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10-20

看不見的邊緣、霧裡看花,那些朦朧的美感|cacao 可口雜誌

充滿創造力的藝術家,總是能搶先一步洞察到這個世界的奇妙變化。他們嘗試將人們的視線變得模糊,於是你再次進入迷霧,尋找與朦朧有關的美。相比於銳利鮮明的美,朦朧的浪漫是與生俱來的。當我們把雙眼的模糊度拉高,讓若有似無、虛實相間成為瞳孔的濾鏡,在那些無法被定義的間隙裡,讓想像力自由生長。

Antony Gormley:幽靈般的人物在霧中出現並消失,感受看不見的邊緣

在作品《Blind Light》中,常見的人性雕塑消失了,在氤氳著白色霧氣的玻璃房間裡,觀眾們的身體則成為了作品中不可或缺的核心部分。當人們走入空間,小心翼翼地以邊緣為起點,走向中心,他們親眼見證著身體如何消失在視線中,他們也成為了屋外人們所觀看的對象,緩慢試探的步伐似乎透露著柔和、緩慢、迷離、脆弱之意。我們如何通過藝術感知自我,在忽隱忽現中感知自己的身體,在Antony Gormley的玻璃房子裡,或許通過一片朦朧,你會找到身體和藝術之間的隱秘關聯。

「Antony Gormley Blind Light」的圖片搜尋結果
Antony Gormley, Blind Light© Stephen White
相關圖片
Antony Gormley, Blind Light© Stephen White

Fujiko Nakaya:當不可觸及的朦朧成為雕塑

霧氣自帶的朦朧感總是與觸不可及有關,但縹緲如它是否也能以雕塑的形態為觀看者帶來一場身體與心靈的探索之旅?日本當代藝術Fujiko Nakaya,以獨特的霧雕打破了藝術品只可遠觀的魔咒,讓人們可以走進霧氣景觀,在煙霧籠罩下感受周圍零零散散、若隱若現的美感。她痴迷於變幻莫測的氣象,痴迷於雲、霧和冰。當水蒸氣不斷凝結又蒸發,霧滴產生,或顯露並逐漸消失,或隱匿不見。透過霧氣所帶來的朦朧美景,Fujiko Nakaya被自然界的力量指引著。幾十年以來,她嘗試以精密的人造水霧系統還原大自然的朦朧奇觀,人們即便走入城市中的展覽空間,也能彷若進入霧裡看花的自然世界。當然這不僅僅是為了發現霧在存在與消逝之間的美妙變化,她同時也希望以此提示久居城市、日漸疏離戶外的現代人,重新發覺大自然最本真的視覺奇蹟。

「Fujiko Nakaya」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品London Fog,photo by Tate Photography
「Fujiko Nakaya」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品Fog x Canopy, photo by Melissa Ostrow
「Fujiko Nakaya」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品Fog Bridge,photo by Max McClure

Larry Bell:將加州海岸的迷霧請入方寸之間

美國當代藝術大師Larry Bell迷戀著霧中的風景,光線也是他自1960年代以來創作中絕對的主角。幾十年以來,他嘗試採用真空沉澱積技術,將彩色薄膜加入透明的玻璃面板中,打造出形態各異的玻璃立方體雕塑,並在其中探索著光線穿過介質所發生的折射與反射,如何與空間產生奇妙的物理反應。

如果你同樣沒事就愛仰望天空,不難得出與Larry Bell相似的結論,日夜更迭時的天色最是迷人,光線在此時呈現出最柔軟的狀態。2017年,他將長期在洛杉磯工作室內對遠處天色的觀察集結成了新的表達,在Hauser&Wirth畫廊展出的「威尼斯沙灘之霧:一種觀察」正如其名,在玻璃雕塑中再現了清晨時分籠罩在威尼斯沙灘上空的迷霧之中,4種不同的物體所顯現出的抽像樣貌。通過色彩、玻璃與玻璃之間預留的縫隙和不斷變化的自然環境光,只需要再加入一點想像,物與物之間的牽制與張力便一覽無遺了。

「Larry Bell」的圖片搜尋結果
「威尼斯沙灘之霧:一種觀察」photo by Hauser&Wirth
「Larry Bell」的圖片搜尋結果
「威尼斯沙灘之霧:一種觀察」photo by Hauser&Wirth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