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1-30

難以言喻,但身體可以:讓舞者還原成其個人—Meritxell Checa|cacao 可口雜誌

「一切創作都始於無意識的,我對創作的依賴在於我有話要說。所以我一開始會把自己放到一個空間,然後不斷地跳舞,我就會因此而發展出即興舞蹈,這也是我創作的工具」,西班牙裔的舞蹈家Meritxell Checa如此描述創作的初始,也是她有意識地以舞蹈身體以及自發的情感表現,來與外在空間互動,不僅僅是「跳舞給你看 」,其實更是「除了跳舞,還有更多無語言對話的可能」。

Image result for Meritxell Checa

在她眾多合作過的大師之中,Meritxell曾在2007年以訪問舞者的身份加入碧娜鮑許的《春之祭》巡演。如同碧娜作品對空間與情感的重視,Meritxell 在他許多獨舞的計畫裡,都可以看出她嘗試重組「場域」(一種人與空間互動的抽象概念)的企圖心。 在「計畫書」( Portocolo) 舞作裡,藉由情侶對身體慾望的渴求,以及日覆一日的日常生活,她以身體的濃烈的情慾,來對比外在世界所製定規則,兩者相互拉扯,究竟造成了什麼樣的「生活場景」。這個「場域」中的情感與衝突,難以用 言語描述,Meritxell便以身體再現空間中所承載的情感。也因此,她並非要呈現給美麗漂亮的舞蹈肢體,反而是那種「反舞蹈」的日常動作,偏執卻又真實,瘋顛卻又如此平常,這種赤裸的原始身體動作,其實也是溝通最純粹與直接的方式。

Image result for Meritxell Checa
Portocolo
Portocolo

「將情緒釋放出來,並且讓這些情緒建構出不同性格的我,但是同時這也是我能成為的一部分」,她不斷強調她的創作理念,也證明她很清楚她「為何而跳」。先看到自己的侷限,再打破自己的侷限,那些情緒的創作開端限制了她,但是也開展了她對自己的認識,那是新的自己,新的可能,更是一種創作上的自由。或許這也呼應碧娜曾說過的,「讓舞者還原成其個人」。她的許多作品,有著細碎的震動、情慾的渴求、疏離的痛苦、甚至自虐式的狂喜,這些生命最原始本能狀態的「去脈絡 」( out of context),單獨放大呈現之後,就好比對生命存在的荒謬再現,而這些,身體則再清楚不過。

last_1
LAST PICTURE
LAST PICTURE

談起巴塞隆納,Meritxell 說,「我熱愛瘋癲」。對她而言,瘋癲是活著的象徵,也是提問的開端與建構。就如同她的舞蹈中的角色,總是有著極端與偏執的色彩,有些時候那並不有趣,但是極端偏執的角色,才能讓人們感受某些生活中的困境與改變。 難以用言語表達「瘋癲」,也就如此有趣也如此危險、如此令人著迷。用純粹的身體感受那難以言喻的瘋癲,我們才是真正感受「我們活著」。

last_4

原文刊於cacao Vol.14《巴塞隆納/瘋狂》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