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6

時間、行動以及光的連續拍攝—Erdal Inci|cacao 可口雜誌

我最主要的工作是去創造一種以新的媒體構成的模式,並不是使用傳統的手法。我選擇影片和動圖的原因是它們使你有控制時間的機會。我挑選某個人的背影當作主體,因我認為舞蹈是最美麗的視覺物象。我挑選真實的環境當作背景,因為它製作出與舞蹈截然不同的衝突感,這些讓我的作品更加獨特,而我也不會做其他人已經做過的事情,我所做的事是出於我自己的需要。近期的計畫是編曲製樂,在視覺與聽覺結合的企劃中,影片和聲音都會影響彼此,當作曲家和實物投射機同時進行時,最主要的概念會是:時間、行動以及光。

漸漸地,我不再去想著我的未來。而慶幸的是,我搬到能看見伊斯坦堡某個美麗視角的地方…而我還有許多的夢想。日日夜夜,當我做著白日夢時,我會夢到某個空間和行動,我試著去回想也還能聽見聲音,在接下來,這些都突然變成了一位美麗的女人…。但無論如何,我很難去闡述關於我在夜晚所做的夢。

《Kamondo Stairs》

《Kamondo Stairs》讓我感覺焦慮,卻同時感到滑稽。這樣的焦慮感來自我所假定的某種永不結束的無盡,像是你從某個地方墜落,卻能夠在長久的時間裡保持不墜落到地面的夢境。這樣矛盾的運作模式卻讓我感覺有趣。

《Flood of light》

在拍攝之前是下雨的天氣,我公寓前的街道都被雨打濕。我想我可以去使用手中僅有的光源製作出一個波浪形狀的圖案。而最後,這個構想開始運作了。波浪狀的粼粼光波宛如夢境般呈現在加拉達(Galata)區。


原文刊於cacao Vol.12《伊斯坦堡/夢》

關於創作者:Erdal Inci,我出生並成長於安卡拉。我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2001年到2005年之間我在Hacettepe大學研習繪畫,在結束學業後我參與了許多的展覽,但這樣還不能滿足我。接著,我搬到伊斯坦堡開始了我在孩提時代的另外一個興趣:攝影和影片拍攝。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