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美感邊界的乖妄偷渡─Alicja Kozyra|cacao 可口雜誌

從影像、戲劇一直到繪畫、裝置藝術,對 Alicja Kozyra 而言,遊走於創作場域的邊界,透過作品大膽偷渡心中的奇 思異想,在破壞與重組的交互機制中,建構出作品中的批 判性與觀看世界的新角度,儼然成為她最在行的藝術遊戲。無論是喝采、爭議還是否定與推崇,在她創作意念形成的瞬間,已註定成為作品中無法切割的一部分。

“Cheerleader” 2006

光影鮮明、肌理栩栩,猶如浪漫主義的 經典畫作般,Alicja Kozyra的《women’s bathhouse》蘊含著自然美感的質韻,唯一 不同的是,它並不是一幅18世紀的久遠創 作,而是在上個世紀末,透過針孔相機所記 錄下的真實影片,而拍攝的對象也從宮廷仕 女,轉變為一群上了年紀的婦女。

Alicja Kozyra跨過了時間、跨過了創作形式, 直領著每個人往那個她鍾情的不完美的藝術 世界前進。現居於華沙的她,作品中的諷刺與批判性,總是如此明顯,對她而言,藝術的真正價值並非美化不存在的假象,而是去發掘出真實的內在本質。所以她在作品中,重現了格林童話著名的動物疊羅漢真實場景, 一旁再伴隨著動物宰殺的真實影像;她還曾 讓一群男表演者全身赤裸,僅戴著誇張的假 陰部在影片中現身。衝突與批判,早已成為 她創作最重要的核心,而這或許與她天生的 悲觀性格與詼諧個性有著微妙的連結,「在 我的生活中,失去總遠比得到的東西要多更 多。」她輕描淡寫地說著,彷彿就像在談論其 他人的生活般。

“Cheerleader” 2006

聊起德國的創意重心‒柏林,Alicja Kozyra同樣不改她直接的個性:「柏林現在就像個鬼 鎮一樣,街上到處都是人群,但是本質卻相 當缺乏,只剩下那些華麗的建築大門在撐場 面 ⋯ ⋯ 」。 就像許多藝術家 , 現實的經濟面 ,也常讓她感到失望,「許多創作都必須衡量 市場價值,以至於藝術成了單純的商品,失去了溝通、傳遞理念的意義」。即便無力對抗 藝術市場化的事實,Alicja Kozyra還是不斷 在尋找新靈感,透過尖銳的議題、多元的創 作媒材,大膽挑戰每個可能性,繼續撼動著 現代藝術的本質。

原文刊於cacao Vol.02《柏林/轉變.移動》
  • Via: Text / Benjamin Ho Photographer / Marcin Oliva Soto
  • Tags: ,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