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王依亭專欄(9)|憤世嫉俗者:你聽過犬儒學派嗎?今天就來說說犬儒學派的起源|cacao 可口雜誌

犬儒學派創始人戴亞吉尼斯,傳說曾因為偽造貨幣而被判刑褫奪公權,另外也沒收財務,只剩下一根枴杖、一條布,他開始用這種信仰過日子,不吃熟食、不用先進的產品、也不需要房子住,逐水草而居,並且鄙視所有有錢有勢的人。有些人認為他在大眾場合下呈現的樣子太原始,有點像狗,甚至還會在公眾場合撒尿、自慰,所以市民稱他為 kyôn —會吠的狗,衍伸去形容他的學派。越來越多人追隨戴亞吉尼斯,他們形成了一般所知的 「犬儒學派」,或稱 kynikoi,這個名稱後來變成了「憤世嫉俗者」(Cynics)。

「請你不要擋住我的陽光」

犬儒學派的主要教條是,人要擺脫世俗的利益而追求唯一值得擁有的善。曾經亞歷山大大帝慕名而來,詢問戴亞吉尼斯如何才能與他一樣,戴亞吉尼斯回答:「放棄戰爭」,亞歷山大大帝回答:「不可能,這是我的命運」。於是戴亞吉尼斯就不想跟他說話了。亞歷山大大帝詢問他是否有想要的賞賜,戴亞吉尼斯回答:「請你不要擋住我的陽光」。這種率性的人當然多了許多追隨者,到後來衍生成對現實狀態不滿、時時刻刻抱持懷疑態度的人。對於某些群眾熱衷的議題,對於他人口中崇高的理想,可能你總是持反面的態度,看到還是對方的私利、懷疑對方的初衷,批判性思考長存,這些狀態其實在每個時代都留下了一席之地。例如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嬉皮文化」。

「嬉皮文化」

嬉皮本來被用來描寫西方國家1960年代和1970年代反抗習俗和當時政治的年輕人。大多來自二戰過後嬰兒潮的群眾,它沒有宣言或領導人物,提倡大量的愛與自由,沒有國家、沒有戰爭,批評西方國家中層階級的價值觀,不想工作、一切都需來自免費的交換,例如搭便車、免費診療等,最經典的樣子就是一起躺在草皮中彈吉他,呼大麻、香菸、吃迷幻藥,可以打野砲就不會開房間,也追求全裸在公共場合的權益,全裸出遊、全裸開車也來自這個時代,反對將抱負、慾望、貪欲、刺激、功利等作為自己的生活動力,因此他們也拒絕財富、權力和榮譽, 不過也有個說法,他們活得下去也大多來自於背後的富爸爸。 披頭四中的約翰藍儂也是反戰的代表,也曾退回大英國協的榮譽勳章,表示英國政府支持越戰的抗議。

你我身旁都不乏這種憤世忌俗者,可能認為自己才華橫溢卻生錯時代,也可能是習慣先從不信任任何人下手的一種心理態度,先用一層殼把自己裹腹起來,這樣或許自己就可以佔有不被侵犯的一席之地。再從這個角度批判人,或許也比較有安全感。

常常在思考,東方人所謂的成功是指什麼?大多是「財富」吧?所以我們才會在新年第一天祝賀大家恭喜發財,似乎成功、好日子、有前途都跟「錢」離不開關係,我們的普世價值正是犬儒學派所唾棄的,我們就像亞歷山大大帝一樣,不段追求名與利,並且認為這是我們的命運,在抱怨中我們還是屈服於短利,因為或許短利會有長利,或許有天會發達,發達了就可以買任何想買的東西、去任何想去的國家遊玩,無止盡的慾望綁架我們,讓我們認為用時間換得快樂、換得財富,當一切的美好都放在遠遠的未來,是否也忘了活在當下:「曬曬太陽的時間?」、「與朋友喝酒聊?」、「一整天不做事情就看本好書?」、「離開科技產品一天?」、「躲進深山一天呼吸新鮮空氣而讓手機收不到訊號?」

法國人評斷一個人的成功與否是「聰明」、是「思辨」的能力,這在台灣簡直就是大逆不道或者浪費時間,亦或是成為難搞的人,談何成功?在被金錢綁架的時代,讓我們把價值觀重新整理,憤世忌俗沒有一定好與壞,反而生存在這時代時時刻刻要有懷疑與思辨的能力,提出自己的觀點,我們不需要像初期犬儒一樣的野蠻,卻也可以從反骨中找到一些思考的養分。當你覺得正統太累、太無聊了,何不試試反著來做?


關於作者:王依亭

在紛紛擾擾得食安風暴啟發下,深杯子創辦人王依亭於取得歐盟伊拉斯穆斯獎學金學習葡萄酒與橄欖油專業的留歐期間,產生了想要改變台灣生態的信念。遊歷、工作於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王依亭看到了歐洲人對於環境友善、尊重人性的一面,2014年回台,隨即成立品牌「深杯子La Copa Oscura」美好生活實驗室,自許成為一個富有使命感的平台,可以介紹眾多美好的歐洲小農事物給台灣,為消費者與原產地建立一座橋樑,同時也希望這些商品可以帶給社會與人們正向美好的改變。

延伸閱讀:王依亭專欄(8)|新陳代謝這件事情,不是只有身體,心理也是重要的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