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10-28

《Since She》這是一封給碧娜的情書|cacao 可口雜誌

2018年5月12日,碧娜·鮑許(Pina Bausch)的烏帕塔舞蹈劇場新作《因為她》(Since She)在德國舉行了世界首演。這是此舞蹈劇場44年來第一次演出非碧娜·鮑許編劇的長作品,並且,來自這位希臘導演——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因為她》從主題不難看出帕派約安努是以這支作品,致敬碧娜並與她進行天上對話,並在首演完畢,說著:昨晚的首演,在這個背景下,在這個舞台上,與這些藝術家一起,因為她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因為她》
碧娜去世快十年了,烏帕塔舞蹈劇場仍然冠著她的名字。和她標誌性的瘦削一樣,她手中總是香煙不離手,也是她留下的印記。

這是一封給碧娜的情書,感謝她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因為她》是一次勇敢的嘗試。舞蹈劇場實踐者帕派約安努在這個永恆的光環中挑戰者碧娜在舞蹈世界留下的一切。帕派約安努是希臘人,從小學畫,早期是知名畫家和漫畫家,後來才轉向表演藝術,他是編導,也參與演出,時常擔任舞台、服裝和燈光設計。他後來擁有了自己的舞團。2004年雅典奧運會開幕式和閉幕式演出,創意導演帕派約安努讓全世界認識了他的名字。

他是希臘當代劇場的視覺神話。2015年,他成為烏帕塔舞蹈劇場僅有的兩個外籍邀約編導之一。他接下合作後說:我覺得驚喜和榮幸。20歲時,接觸了碧娜·鮑許的作品,她一直是我的偶像,我第一次看碧娜·鮑許的作品便感動到流淚,從此我追隨她,深愛她,至今從未改變過。謝謝劇場的邀請,讓我迎接挑戰,這也是我為其他舞團創作的第一個作品。

《因為她》

人們期待他為後碧娜·鮑許時代的劇場帶來新的創作

成為烏帕塔舞蹈劇場邀約編導的第三年,《因為她》像一幅畫般呈現在舞台上。她聊著:我確實是把人體當作一種工具、一種顏料在使用,包括一種情慾的能量,也是我的工具之一,因為我是希臘人。沒有一個希臘雕像,是不具有情慾能量的,一向是一種感官與靈性的交織。帕派約安努從希臘文化特有的觀點談身體美學,可以濃烈的感受到,人的身體之於他自己,只是一個工具。如同在古希臘觀念裡,「健全的精神寓於健康的身體 」,人體是最具勻稱和諧、莊重優美的特徵。並說:一個畫家的觀看方式就是能夠,不從心理層面去看,這樣就能看到,你的眼睛真正捕捉到的東西,而不是看到你既知的。

劇場藝術總監阿道夫·賓得(Adolphe Binder)說:這是舞團一個全新的開始。整個舞團在秉承碧娜·鮑許的某種藝術意志後,從今天開始,也翻開了新的一頁。

在改變我們的生活之前,碧娜·鮑許曾經激怒了許多人

在早前,人們容忍不了碧娜·鮑許娜對以往舞蹈的「破壞」——芭蕾舞優美的身姿不見了,她讓演員不去作展示身體美和技巧的舞蹈,而像日常生活中的人那樣在舞台上走路、抽煙、打鬧、笑、說話,演員們不穿美麗線條的緊身衣了,而是生活中所見的汗衫、襯衣、裙子、西裝和工作服。《交際場》裡,她甚至用上了一群58歲到77歲的業餘舞者,他們看上去瘋瘋癲癲、歇斯底里、痛苦不安,充滿了慾望、恐懼、痛苦和死亡。

這些作品曾令年輕的碧娜·鮑許遭到惡評,甚至被人吐口水,被揪著頭髮轟出劇場。這一類的劇院醜聞在1979年的印度演出中到達了頂峰。直到《春之祭》以來,她的「舞蹈劇場」逐漸被接受,舞蹈的戲劇傳統和表現主義傳統回歸。

人類為何要舞動?

「人類為何要舞動?」碧娜·鮑許對現代舞蹈最大的反問和最大的給予是這個問題。她自己用提問的方式編舞,向軀體詢問內心的疑惑,然後要求身體的姿勢誠實作答,身體力行地實踐「為何而動」的理念。她給出了答案,後來者或者參考答案,或者像帕派約安努一樣,在碧娜·鮑許的答案裡,尋找新的答案。

最早的烏帕塔舞蹈劇場是傳統的芭蕾舞團,年輕的碧娜為這個劇團帶來了盛名。從《春之祭》開始,《穆勒咖啡館》《康乃馨》《黑暗中的兩支香煙》中,幾乎不再有舞蹈動作,朗誦、尖叫、歌唱、流行歌曲、探戈舞步、雜耍甚至脫衣舞都被搬到了舞台上。

《春之祭》
《穆勒咖啡館》

她對日常生活的細膩觀察,令她的舞蹈作品能夠現實地庸俗著,也輕鬆地嘲諷著。德國著名舞蹈評論家Johan Schmidt認為:這份庸俗成為戲劇藝術的潤滑劑,簡直就是生命的基本物質 。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