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6-01

#mayday脫穎而出| 電影院鬧片荒:十部經典重映,穿越九千公里將它獻給你|cacao 可口雜誌

在過去,「經典重映」多出現在回顧展、電影節,抑或以週年紀念的形式小規模上映修復版本。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片商一不願意上億投資拍出的電影打水漂,二不願意上架數位平台養大觀眾的胃口,於是續集強片接連撤檔,正在進行的拍攝作業也被叫停。電影院鬧「片荒」,既無新片可放,又面對串流影音壓境,將舊片重新推上大銀幕便成了救命稻草。不過,欣賞經典是為了什麼?姑且不計入戲院觀影體驗,劃時代的手法可能早已屢見不鮮甚至落伍;那麼重看這些電影還有什麼樂趣?

我們挑選了即將在近期重映的十部作品,用意不在回答提問,而是慶幸修復技術的存在-如《阿爾法城》(Alphaville, Jean-Luc Godard)男女主角的調情對白:「我穿越九千公里將它獻給你。」,糖膩膩的,在電影放映的那一刻卻變得擲地有聲。


《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1987|導演:柏納多貝托魯奇

發行商:甲上娛樂|上映時間:2020/05/15

喜劇《大腕》(Big Shot’s Funeral)曾開過本作一個玩笑:一名隨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腳步來到紫禁城的外國導演詢問當地攝影師:「你認不認為皇帝的一生是個悲劇?」

「不,他有很多女人,都是朝廷養的。我只有一個女人還鬧離婚,我才是悲劇。」

嘲諷東方主義的笑話。然而電影之所以為電影,正是憑藉光影技巧,處理翻來覆去說了數千年的三十六種劇情模式;換句話說,自然與真實不全然寄託歷史細節的考究,而是每一顆鏡頭前人物角色的內心世界。貝托魯奇曾如此形容電影中溥儀登基當日的戲:「他像蝴蝶一樣拍打他的手臂,模仿太和殿門簾的飄動……他很開心,因為他是個無關政治的孩子。黃色門簾被撐了起來,就像一頂帳篷。溥儀衝進這縷帝國之黃中。」

這樣的美遠勝過對布景格局的挑剔。


《紅白藍三部曲》(Three Colors trilogy )1993、1994|導演:奇士勞斯基

發行商:天馬行空|上映時間:2020/05/25

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的導演生涯有些像出現於顏色三部曲《藍》(Blue)的宏大樂章,由早期紀錄片的現象洞察,到處理個體生命遭遇兩難困境的道德焦慮電影,邁向宗教誡律的當代再詮釋,最終是著眼抒情和色彩影響力的三部曲。

顏色三部曲令奇士勞斯基名聲鵲起,一個初來乍到的影迷或會訝異作者今昔風格差異能如此之大。然而,若將歐洲秩序整合與幽微的男女愛情作聯想,便會發現其間存在著連續性以及主題統一:形上律令與世俗社會並非平行。而奇士勞斯基始終惦記的,是以聲畫重新肯定兩者之間的聯繫。


《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2003|導演:奉俊昊

發行商:車庫娛樂|上映時間:2020/06/12

改編自華城連環殺人案,自1986年發現首位被害者起,長年被列為韓國三大未解懸案之一。直至2019年警方藉DNA鑑證技術找出真兇,始知疑犯早因他案入獄並服監至今,而本案已過法律追溯期,無法採取進一步行動。

雖以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為腳本,《殺人回憶》並不落入滿足正義感的類型電影俗套,亦不止於呈現悚然壓抑的情緒,而是轉往兇案調查以外更深層次的背景。城鄉知識水平落差、慣於刑訊逼供粗魯無文的警員,不公不義的社會現象以及更為沉痛的暗喻:韓國,一個淪為美軍禁孿、名義上的「主權國家」。


《銀翼殺手終極版》(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2007|導演:雷利史考特

發行商:華納|上映時間:2020/06/12

以黑色電影手法處理賽博龐克題材,市場首亮相並不受歡迎的《銀翼殺手》已被喻為流傳百代的經典。不過在《終極版》(即導演版)之外,本作還存在著六個剪輯版本,故也招來揶揄「如果它真的是部好電影,幹嘛要有這麼多版本?」

《銀翼殺手》的「七段旅程」,誠然有票房考量、道學家意見等因素作祟,但亦可猜想是庫柏力克的影響。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近乎苛求的影像雕琢,反應在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對成品永不滿足的心態上,佐證是《銀翼殺手》大量借用了《鬼店》(The Shining)的空拍影像,使男女主角的私奔結局看起來像義無反顧地朝全景飯店直奔而去——成了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東邪西毒:終極版》(Ashes of Time Redux)1994|導演:王家衛

發行:Catchplay |上映時間:2020/06/19

何謂《終極版》?在這部作品裡,概念上接近「導演剪輯版」與「修復版」的揉合,是王家衛導演某日早晨重看電影的偶發靈感:「《東邪西毒》可以再從容點。」由此開始拾綴保存不良嚴重受損的底片,而最終出現在觀眾面前的成品,其畫面色調與明度的修正,效果不下馬友友重新演繹原版配樂。

《東邪西毒》的拍攝背景是九零年代,彼時古裝武俠片多半選擇在攝影棚內拍攝,而王家衛與攝影師杜可風為求表現心目中的武俠世界,捕捉演員對所置身的環境的回應,堅持帶上一干大明星至中國內地取景。相對93年版,終極版採用分章敘事,加倍強調節氣的存在—自然規律的存在,與人對季節變換作出的反應。以空間及時間形塑角色是王家衛一貫的手法,也讓人讚嘆英文片名Ashes of Time實為點睛之筆。


《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The Eagle Shooting Heroes)1993|導演:劉鎮偉

發行商:Catchplay|上映時間:2020/06/19

看似《東邪西毒》的「姊妹作」,實則是監製劉鎮偉為安撫投資人趕工拍出的賀歲喜劇《東成西就》,不僅是影迷樂道的逸聞,更能見識到在高冷與癲狂間,演員只欠一個轉身。

即將在六月十九日同步重映的《東邪西毒》與《東成西就》,目前尚不知片商有無規劃聯映場次;試想像,還沉溺在上一場「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情緒裡的觀眾,下一場就看見梁朝偉夾著雙臂喊「我是一隻鴨子」……。


《原罪犯》(OldBoy)2003|導演:朴贊郁

發行商:車庫娛樂|上映時間:2020/06/24

「你笑,世界與你同樂,你哭,獨自垂泣。」

復仇三部曲之二。宛如宿命般的悲劇、陰暗沉鬱的調性,決定它會是電影節的座上嘉賓,而非院線熱門強片。《原罪犯》的敘事邏輯相當隱晦,情境建立在前後相似的影像構圖,彼此間對照與意義錯位上。 導演朴贊郁並非電影科班出身,這樣的背景造就了他出格的電影語言,時而類同MV,時而秀一手大師級數的長鏡頭;同樣自學成師的昆汀.塔倫提諾對《原罪犯》評價極高,並在五十七屆坎城影展將評審團大獎頒予本作。


《萬花嬉春》(Singin’in the Rain)1952|導演:史丹利.杜寧、金.凱利

發行商:華納|上映時間:2020/06/25

本作的劇中劇結構,以及選定的故事背景(聲畫同步技術對無聲電影造成衝擊)在在讓它比同時代的歌舞片多了知性上的趣味,這趣味尤其來自刻意呈現出的不同步:當角色陳述過往風光時,畫面上淨是出糗難堪。

學院派可以從《萬花嬉春》中找到寫論文的辯證材料,法國新浪潮導演亦由該處得到啟發;在庫柏力克的《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中,小艾力克斯一面高歌”Singin’ in the Rain”,一面痛下毒手毆打被害人,該橋段更被影迷奉為另類"致敬"的經典。但別因此將它視為太有內涵而很難啃的作品,若果真有什麼待發掘的內涵,也是融合在輕快及樂觀情緒裡的。


《綠光》(The Green Ray)1986|導演:侯麥

發行商:天馬行空|上映日期:2020/07/17

候麥(Eric Rohmer)的電影有太多的平視——銀幕裡外,觀眾和演員都處於同樣的高度,擁有同樣的視角,不寬也不窄,令人覺得自己的眼睛就是侯麥的眼睛;或者,明明是自己的眼睛卻被候麥的觀點給竊佔了,一個多小時細細瑣瑣的日常對話、微不足道的破事兒——即便撒謊心虛,理當出現波動的情感也如過眼雲煙。

電影中的綠光指的是日落前的最後一道光芒,看見綠光便能讀懂自己和對方的心靈,「就能獲得幸福。」多少有些造作的小情小調,弦外之音是在每一個有太陽的日子裡尋找意義/幻覺,那樣的渴望漫無目的,但永不熄滅。


《沉默的羔羊》(The Silent of the Lambs)1991|導演:強納森·德米

發行商:聯影|上映日期:待公布

在《沉默的羔羊》這裡,偵探、懸疑等標籤都不及「心理治療」這個關鍵字來得有份量。本作聚焦在童年的陰影以及擺脫陰影的願望,當潛在意識為了現實目的(改善眼前的困局)被述說,被用作交易的籌碼,角色的多面向與層次便呈現得淋漓透徹。

在劇本以外,場面調度與視覺元素配置亦是一大看點。觀眾可以很快進入狀況,從主角身在的環境、採取的姿態領略其感受意圖,且進一步探視其內心:一名何等敏感而堅決的女性吶。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