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10-25

十年之前、十年之後,在體相中潛行與漫舞|cacao 可口雜誌

攝影棚裡一片寂靜,只有體相舞蹈劇場的創始者-李名正以及他的創作伴侶(他的妻子吳品儀)情感與肢體動作曾未停止。在別人的眼中他是如此瘋狂,但那是他愉快、調皮思考不竭的泉源。從創立劇場10年多來,他創造、推演他的想法,挑戰無法逾越的障礙,他說:「我花了十年才看到台灣逐漸成熟的表演藝術。」集結時間的堅持,表露無疑的是他那從不掩飾的熱情與孤寂。

「前行的時候,頭會往後回顧嗎?」面對走過台灣舞蹈劇場十年多的名正,筆者很好奇這艱辛卻帶起豐富生命力的過程。「別說這十年多的日子,直到現在,我偶而還是會想到小時後,國小時的自己編第一支舞的興奮。」腦海裡總會有每個時期的創作體會,但我所見到的,總是推向我進入前方這個世代的某種準備;就像這次推出《體相視集》,我捨棄回顧過去表演中的精粹圖片,大膽重新拍攝、留下個伏筆,先讓觀者預見我及體相舞蹈劇場未來創作的方向。

十年之前,很多人總是覺得我的作品疏離而冷調。那時,我汲取了西方文化涵養回國,在這出走與返回中,不同文化、背景與時代性下的孤寂感與窺探性,便隱身在我創作中醞釀。從國立藝術學院畢業,獲羅曼菲老師推薦赴新加坡參加編舞營,是我出社會實現編舞熱情的第一步。之後澎湃的創作能量,刺激我拿著林懷民老師的推薦函,到美國UCLA及NYU念了創作研究所,東方人的我總是在課堂上的即興題目時,發想各種可能性藉此得到更多人吸引注視。

回國後,第一次個人創作展演《發現城市ㄧ》(1999)顛覆了台灣當時制式的演出模式,電視中預錄我重複不斷的下樓、開門上樓,直到真實的我開門出現帶領觀眾上樓;樓梯間與走廊也成為表演空間,帶領觀眾以行進的方式不斷改變觀看角度與視野,並感受不同空間有不同溫度與情境,它取代了靜態觀賞的被動觀看模式。《發現城市二》(2000)回到母校台北藝術大學的舞七小劇場演出,獲得王雲幼老師的個人捐款贊助,這對於剛回國創作的我而言,是一份長輩關愛與鼓舞,也促成了成立舞團的決心,於是,體相舞蹈劇場在2000年成立。《93城市‧數據》(2004)是我非常大膽的嘗試,東方的身體接受西方資訊,探討生命許多隱喻面相,歡喜與憂傷並存在生命之中;也有人說投入過多混雜情緒,得到正反兩面評價。我想,框架之外還有細微的點線面是世人遺忘的,我捍衛這破碎的靈感,因此獲台新藝術獎提名並受邀至法國演出。

十年之後,我在心裡構築一個新的時代,從未來時代中衍伸出來,我想,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程度地偏離規範,重新拍攝的《體相視集》裡,全新的視覺感受就是我預想規範之外的種種例外,然後計算最貼近的創作組合方式。每一個動作,身體筆直地或歪斜地移動,間斷地或緩慢地動作著,與隨之的表情凝聚,都是一種新的對話建立起來;創作之下對應了某種情緒的變化,有時後,一個人可能同時扮演了兩個或更多角色…孤獨者、喜悅者,或者一個角色可能被複製、增生,這些未來創作都可能是反映國際性、社會性與最隱藏的個人性。對我來說,舞者真正的本質就是將自身的生命視為成就一件藝術品的材質,舞者必須無懈可擊,舞蹈是一種藝術!我將自己展現在公眾面前,用自己生命讓全世界感動和暈眩。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關於創作者:李名正,體相舞蹈劇場(BodyEDT)創始者與藝術總監。有一個不安於室的靈魂,高舉就讀藝術學院燃起的火把,到NYU、UCLA 攻讀碩士續燃創作熱情。我的 創作是當代社會文化涵養下共生的產物,呈現當下的思考狀態,一種價值與存在。我的創作是東方,有其存在的風味樣貌,一如存在我生命的姿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