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5

吾隱 / 無隱—趙傳安|cacao 可口雜誌

無隱,必定建構於某種隱藏的身體暗喻。唯有將身體所劃界出的客體「外在世界」轉變為主體,才有可能將「吾隱」化成「無隱」,模糊感官世界所認知的「主」與「客」,塑造出另一種身體的開放隱喻。出生於台灣台南的攝影家趙傳安,1978 年毅然放棄安逸的教書生活,投身熱愛的攝影工作,開啟了至今30餘年的新聞攝影記者生涯,也因此將紀實攝影與藝術攝影接合創作,產出他在「無隱」(1990)與「無隱弄花痕」(1998)系列作品中揉雜又難以定義的身體與地理景觀。

或許是新聞工作的內化,在其藝術創作系列作品中對自然與花藝的精巧運用,總有著「冷面」(deadpan) 攝影美學下冷靜與超脫的全知氛圍,然而深究其「無隱」創作時間點與台灣的歷史脈絡,更可以發現其作品呼應1987年台灣解嚴後對創作者對身體束縛的衝撞與釋放,他的女性裸體系列作品中便有著如此強大的能量與意志。他非但不是將女性安置在男性凝視的目光之下,反而扭轉女性身體與慾望的並置,超越凝視女體的侷限,以一種反撲的姿態衝撞了長久以來對女體疏離與剝削式的淫窺。

趙傳安的裸女系列作品既不似日本攝影師荒木經惟對女體與性的露骨,也既非香港女性影像再現下的壓抑沈重,他的作品風格看似赤裸卻難以明示,充滿隱喻卻企圖以全知的觀點切入身體與自然景觀,具有含混曖昧並高度個人化的美學。他說:「裸身於大自然的懷抱,拍出自然的本體於純粹的存在。人原本就是大自然的一個『景』而已。」他的作品有著一種反叛氣質,卻又和諧地讓人無法感受到敵意。自然與裸體的暗喻,就好似有意識地將風景攝影的視覺語言作為突破身體因意識而劃下的界線,轉化成一種對身體理解的批判與解構,吾隱便越趨無隱。

<高低>
<無題>,無隱系列作品

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與新聞工作者,其實,新聞攝影作品無論如何完美、如何真實且具有說服力,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對於新聞工作的狂熱,善儘工作上的責任感,為社會歷史的遞嬗發展作見證」,他不以此感到滿足。在他的影像世界裡,女性身體拖曳深具力量的紅色薄紗,映襯著壯闊孤寂的泥火山山脈, 以粗粒子小底片的手法超越了地景攝影的傳統。彷彿靜止的蓮花池裏女性身體竟如此觸動觀者情緒。而底片重複曝光手法下,彷彿與花朵競賽的女體也如此如史詩般再現了生活對身體的制約。這些都將女性身體與自然景觀的剛與柔,揉和在攝影粒子材質上的展現,彷彿也因此將攝影媒材的限制凸顯,達成突破框架的雙重性。不論拍攝概念手法以及主題,都能看到他受到紀實攝影與藝術創作兩者磨合所產生的獨特美學,他認為「攝影永遠有粒子存在的問題,它頂多限制了作品所能放大的尺寸,並不影響作品創作的完美藝術性,若斤斤計較粒子的粗細,何不放棄攝影改習繪畫?」

<叛逆>
<矜持>

即使在數位化時代衝擊之下,他仍以底片重複曝光的方式作為他最重要的創作精神,趙傳安這麼說道:「原創力旨在表達作者內心主觀的訴求,而藝術風貌的呈現,也絕非純屬浮面的技巧而已。」對他而言,拍攝技法並不侷限在一個固定模式,無論是一次曝光或者利用多重曝光的合成手法來完成作品,舉凡重組、聚合的表現都只是攝影作過程的嘗試,重要的是影像呈現的結果,畢竟攝影藝術本來就應有更寬廣的創作空間。

凡藝術是技術;但僅乎技術,不是藝術。

原文刊於cacao Vol.15《UTOPIA》

關於攝影家:趙傳安,1948年出生於台南台灣,1977年從事新聞攝影記者至今,以新聞攝影記錄下台灣社會的戒嚴到解嚴,橫跨紀實與藝術的攝影觀點,造就其獨特跨界的攝影風格與暗房創作美學。舉辦過多次全國個展 :「無隱」、「振翅」與「無隱弄花痕」。國內獲獎無數,被攝影界譽為終身免審藝術家,更於1998年獲頒第21屆中興文藝獎章,為台灣解嚴前後至當代,橫跨傳統與數位藝術攝影的重要代表人物。

  • Via: Text/ Bruce Chao Photo provider / 趙傳安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