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4

嗨,陌生人。讓我們隔著透明玻璃親吻|cacao 可口雜誌

2007年3月10日,受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的委任,捷克首屈一指的行為藝術家吉里·科凡達(Jiří Kovanda)在這座指標性的當代藝術場館內,隔著一面玻璃,等待著願意與自己親吻的陌生人。《透過玻璃接吻》(Kissing Through Glass)是他給作品起的名字。早先這組作品曾經在不同公共空間與完全陌生的人群共同完成。

「吻」的行為,一直潛藏在科凡達早期隱秘機智的行為作品中,如1976年5月11日,科凡達在布拉格街頭鋪了塊剛和好的混凝土,邀請一對男女站在上面接吻。藝術家本人則以旁觀者的身份,通過文字記錄了整個過程。這件《吻》(Kiss)作品是藝術家極具代表性的一件。不僅直接宣告了布拉格之春的失敗,也間接暗示了當地藝術家們戴著手銬跳舞的灰暗創作期。

吉里·科凡達在手扶梯上轉身盯著站在自己身後的人

在70年代的布拉格,為了避開間諜和敏感人員的視線,大部分藝術家在當時不約而同選擇把實踐轉入地下,多數時間都會悶在工作室裡埋頭創作,或是逃到窮鄉僻壤進行。然而,科凡達卻不以為然。從那時起,他開始頻繁出入公共空間,實現著一系列難以與日常姿態區分開的微行為。他在手扶梯上轉身盯著站在自己身後的人看;在街上故意靠近匆匆而過的路人,在公用電話邊等待著鈴聲的響起……。科凡達的創作意圖,是相當明顯的。他非常巧妙地批判著自由的喪失,也強調著在疏離和猜忌蔓延的社會環境中,保持信任和坦誠的重要性。

吉里·科凡達在街上故意靠近匆匆而過的路人

時代前進,藝術家本人卻對兩件作品所對應的社會環境有著清晰的認知。對於《透過玻璃接吻》他的理解是這樣的:我希望有人能願意隔著玻璃與我親吻,這種既保持距離,又無比親密的互動,令人著迷。

泰德現代美術館線條流暢的建築結構和流量穩定的訪客群體為科凡達的創作提供了絕佳條件。他不僅想要通過作品打破空間層面上的內外之分,更想要在動線清晰的固定展廳以外,嘗試製造偶遇的不確定性。

這是一場屬於科凡達發起的感官的邂逅。撇開建築和作品的關係,《透過玻璃接吻》為共處在一個空間的人們提供了截然不同經歷。視線之外的我們,看到的可能是孩子的天真,莫名的尷尬,或是陌生人之間一絲的溫柔。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