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Taipei, TW
2019-12-06

血與生命:Hermann Nitsch的血腥儀式|cacao 可口雜誌

赫爾曼·尼特西( Hermann Nitsch),1938年生於奧地利維也納,二戰飛揚的砲火伴隨他走過了童年時光;又加上父親此間客死俄羅斯,戰爭為他帶來極深的影響,「它將我變成了一個世界公民,我反對任何形式的政治與民族主義。」作為維也納行動主義的創始成員,尼特西的作品涉及血腥、性和暴力而創造出極端的作品,他以「給眼球以暴擊」的藝術表達,只要求觀者能強烈地感受生活的全面擁抱,正如他所說,道德批判可能隨之而來,但他對觀眾所回應的道德判斷不感興趣。

Related image
赫爾曼·尼特西( Hermann Nitsch)image by nitsch.org

尼特西年輕時的學習生活似乎充滿了巧合,但又像是刻意為之。起初,他因拒絕學習文化課而不得不離開文法學校,但是天賜的藝術禀賦又將他引入了美術學院的大門。後來,憑藉著對世界的好奇,尼特西又先後嘗試了詩歌、散文及舞台藝術。在相繼接觸了各種形式的藝術表演後,尼特西終於在有關宗教的哲學與精神思考領域找到了歸宿。其中奧地利著名心理學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Gustav Jung)的相關著作,亦對其造成了深遠影響。其中最為顯著的便是他深入思考了藝術作品該如何給觀眾留以最直接的感官體驗。

自1957年以來,便通過儀式表演藝術來應對人類生存的加劇問題,最著名的是便是《縱慾神秘戲劇》(Orgien Mysterien Theatre)被釘的十字架、鮮血、內臟、長袍,裸體參與的舞蹈者,表演作品喚起了所有感官的聚合,以揭示深刻的普遍真理。在這場異教儀式中,尼采的思想在其中,尼特西表示這不是褻瀆或惡意教會的行為。他崇敬基督教,因為基督教的歷史充斥著犧牲的象徵和儀式。

Image result for hermann nitsch blood
Nitsch, scenes from Orgien Mysterien Theater, Prinzendorf, ongoing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尼特西經常通過在地板上倒漆或在地板上滾動身體來創作該系列的其他繪畫作品。
早期表演中,他使用動物鮮血,後期則為紅色顏料。在優雅與暴力間激發了極端的情緒和心理狀態。

人們經常問他對於這種殘酷的迷戀根源,難道是出生兩戰的恐怖所致?尼特西表示也許它們確實留在了他的潛意識深處,因此,他選擇血液而不是油漆,「我永遠不會使用任何其他材料。」在之後的幾年中,尼特西運用血液、裸體及動物內臟等觸及底線的藝術載體,舉行了多次行為藝術展示,並以血淋淋的作品向世人傳遞其獨有的暴力美學。尼特西不會犧牲活體動物,這是批評者無法理解的事實,他採購專業屠宰的肉類動物屍體。可想而知,他的表演和作品有時會引起如此強烈的抗議是可以理解的,這些血腥畫面讓觀者產生的不安,尼特西這樣大膽且直擊心靈的藝術活動,在當時成功引起了社會熱議,伴隨他的則是多次出庭受審與三場牢獄之災。

如今,尼特西的美學理念已然早早褪去污名。他相信他的藝術是積極的,並不認為為這會引起任何悲劇性的挫敗感,而是可以幫助觀眾達到宣洩和無私的愛的狀態。他認為這是真實的存在狀態。

Image result for hermann nitsch blood
The Color Red and the Sap of Life,1986 © Lower State of Austria, Lower Austrian State Collections
Photo: Peter Böttcher
Image result for hermann nitsch blood
Schüttbild,2010 Blood and Acrylic on Canvas 78 3/4 x 118 1/4 in 200 x 300 cm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