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把窗填滿,陽光、空氣都要繳稅:攝影師拍攝 1696 年倫敦窗戶稅的日光搶劫|cacao 可口雜誌

英國攝影師安迪.比爾曼(Andy Billman)最開始在倫敦走動時,被時不時就會看到窗戶被封住的建築產生了興趣。它們不但自帶神秘感,而且封住的窗戶在視覺上給人很不一樣的整潔的美感。他邊拍攝邊研究,才了解到了許多窗戶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封起來了,原因不是美學考量,而是為了避免納稅。這系列照片名為《日光搶劫》(Daylight Robbery)在今年六月的倫敦建築節作為首場展覽。經過疫情一年半的蔓延,許多人開始認識到,窗戶帶進來的陽光與空氣是與外界互動的方式,缺乏光線及通風會影響人們的健康和幸福,並使流行病迅速傳播。窗戶經常被人們所忽視,比爾曼探索自然光在城市建築中的作用。

38 Delancey St. Mid C19.
24-32 Eccleston Street Early C19

起因是英格蘭和威爾士在1696年開始徵收窗戶稅(window tax),蘇格蘭也緊隨其後在1748年開始徵收。一棟建築的窗戶越多,房屋主人需要支付的稅就越多。原本最初只適用於窗戶超過十扇的建築,後來擴展至窗戶超過七扇的建築,於是,各地的房主就開始用磚將窗戶封住來避免繳稅。但是,它對窮人產生了不成比例的影響,因為,他們通常住在大房子裡的廉價公寓裡,他們的房東會通過封鎖房客唯一的光線和空氣來源來避稅。

作家狄更斯經常公開反對窗戶稅,他在1850年說:「自從徵收窗戶稅以來,空氣和光線都不是免費的。我們不得不為大自然慷慨地提供給所有人的東西買單,每年每個窗戶要花這麼多錢,而那些付不起這筆費用的窮人,只能在兩種最迫切的生活必需品上節省開支。」在醫生和運動革命人士的壓力下,窗戶稅歷經了155 年後,於 1851 年廢除。

發現這個真相後,比爾曼對倫敦周圍用磚塊砌成的窗戶著迷,他在倫敦記錄了80多座這個歷史問題遺留下來的建築,意識到它們反映了對光線和空氣需要收費定價的時代。他認為,在這個疫情蔓延的特殊時期,我們也都認識到當我們的活動受限、當我們居家做隔離時,陽光和戶外對我們來說,不是想擁有就能即時就會擁有的,也更凸顯出這些自然因素在居住環境中的重要性。

Bourdon ‘Dunhill’ House Davies Street, c. 1723-25
Pitt Street c. 1844-64
Bourdon ‘Dunhill’ House Davies Street, c. 1723-25
12-15 Anderson Street Mid C19
Strathmore Gardens c. 1858
23 Vincent Terrace c. 1840
1-13 South Eaton Place c. 1835

這兩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獲得者,都不再是以追求炫酷造型的建築師,而是都將空氣、陽光、風等等這些無價的自然因素考慮到建築中,如今年獲獎者Lacaton & Vassal就表明:好的建築是開放的——對生活開放,增強任何人的自由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做他們需要做的事情。新生代的建築師他們的想法是思考著如何創造幸福感。

比爾曼這系列的《日光搶劫》攝影作品,也在今年倫敦建築節中的伯蒙德西項目空間展出。他聊到:「作為一名建築環境的攝影師,我想創造引人注目的照片圖像,將過去不知道的故事帶到生活中,我們仍然可以從中受益學習。當倫敦建築節宣布他們的主題是『關愛』時,這個項目是與展覽活動的主題的完美契合,對我來說很明顯,我可以通過我的作品在我們今天創造的空間中鼓勵關於幸福的討論。」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