創作的方式遊走各地。2020年,受邀擔任衛武營首位駐地藝術家,移居南方。

延伸閱讀:周書毅專欄(10)|打給一位藝術家聊藝術: 與蘇品文談少女練習的藝術實踐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