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1

《麂皮:永不滿足》:成軍30年後,故事只有在準備好被講述之後才能講出來|cacao 可口雜誌

作為90年代英倫搖滾 (Brit-Pop) 代表之一的麂皮(Suede) ,2003年無預警的解散到2010年的復出,作為麂皮靈魂人物主唱布雷特安德森 (Brett Anderson)來說,這部紀錄片《麂皮:永不滿足》( Suede: The Insatiable Ones)並不是粉飾過的宣傳工具,而是探索樂團在歷經高潮與低谷,揭示神話背後自我毀滅的真相。

導演邁克克莉斯蒂(Mike Christie)表示《麂皮:永不滿足》的紀錄片,現在才是正確的時機,因為麂皮在成軍30年後,目前再次處於藝術力量的頂峰,團員們能更誠實與殘酷地反思他們過往的生活,再加上鼓手賽門吉爾伯特 (Simon Gilbert)習慣拍攝樂團私下生活的鏡頭,也將在紀錄片中一一浮現。

「年輕時的愛情真是太棒了,但這不利於創作。分手的折磨,讓你需要某種動力使自己擺脫困境,並有了一些值得寫的東西。」—主唱布雷特安德森

80年代後期,安德森和吉他手胡斯汀弗里舒曼 (Justine Frischmann)交往並與另外的吉他手柏納巴特勒 (Bernard Butler)、貝斯手馬特奧斯曼 (Mat Osman)、鼓手賽門吉爾伯特 (Simon Gilbert) 組成了麂皮樂團,後來弗里舒曼在1991年離開他,之後她與樂團分道揚另成立了Elastica樂團。談到這段感情,安德森說除了美好的記憶之外,也聊到從分手到她離開樂團的這段時間,讓麂皮團員間處於一種尷尬的氣氛中。弗里舒曼在紀錄片中也侃侃而談,當時她希望麂皮能成為另種樂團。她的離開,對團員之間來說不是失去,反而有種去除後的向內團結,突然之間,四個成員又重新聯繫在一起,音樂默契上都變得有點心靈感應。

在他們發行第一張單曲之前,他們就被NME封為英國最佳樂團,他們創造出麂皮自己的音樂風格,而不是跟著當時的音樂風向走。當時的吉他手柏納巴特勒所屬意的樂風以黑暗為主,推出第二張專輯《Dog Man Star》結束後,柏納巴特勒負氣退出了麂皮,當時大多數人認為這將成為樂團的終結。但是他們徵選選出當時17歲的吉他手Richard Oakes和鍵盤手Neil Codling ,1996年推出新專輯《Coming Up》在英國排名第一,專輯中五首歌進入Top 10單曲; 1999年的《Head Music》依然攻佔暢銷榜首 。2002年離開長年合作的「Nude Records」,新專輯《A New Morning》市場反應下滑,樂團在單曲發行後於2003年宣布解散。直到2010年青少年癌症基金會的演出,讓他們重新在一起並且復出,之後接連發行《Bloodsports》(2013)、《Night Thoughts》(2016)、《The Blue Hour》(2018)三張專輯,獲得良好的反應。而這些復出之作,也為紀錄片帶來了更多的電影元素。

「Suede: The Insatiable Ones」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為行動者,而不願只是觀看者的麂皮來說,《麂皮:永不滿足》是他們的整理再出發,下一個繼續,或許是混亂,而,為什麼不對未來感到樂觀呢?看著這部片,重回青春時光。

《麂皮:永不滿足》將於11/22日上映

Related articles

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它是一萬年:橫跨歲月、地域發生共鳴的十部電影|cacao 可口雜誌

儘管「一萬年」怎麼聽都像是悶騷青年不切實際的囈語,它依然能引起少少的感觸。箇中原由,或許因為所有人都生活在這個一切意義,都被曲解為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