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20-12-05

隨心所欲,澎湃聲響的冰島音樂|cacao 可口雜誌

冰島,一個在地理環境和氣候上有著衝突的國家,周圍浩盪的冰河和島上兩百多座火山的奇景,氣候上雖然地處北極圈附近,夏季氣溫卻可以來到7至12攝氏度之間,然而四季也都有可能漂起雪來。而在這種高反差的生活環境下,冰島音樂的獨特性於焉展開。

冰島的人口僅約30萬左右,卻擁有90所音樂學校,6千名唱詩班成員,400個管絃樂隊,以及難以數計的搖滾、爵士樂團,而在這些驚人的數據下,冰島國內的唱片產業卻受限於人口數量,很多專輯的銷量往往就只有200-300張之間,也因此在沒有商業壓力下,冰島人做起音樂來更能隨心所欲,雖然在音樂的發展上脫離不了英國和歐陸的影響,卻也發展出自己的獨特的風格。

冰島早期的音樂發展大多承襲自遠古維京人流傳下來的歌謠與基督教的聖詩合唱曲;60、70年代歐美流行樂的進入,年輕人也開始拿起吉他組團了起來,直到80年代玩團的人開始將本國的文化融入,冰島音樂也在有精靈歌者之稱的碧玉(Björk)帶領的方糖樂團(The Sugarcubes)下成功地走向國際;而90年代單飛之後的碧玉用著她精靈般的歌聲配上有別於當時歐美流行樂的制式節奏,讓世人一度把碧玉與冰島直接畫上等號;到了千禧年之後,另一組更能體現冰島空靈氛圍的樂團席格若斯(Sigur Ros)憑藉著主唱那彷彿從深海傳上來的飄渺歌聲,加上弦樂與搖滾樂器搭配而產出的澎湃聲響,霎時冰島宛如新式音樂的出口大國,如使用著各種奇特的樂器(鋸子或變形的小喇叭…)和主唱嗓音跟碧玉一樣有著精靈風格的Múm,或以龐大的弦樂編制配上實驗電音聲響的現代古典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on,冰島音樂的多樣性經過上個世紀的默默在地耕耘,來到這個世紀終於全面性地開花結果,在世界各地的音樂愛好者耳膜中綻放開來。

參考資料:冰島音樂紀錄片 《 Screaming Masterpiece》、冰島唱片公司「Bad Taste」

延伸閱讀:雷克雅維克—世界最北的首都

推薦專輯

Hilmar Örn Hilmarsson & Sigur Rós – Englar Alheimsins Angels of the Universe

作曲家Hilmar Örn Hilmarsson在冰島一直從事關於電影或其他影像的相關配樂工作,早期最有名的作品是幫入圍1992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Children of Nature》配樂,該配樂甚至被選為1991歐洲電影獎的年度最佳配樂。而到了2001年幫《Angels of the Universe》配樂時,找來了正如日中天的Sigur Rós一起合作,在這張原聲帶裡,雖然Sigur Rós只貢獻了兩首曲子,但以冰島傳統搖籃曲為創作發想的Bíum Bíum Bambaló堪稱Sigur Rós標準曲式的典範之作,而Hilmarsson負責的其餘15首也是極為優美動聽的弦樂小調。

Björk Guðmundsdóttir & tríó Guðmundar Ingólfssonar – Gling-Gló (1990)

Björk Guðmundsdóttir就是冰島音樂先鋒Björk的全名,在The Sugarcubes尚未解散前,Björk和這個爵士三重奏因為一時興起,共同灌錄了這張爵士樂專輯,沒想到樂團的編曲創作主腦Guðmundar Ingólfssonar在1991年就因癌症過世,也因此留下了這張Björk的爵士絕響。在這張專輯中除了幾首以冰島語原創的歌曲外,也改編了幾首爵士經典曲目並替換上了冰島文歌詞,而或許是因為演唱較為輕快俏皮的爵士歌曲,Björk聲音中較甜美的特質也在這張專輯裡有著明顯的發揮,與後來單飛遊走於各式電音的個人專輯有著截然不同的味道。

延伸閱讀:冰島電影的島國性格

延伸閱讀:冰島的精靈之說:是信仰,更是冰島人民對土地的深刻尊重及保護環境的領悟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關於作者:葉嘉寶,從小愛聽音樂,CD尚未崛起時即開始大量購買各式音樂卡帶,求學時因熱愛音樂,夢想有一天能進入唱片行工作,怎知長大後進入該產業, 卻面臨唱片業即將變成夕陽工業的窘境,現任職於誠品音樂館信義店採購,努力地從自己和客人的喜好中找尋平衡點。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