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04-04

關於運氣:如果你是一個積極進取的人,那麼你很幸運!因為,那也是運氣|cacao 可口雜誌

對於我們一生中最終獲得的地位和成就,有多少應該歸功於我們自身?有多少要歸咎於我們自己?對於這些問題的回答,就能反映出你的道德觀。大致來說,你越是認為我們的人生歸功(歸咎)於自己,你就越傾向於接受默認的(通常是殘酷、不公平的)社會和經濟後果。人們基本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你越是覺得我們的人生並不歸功(歸咎)於自己,你就越是相信我們的人生軌跡,是由我們無法控制的外力(和純粹的偶然)塑造的,你對於失敗就越有同情心,你就越希望從幸運的人那裡得到回報。當人們認識到運氣的存在時,削弱它的嚴酷影響就成為了基本的道德工程。

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他影響深遠的著作《思考,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提出著名的區分方式。他認為人類有兩種思維模式:「一號系統」是快速、本能、自動的,而且通常是無意識的;「二號系統」則較慢、更為慎重,感情上更為冷靜(它通常溯源到前額葉皮質)。

gif image via GIPHY

當我們成年的時候,我們的一號系統的反應很大程度上已經固定了。那麼二號系統呢?我們可以用它來塑造、引導,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改變我們的一號系統——改變我們自己。

每個人都熟悉這種自我掙扎,尤其,一號系統和二號系統之間的鬥爭,往往是大多數人生活最戲劇化的部分。當我們後退一步反思時,我們知道自己身體需要多鍛煉、少吃飯;要更慷慨、少暴躁,要更好地管理時間、提高效率。二號系統認為這些是正確的決定,它們是有意義的,邏輯滿分,合情合理。

但是當鍛煉的時機來臨,我們坐在沙發上,一號系統覺得它十分不想穿上跑鞋,它想吃油膩的外賣食品,它想對遲到的外賣人員大發脾氣;當需要二號系統的時候,它跑哪兒去啦?它姍姍來遲,滿是悔恨和自責。

我們的選擇變成了習慣,習慣變成了性格

要想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意味著要有意識地決定,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並通過日常的小決定來執行這個原決定。你是由你反覆做的那些行為所定義的:我們的選擇變成了習慣,習慣變成了性格。因此,形成良好的品格,成為一個好人,意味著反覆選擇做正確的事情,直到它變成習慣。

二號系統思維,並不能使我們擺脫運氣的陷阱,原因有二:進行二號系統思維的能力和需求不是均勻分佈的。

首先是能力

用二號系統來規範一號系統是有難度的。通過用二號系統思維做出的慎重選擇,發揮必要的自律,來克服一號系統的反應,是需要努力的。它很消耗能量。

做到這一點需要一定的條件:一定程度的沉著冷靜,在一定程度上不受制於食物和住所等基本的物質需求,一定的訓練和習慣。即使有這些優勢,要做到也是很困難的。在歐美有一整個「生活秘訣」(life hacking)流派,致力於發明各類技巧和技術,可供二號系統思維,用來抵消一號系統對甜食和拖延症的偏好。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平等地擁有這些條件。你是否有能力、有多少能力用這種方式鍛鍊二號系統,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的遺傳。它也取決於你出生在哪裡,你是如何被撫養長大的,以及你能夠獲得的資源。甚至,我們改變自己人生軌跡的願望和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我們的人生軌跡。

其次是需求

有些人不太需要自律的能力,因為他們在事情的失敗都能被原諒和遺忘,如:假如你是像川普那樣,出身富裕的白人男性。你擁有一次又一次地犯錯、把事情搞砸,總能擁有比別人更多的金錢和社會關係;司法系統總是會對你寬容以待;你總是會得到更多的第二次機會。你甚至可能有一天成為總統,而不需要學習這職業,相關的任何知識或開發任何技能。

舉了例子,如果你是一位黑人男性,你就會被迫高度自律。你周圍的人經常繃緊了神經,容易懷疑或害怕你,拒絕你的任何申請。尤其是,如果你是個窮人,無論是求學中、求職工作等等,只要稍微越界一點點,就可能招致數年甚至一輩子的惡果。底層群體必須付出兩倍的自律,才能獲得一半的機遇。

無論是自律的能力,還是需求,都不是平均或平等分配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們對窮人、飢餓者、無家可歸或隨時可能無家可歸的人,要求要高得多。而這些人大概率是最難擁有培養自律能力的條件的。(這就是貧窮之所以代價高昂的另一個理由。)

gif image via GIPHY

你自律和自我改善的能力,以及你對它們的需求,都是你遺傳的一部分。他們藉由人生的彩票落到你手中——靠運氣。

當然,人們並不急於把自己的失敗和缺陷歸咎於自身。心理學家已經證實,所有人都受制於「基本歸因錯誤」(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當我們評價他人的時候,我們傾向於把成功歸因於環境,而把失敗歸因於性格——然而當我們評價自己的人生時,則恰恰相反。每個人與運氣的關係,都有點自私和機會主義。

一個人從人生這張彩票中得到的好處越多,否認這是張彩票的動機就越強烈。作為一個階級,幸運的人有各種各樣的政治動機,將社會和經濟結果塑造成一種天然的秩序的反映。自人類文明誕生以來,人生的贏家們一直在講述這樣的故事:為什麼他們才是那個特別的人。

無論是人類基因還是人類社會,都並不根據我們認為公平,或人道的原則來分配人生的贈禮,因為運氣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非同尋常的重要角色。我們都會成長為成年人,但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遺傳、在完全不同的地方開始我們的人生,被推向截然不同的人生目標。然而,除了先天的運氣之外,我們必須正視運氣。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