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25

把行銷口號化為實際行動!十部關於地球保護與永續理念的電影|cacao 可口雜誌

本週末(9/19-9/20),可口雜誌與REHOW如禾永續文創將於華山創意園區舉辦「免廢」(免費!)永續生活講座,講座邀請設計、餐飲、電影人士,以各自專業知識心得,從不同角度對議題做探討及延伸。在本篇文章中,我們精選十部以環境變遷、危機為主軸的紀錄片與劇情片,提供給對講座感興趣的讀者們作為前哨戰!

《我家有個開心農場》(The Biggest Little Farm)2019︱導演:約翰.切斯特

現實裡的農場與影視作品中的農場最大的分歧,是你不會在那裡見到田園風光。地裡種著多樣的蔬果,放牧犬守衛集趕牛羊……早已被單一經濟作物與機械化作業取代。收入利益固然是重要因素,迫使傳統農業轉型的箇中原由,還是得歸咎於傳統農業的生產方式,所產出的糧食數量有限,與投入的勞動力不成正比,而當大量人口集中在農業時,其餘產業的發展自然趨緩。

然而採取現代化管理的農業同樣也有弊病。某種意義上來講,當前的環境危機正是現代化的後遺症,植物有農藥化肥,動物有抗生素賀爾蒙(當然,還有瘦肉精),單一品種密集式養殖在傳染病前全無招架之力,化學肥料更造成土壤地力衰退。儘管農業現代化達成它所允諾的願景,卻是將人類的生存綁在一個更脆弱的基礎上。

如何與生態環境和平共存?《我家有個開心農場》的影像美則美矣,實驗卻是激進的。在這部紀錄片中,主角夫婦將生態農業應用在大農場上,打破單一化才能規模化的迷思,並證明了當自然循環系統重新啟動,就算是一片被所有農場土放棄的廢土,仍能長出和諧的樂園。


《血色海灣》(The Cove)2009︱導演:路易.賽侯尤斯

日本捕鯨業始於江戶時代,迄今,雖然民間普遍已無食用鯨肉的習慣,日本政府仍堅持捕食鯨肉是「傳統文化」。當人們討論動物權利,很容易遇上一種詭辯:「既然能吃牛羊,為何不吃鯨魚和海豚?」的確,這種差別對待違反道德直覺,但答案卻出乎意料的簡單:「因為你不需要。」當畜牧業便能供應足夠的能量、滿足肉食需求,任何要求超出份額的藉口才是有違倫理。

本作紀錄日本太地町漁民驅趕海豚至海灣圍困捕殺的過程,並揭露該產業涉及的巨額利潤,促使當地政府蓄意隱瞞海豚肉帶有的重金屬含量,以提供給小學做營養午餐使用。由於茲事體大,團隊在拍攝過程中備受阻饒與監視,也令電影披上驚悚諜報片的色彩。

《血色海灣》上映於2009年,2019年,日本政府重啟商業捕鯨。


《愚昧年代》(The Age of Stupid)2009︱導演:弗蘭妮.阿姆斯特朗

本作是一部複合劇情、動畫的紀錄片。西元2055年,地球的環境已不再適合居住。故事的主人翁是位檔案圖書館管理員,他審閱過去留下的影像資料,並結論道,人類之所以走到這個境地,全因為2015年以前累積的惡業。

《愚昧年代》關注暖化議題,質問在種種末日的預兆前,人類是否有所警覺,以及做出哪些相對應的努力。在電影尾聲,編導以字幕呼籲,「我們還有恰好的時間(做出改變)」,然而時至今日,高溫、超強降雨、旱災、冰川融化依舊是進行式,有關全球暖化的陰謀論,卻隨美國川普政府上台,氣焰更加囂張。2009早成歷史,2015大限也過去了五年,電影中的科幻災難是否正成為人類文明的未來?答案恐怕不容樂觀。


《穹頂之下》(Under the Dome)2015︱導演:柴靜

介紹《穹頂之下》,難免聚焦於製作人柴靜的前央視記者身分。也因為她的身分特殊,以及中共官方在影片發布後採取先揚後抑的態度,而引發外界議論。誠然,環保議題離不開政治與資本的力量,不過這支新聞報導片的張力,恰恰發生在政府和利益集團以外。她是媒體工作者,也是名母親,早在霧霾擴及北京的前十年,便已經在山西報導了燃燒煤炭對故鄉造成的危害,留下「山西是中國的縮影」這樣的預言。

柴靜將製作影片的動機形容為與空氣汙染的「個人恩怨」,片名取自於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科幻想像,將「包圍著小鎮的透明力場」代換為空氣中的懸浮粒子PM2.5,藉以隱喻看不見、卻無所不在的汙染,並提出改革國有石油企業、投資環保產業等相關訴求。


《人類》(Human)2015︱導演:楊.亞祖-貝彤

導演楊.亞祖-貝彤(Yann Arthus-Bertrand)是一名以航空攝影聞名的法國攝影師,這個身份反映在他的紀錄片創作,便是使用大量磅礡瑰麗的空拍場景,作為主要段落的銜接橋樑。有趣的是,儘管那樣的鳥瞰宛如俯視蒼生的上帝,效果卻及不上一顆表現特定社群的遠景鏡頭,遑論面部特寫。然而,縱使人物介紹被省略,無法勾銷的膚色、年齡、種族,仍提醒你經驗的有限性,更何況出現在銀幕上的採訪還是篩選出的。

說到底,人類是個太沉重的命題。在「愛」、「快樂」等標籤下,導演讓許多人在攝影機前訴說各自生命中的悲喜,以及難忘的覺悟,似乎想借極簡主義式刪去法,萃取普遍價值觀;刻意與其文化脈絡保持距離,卻也成為《人類》的軟肋。


《薩爾加多的凝視》(The Salt of the Earth)2014︱導演: 文.溫德斯、朱利安諾.里貝羅.薩爾加多

如果按原文直譯,本片應該翻作《地球之鹽》,馬太福音將人類稱作地上的鹽,意在強調鹽若失去鹽味便毫無價值,只有拋棄腳下,任人踐踏的份。那麼,什麼是人的「鹽味」?

本紀錄片由溫德斯執導(Wim Wenders),拍攝巴西攝影師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Sebastiao Salgado)的生平旅程,並讓攝影師本人現身說法,娓娓道出每幅照片的人物、事件,及其私人觀察,而導演的影像亦捕捉了與薩爾加多作品等量其觀的史詩光澤:人類的苦難,大地的創口,仿佛一一在攝影師的低眉下接受嘆息——無論你對這樣的表現持什麼樣的觀點,從人物歌頌傳記的角度而言,這是稱職的。

溫德斯以薩爾加多返回故土種下一片森林為紀錄片收尾,或可解釋為,在導演心目中,縱遭磨難依舊生生不息的韌性,就是親睹無數殘酷的攝影師體悟到的鹽味吧。


《艾格妮撿風景》(The Gleaners and I2000導演:阿涅斯.瓦爾達

時間倒回至二十世紀末,彼時手持DV攝影機對專業電影工作者們還是新鮮的玩意兒,導演阿涅斯.瓦爾達(Agnes Varda)便已經迫不及待地帶它上路了。《艾格妮撿風景》受到法國畫家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的《拾穗者》(Des glaneuses)啟發,拍攝的對象卻不止於以食物及生活必須品為目標的拾荒客,還有改裝廢材的藝術家,抗拒消費社會的哲學家,回收規格外農產品的平凡家庭,其中也包括了導演自己——所謂電影,無論紀實抑或虛構,不也是挖掘無奇人事物的隱藏價值嗎?

如果你對「環保」、「永續」也淪為符號消費的亂象感到厭倦,《艾格妮撿風景》能引領你找回丟失的,對理念的感觸。


《心靈勇氣》(Promised Land)2013︱導演:葛斯.范.桑

是物質發展,還是環境保護?一個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一個是虛無縹緲的價值觀,兩邊各有各的擁躉,而民意組成之多元,你很難明白指出哪一方的主張愚昧,哪一方屬於良知。

要處理這樣的題材,絕大多數的電影採取的非此即彼的角度,將兩難困境包裝為正邪對決,《心靈勇氣》卻反其道而行。男主角的身份是天然氣公司僱員,被公司派到一農業小鎮,以高額的補償金勸誘居民接受頁岩氣開發。由於故鄉同樣經濟凋敝,男主角心知這樣的機會對居民有多麼可貴,是以全然不瞭解反對聲浪從何而來。在與外來環保人士的角力中,男主角將發現,真相比他所相信的要複雜得多……。

經濟與環保,孰輕孰重?可確定的是,有時讓議題淪為是非道德的討論,反而無濟於事。


《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2000︱導演:史蒂芬.索德柏

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在此飾演一名倒楣的單親媽媽,失業中的她不幸捲入交通事故,原本寄望靠肇事者支付的賠償金度過難關,沒想到訴訟敗北,落得一無所有。無奈下,她求助於幫她打官司的律師,在對方的事務所打工餬口。某日整理房地產卷宗時,女主角對居民的醫療紀錄發生興趣,調查之下,驚覺一連串的怪病極可能是電力公司排放未經妥善處理的廢水所致,沒有律師執照、未受過法學教育的她決意介入這場爭議,一面拜訪受害者提出告訴,一面蒐集相關證據。

《永不妥協》是部勵志電影,改編自發生在美國加州的土壤及地下水污染事件,當事人艾琳・布羅克維奇(Erin Brockovich)迄今仍活躍於環境保護運動。


《三峽好人》(Still Life2006︱導演:賈樟柯

故事發生在三峽大壩建設期間,一名尋找前妻的煤礦工人、一名尋找丈夫的女子,先後來到即將被上漲的水位滅頂的四川奉節縣城。但說起兩人的交集,也不過是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身處於同一座城市中。

本作紀實地呈現變遷中國下的一般人,他們的記憶、認同、際遇、情感,在舉國投入的建設前無足輕重,是以導演也未做戲劇化處理,讓生離死別像新聞報導般的轉瞬即逝;然而,也因其「一般」,電影才真正地向芸芸眾生靠攏。

2008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將導演評為「拯救地球五十人」其中之一,理由正是《三峽好人》的藝術表現,「賈璋柯是喚起公眾環保意識最傑出的藝術家之一」。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